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眾官看著方運,已經猜到方運的手段,無非是拉攏一批打擊一批,很簡單,也很有效。

    實際上,無論是朝廷還是官員,並不在乎現在站出來反對的家族,他們的數量連景國士族總數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朝廷忌憚的是一旦事態失控,更多的家族參與其中,最嚴重的情況下,可能導致朝廷與眾家族對立。

    在那些家族群情激奮的時候,方運扔出「議政學士」這個誘餌,沒有家族會不動心。

    實際上,各地方的家族豪強很多,他們形成的勢力能影響一地主官的政策,但這是有實無名,若是遇到背景深厚的主官,比如世家出身的縣令,那些豪強根本不敢造次。

    這議政學士不同,雖然沒有真正的決定權,但如果大部分議政學士都反對一條政令,朝廷絕不會強行推行。

    議政學士,還是有一定的軟實力。

    甚至可以說,議政學士讓人有了半官方的身份,哪怕對朝廷的影響小,在本地的影響也會暴增。

    成為議政學士的家族家主,基本相當於受了招安的大盜。

    所以,即便現在議政學士看上去沒有多大的權力,但單單這個名號,就足以讓眾家族眼紅。

    許多官員突然替那些鬧事的家族感到悲哀,那些人並不愚蠢,但錯就錯在選擇了方運作為敵人。方運根本就不需要反擊,只需要按部就班地推行自己的革新,這些敵人都會被輕易碾壓。

    如果一定要說那些鬧事的家族對方運有影響,那可能就是讓方運提早拿出了議政院的革新方案。

    實際上,方運今天拋出這個提案,非常正確。

    在定府全部官吏被刑殿和戰殿聯手抓捕的今天,方運拋出這個革新方案,而且還對眾官有好處,恩威並施,不可能有人反對。

    曹德安點頭道:「方相此法十分妥當。各大家族乃是景國的中堅力量,不可或缺。有謠言說您在削弱家族勢力,但您現在首先邀請各大家主加入議政院,謠言不攻自破。所以老夫毫不在乎這些謠言,只關心具體如何選拔。」

    方運道:「在我的構想中,從縣開始,到府、到州以及到國,設立四級議政院,不過,現如今設立縣級議政院為時過早,所以,未來幾年只能設置府議政院、州議政院以全國議政院。其中,府議政學士由州牧決定,州議學士交由吏部決定,而全國議政學士交由內閣與國君決定。」

    眾官輕輕點頭,同時暗道方運真是厲害,竟然將這等大權下放給州府,各地官吏必然會更加認可這位左相。

    輔相楊旭文道:「此事宜早不宜遲,太后,老臣僭越,還請您在今日朝會做出決定。否則,讓各國得知,萬一他們捷足先登,對景國國運將會造成嚴重的打擊。」

    曹德安道:「楊相所言極是,老夫所料不錯,若是今日不能決斷,明日武君定然會宣布成立議政院!」

    一些官員暗笑,武君極可能做出這種事。

    「容哀家再想想。」

    太后沒有立即答覆。

    那些支持皇室的官員臉上露出複雜的神色,這種時候,應該幫太后說話,理當將此事稍稍拖延,但是,如果他們真做了,必然會遭到其他官員的排擠,所有想要成為議政學士的讀書人與家族家主也都會對他們避而遠之。

    阻撓議政院的設立,基本等於阻撓大半個景國的勢力。

    哪怕是堅定支持太后的盛博源,也微微低著頭,一言不發。

    金鑾殿竟然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這種幾乎相當於太后與百官對立的場面,幾乎未曾發生過。

    太后不說話,所有人都繼續沉默。

    一百息,兩百息……

    一刻鐘,兩刻鐘……

    足足過了一個小時,太后才幽幽一嘆,道:「哀家准奏。」

    眾官齊聲道:「國君聖明,太后聖明。」

    隨後,方運身為內閣之首,親自草擬聖旨,經由太后與國君當場加蓋玉璽后,即刻生效。

    幾乎與此同時,所有三品或以上的官員都感到皇宮之中出現細微的變化,那種變化無法用語言說清,只是純粹感覺皇宮的氣勢更勝一籌。

    一眾大員暗暗鬆了口氣,這意味著大家賭對了,這議政院,對景國有莫大的好處。

    隨後,一些雜家官員詫異地皺眉,因為這議政院明顯應該算作雜家聖道之中,但是雜家聖道竟然沒有絲毫的反應,莫非這是因為方運主導的緣故?

    眾官各懷心思,離開奉天殿。

    如此重要的消息,很快傳到論榜,也很快傳遍聖元大陸各地。

    各國不得不為此召開朝會,慶國官員最是乾脆,大罵方運無君無父,他們認為這議政院簡直就是為泥腿子們準備的,這不是革新,而是再革國君的命,絕對不能在慶國設立議政院。

    僅僅過了三個時辰,武君「厚顏無恥」地宣布,武國也建立議政院,至於細則一概沒有,而且還直言一切向景國學習,引發各國讀書人的嘲笑。

    各國讀書人嘲笑歸嘲笑,但也敬佩武君的果斷,至少勇於做事,不像有些國君吹得挺好,實際上沒有做什麼實事,更沒做過真正有魄力的大決斷,而且簡直像篩子一樣,有些事做得不錯,但有些事簡直慘不忍睹。

    第二天,議政院首任掌院蔡禾宣布一些細則,同時說明一切還只是草創,需要不斷完善。

    其中最重要的細則是,先建立國議政院,國議政院議政學士的具體數量無法決定,將根據議政院的推行而慢慢確定。

    議政院的職責有很多,目前的職責主要是建設鄉校和選拔全國議政學士。

    議政院從官員之中選擇第一批議政學士,從九品到一品皆有,然後,準備從景國各家族的家主之中,選拔第二批議政學士。

    第二批議政學士將從各地選拔,保證慶國的四十七府中,每府至少有三個家主擔任議政學士,京城相當於一州之地,擔任議政學士的家主不低於十五個。

    其中有一項規定,若哪一府的大家族中涉嫌犯罪,則暫時停止在當地選拔議政學士,待當地形勢穩定后,國家會進行選拔。

    最有趣的是,在議政院宣布選拔家主的條件后,嚴打司也宣布打擊土豪劣紳的新懲戒條例,對於重罪家族絕不輕饒,對於自首家族可放寬,對於犯罪輕微的家族可允許繳納田地免罪。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