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五大世家的威名擊潰了皇宮外的各家族,但是,其餘四州的家族離京城較遠,再加上有人蠱惑,依舊圍堵各地官衙。

    在五大世家發布聲明的當天下午,一個流言在各地傳開,刑殿現在正在處理定府之亂,暫時無暇分身,最多過三天,若還有人敢圍攻衙門,將會被認定與慶國勾結,一律按照叛國罪處置。

    這個流言引發了一定的恐慌,圍攻官署的過半家族離開,甚至有一些人惶惶不可終日,準備主動自首坦白。

    但是,仍然有上百家族繼續圍堵各地的官署。

    象州,岳陽城。

    這個曾經被稱做巴陵的地方,是象州的首府,因為一篇《岳陽樓記》正式更名。

    這裡被視作方黨的兩個大本營之一,另一個便是寧安城。

    但就在這個可以說方黨官員完全掌握的地方,在數天前竟然湧入上千人,甚至連城內的幾個家族也參與,全部堵在州牧衙門外,將整條街道堵得死死得,至今無法通行。

    夜幕降臨,在明亮的文曲星光之下,這裡的人甚至不用點燈,行動自如,一切清晰可見。

    長長的街道之上,棉被鋪地,上千人或聊天,或吃喝,或玩著投壺、六博、圍棋、擲盧等等,如同郊遊一樣,絲毫不畏懼州擋在衙門口嚴陣以待的三排士兵。

    在這條街道深處,一大隊人馬停在拐角處,數個身穿官服的高官緩緩從拐角處走出來,遠遠地望著州衙門前的那些人。

    象州新任州牧馮子墨以及象州大都督方守業率領幾個下屬,站立不動。

    方守業冷哼一聲,道:「這些蠢貨,被人當槍使喚卻不自知。他們以為景國還是以前的景國?」

    馮子墨道:「我們應該高興才是,這些家族之中,有相當一部分是慶國留下的細作。他們原本應該在景國時局動蕩的時候爆發,沒想到被相爺的革新提前引發,這是大好事。」

    方守業面色鐵青,道:「是好事不假,但我卻臉上無光。不久之前,我還信誓旦旦對方虛聖說,慶國安插在象州的細作基本解決,沒曾想,竟然還留有那麼多。馮州牧,你新任州牧,可要做出一些政績來給方相看一看。方相選了你,你不能讓方相寒心啊!」

    馮子墨眼中閃過一道異芒,斬釘截鐵道:「方相對下官有知遇之恩,有提攜之恩,今日之事,自然要辦得妥妥噹噹!更何況,這些跟慶國勾結的亂臣賊子,都該千刀萬剮!方都督你放心去,功勞你我均等,若出了岔子,本州牧一人承擔!」

    「好!兄弟們,跟老子去抓捕慶國習作!」

    方守業說完,右手一握官印,發布命令。

    就見州衙附近的街道中躥出一隊又一隊士兵,最後將州衙前的街道死死堵住。

    而後,數千士兵緩緩向前逼近,如同兩座大山,慢慢向中間擠壓。

    這些士兵明明來自軍中,但全部穿戴衙役服飾。

    州衙門前的各家族眾人很快發現那些士兵,慌忙站起,東張西望。

    「怎麼回事?不是說三天後才動手嗎?怎麼今晚就來抓人?」

    「大家不要慌,他們在虛張聲勢,我就不信他們真敢動手抓人!我們若是被抓,各國的讀書人都會聲援我們,聖院也會支持我們!」

    「對,大家不要怕!他們能把我們怎麼樣?只要任何一個人死在這裡,第二天論榜就會出現鋪天蓋地的罵聲,讓他們吃不了兜著走!」

    「大家手臂挽著手臂,連在一起,我們要萬眾一心,共同對抗萬惡的官府!」

    就見在場的所有人聚集起來,按照事先說好的方式,相互手挽著手抱團站在一起。

    很快,兩側的衙役來到他們面前。

    這些人開始大喊大罵,瘋狂攻擊那些衙役。

    但是,在場的衙役都保持冷靜,只是把所有人限制在狹小的空間。

    慢慢地,眾人意識到這些衙役不敢攻擊,於是幾個人突然衝出去,攻擊一個瘦弱的衙役的要害。

    那衙役雖然是士兵假扮,但只是普通的州軍,沒有經歷過戰鬥,要害遭到攻擊,立刻痛得昏厥過去。

    那幾個人一邊繼續攻打昏死的衙役,一邊大聲喊叫。

    「衙役大人了!」

    「官兵殺人啦!」

    「方運派人殺我們來了,大家不能等死!」

    「大家……」

    突然,一聲舌綻春雷壓下所有的聲音。

    「慶國細作冒充良民犯上作亂,衝擊官署,暗殺官差,罪不可恕!所有差役聽令,將所有人帶走,若有反抗,全部打暈,若反抗激烈,准許就地格殺!」

    馮子墨的聲音在街道的上空回蕩,空氣彷彿凝固,各家族的人呆在原地,不敢動,也不敢喊叫。

    數息后,衙役們如狼似虎地衝上去,用準備好的繩索開始捆人。

    那些人這才意識到官府是要動真格的,有的破口大罵,有的哭天搶地,有的跪地求饒,有的乾脆裝死……

    馮子墨與方守業毫不在乎這些人的反應,全部逮捕,然後送往城外的軍中關押,開始一一審問。

    不僅在岳陽城,全國各地的官員都行動起來,展開徹底的抓捕。

    天蒙蒙亮,景國各地圍堵官署的所有人員都被逮捕。

    論榜之上早就有人發現,開始不斷抨擊景國,但是,景國以抓捕慶國細作為理由,而且動用的是差役不是士兵,再加上定府之亂死傷太多,那些人無論如何抨擊,大部分讀書人都持觀望態度。

    隨著太陽慢慢升高,刑殿開始公布對定府官員的審訊結果。

    一開始,只是確定其中一些人是慶國派出的細作,已經在景國潛伏几十年,他們蠱惑官員對抗朝廷。

    其中職位最高的細作,竟然是定府的同知,一府之地的二把手。

    至於定府的知府,是康王的連襟,最後也老老實實招供,是康王讓他反對方運。

    接著,刑殿竟然又發布幾條驚人的消息,一些世家之人竟然參與了此次定府之亂,他們收買了定府的流氓混混,組織起來參與燒殺搶奪。

    最後,一個更勁爆的消息震驚十國。

    參與定府之亂的官吏之中,一個從七品的官員被逆種收買!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