🏡
PTT小說網
x
    「諸位同僚,可有人反對議政院?」方運在太后思索的時候開口。

    眾多官員看向盛博源。

    盛博源目視前方,似是沒有看到眾官的反應。

    許多官員眯著眼盯著盛博源,甚至做好準備,一旦盛博源敢繼續反對,他們便立刻群起而攻之。

    朝廷之中,百傢俱在。

    現如今,刑殿、工殿、戰殿、農殿和醫殿幾乎都站在方運的一邊,這些各家的景國大臣幾乎沒有選擇,或者說和各殿一樣願意跟方運站到一起。因為方運為各家做出了巨大的貢獻,開拓了聖道,不說其他,僅僅為了報恩,就不可能反對方運。

    真正反對方運的,是部分儒家官員與過半的雜家官僚。

    儒家讀書人數量實在太多,所以總有支持的或反對的。

    雜家之所以反對,是因為宗聖現在執掌雜家,宗家既然與方運對立,那他們就很艱難與方運交好,所以寧可投靠皇室。

    但現在,沒有一個雜家官員站出來反對方運,因為無論怎麼看,這個議政院都像是在增強雜家聖道,所以他們不僅不會反對,反而要支持。

    就像之前方運對朝廷的革新,在許多地方都有利於雜家,所以他們沒有全面抗爭,只是反對一些有利於其他各家的革新。

    無人說話,盛博源輕咳一聲,道:「敢問方虛聖,這個鄉校和議政院,如何建立,如何運作?」

    方運道:「鄉校很簡單,既然要學習古法,那便乾脆在學宮內或附近建立一處可以自由進出的地方,閑暇之人可以進入其中,議政論政,相互交流。議政院派出官員常駐鄉校,若是有人提出很好的施政之法,議政院官員要記錄下來。當然,那些人也可主動尋找議政院官員。一旦施政之法被朝廷採納,並且取得較好的成效,便可給予提議人以獎勵,或錢糧,或田地,或爵位。甚至,可以進入議政院。」

    「任何人都可以進入?販夫走卒,乞丐老鴇,難不成也可以進入其中?」盛博源問。

    方運道:「只要是朝廷認可的職業或身份,都可以進入。販夫走卒可以進,農人工人可以進,至於乞丐,不算正式的營生,不應該進入。至於賭坊花樓,我個人傾向於完全禁絕,不過之前我曾提議,遭到反對,所以以後再議。而賭坊花樓之人,也算是一份營生,只要不違法律法,自然可以進入。鄉校,並沒有大家想得那麼複雜,可以說是一個有些不同的公園,我在寧安城建造的公園,大家應該都知道吧?」

    曹德安笑道:「方虛聖的話我聽懂了,就是把街頭閣老、巷尾尚書、口舌高官等人乾脆全部收羅到鄉校之中。」

    眾官跟著笑起來。

    「如此一來,讀書人與其他人豈不是沒有任何區別?」盛博源問。

    「讀書人與其他人原本有區別嗎?是多了一個眼睛,還是多了一張嘴?」方運故作詫異地問。

    盛博源冷哼一聲,道:「我是指學問,很多事,不是讀書人很難真正參與。街頭巷尾那些夸夸其談之人,對朝政無益。」

    方運回憶盛博源的經歷,道:「我聽聞盛尚書自小家財萬貫,衣來伸手飯來張口,在讀書識字方面,遠遠超過普通農人。都是,景國若要頒布農務相關的律法或政令,就必須要了解農人,也必須要聽聽農人的意見。至少在農務方面,景國九成的農人比盛尚書有學問。」

    「你這是強詞奪理。」盛博源道。

    方運微笑道:「盛尚書誤會了。我們每個人的時間和精力是有限的,我們並非全知全能,所以,我們既然要治理國家,必然要聽取各行各業之人的建議,哪怕他們不是讀書人。連孔聖都承認,自己務農不如農人,修剪不如園丁,我們承認自己的不足很尋常,而且很正確。舉個很簡單的例子,工坊的技術改進,有些是普通工人首先發現,我們能說那些普通工人沒有學問嗎?至少本相認為,他們很有學問,他們在自己的領域,比我們更懂。我們有時候之所以認為他們沒有學問,是因為,我們在很多時候是無知的。」

    方運的話有些不客氣,但盛博源出奇地沒有反駁。

    數息后,盛博源道:「鄉校只是談論政事的地方,那議政院的作用是什麼?如何把那些人收入議政院?讓他們直接當官,豈不是壞了朝廷的規矩?」

    方運微笑道:「誰說進了議政院,就一定是官員?進了衙門的差役是官員嗎?無品的小吏是官員嗎?議政院,由朝廷管理,所以議政院的一些主要管理職位,的確是官員,但提意見提建議不一定需要官員,所以,我們應該為議政院中那些善於為景國出謀劃策的人以新的身份。無論是不是讀書人,既然為國家出謀劃策,我們都不應該輕慢,應該把他們等同讀書人,所以,可以封他們為學士,嚴格來說是議政學士。」

    「議政學士是幾品?有何權柄?」盛博源問。

    方運笑道:「議政學士沒有品級,只是一個議政院專有的稱呼。不管他們其他時候有什麼身份,但在議政院里擔任議政學士的時候,沒有任何特權,他們的本職使命,就是向朝廷提出好的意見或建議,幫助完善朝廷,讓朝廷和景國變得更好。」

    「你方才說,不一定需要官員,意思是官員也可以進入議政院?」盛博源問。

    方運道:「當然,各行各業都可以議政,官員自然也能。不過,議政院是景國的議政院,不是官員的議政院,所以,我初步決定,議政學士中,官員的比例不可超過三成。」

    「另外七成議政學士名額留給誰?」盛博源問。

    方運道:「景國能人輩出,我們理當根據人口數量和行業來分配議政學士名額。舉個例子,江州富庶,人口眾多,密州人少,那麼,從江州選拔的議政學士自然要多於密州。還有,為了廣泛聽取各行業的聲音,我們要從農人、工人、商人、吏員、老師、醫生、女子等等之中挑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