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刑殿公布前幾個消息的時候,慶國、康王和各世家根本不在乎,往大了說,此事不過是人族內鬥,刑殿最多是懲罰申飭,隨便拋出一些替罪羊就可以解決。畢竟,每個國家都在另一個國家安插細作,若是真要降下重罪,十國和各世家誰都跑不了。

    但是,逆種插手的消息傳出后,慶國、康王和各世家坐不住了。

    各世家還好一些,刑殿就算再怎麼樣,也不會明面宣布世家與逆種有勾連。

    但是,康王和慶君卻急成熱鍋上的螞蟻,立刻四處求爺爺告奶奶托關係,希望刑殿不要把自己和逆種聯繫起來。

    人族對逆種的痛恨程度還在妖蠻之上,抓到妖蠻,還有可能俘虜,但抓到逆種,必然會用最殘酷的刑罰審問,最後折磨致死。

    逆種,是聖院和全人族的紅線,任何與逆種勾結的人,都會成為聖院重罰的對象。

    康王府,康王與一干幕僚坐在書房之中。

    「混帳東西!」康王抓起筆筒,對著一個幕僚劈頭蓋臉打去,打的那人捂著頭,一言不發。

    康王指著那人道:「當年就是你這蠢貨說方運無足輕重,惹得我兒去與方運計較,最後落得個身敗名裂全身骨斷的下場!前些天又攛掇本王與慶國和各世家聯手,方才有定府之亂。誰知道那幫逆種竟然在定府安插了人,還被刑殿發現,若是刑殿查下來,你全家都跑不了!」

    「屬下……罪不可恕,願意自首,承擔一切罪責,不會讓康王府承受半點污名。」

    康王罵道:「說你蠢你果然蠢!傾巢之下,焉有完卵?刑殿本來因為各大勢力的反對,想要拿人開刀祭旗,世家他們動不得,慶君不好亂動,那第一刀最可能斬向本王!幸好本王的王妃是簡聖世家之人,現在她正在聯絡簡聖世家,只要簡聖世家派出大儒前來,本王便撿回一條命。」

    「王爺,以後可萬萬不可跟方運作對啊。」

    「你以為本王想跟那虛聖詩祖為敵?武國那邊催著我牽制方運,慶國給我好處,景國皇室內部也在阻撓方運,我做得了主嗎?更何況,方運的革新也罷,嚴打也罷,為的便是收納權柄與土地,諸王佔據大片土地,方運遲早會劍指本王。歸根到底,是那些世家人太過惡毒,本王也沒想到他們竟然敢火燒定府,早知道他們如此喪心病狂,本王說什麼也不會與虎謀皮。」

    「王爺,那些信誓旦旦說出了事力保您的世家,回信了嗎?」

    「回個屁!這些世家比誰都不要臉,刑殿剛剛宣布有逆種,他們就徹底跟我斷了聯繫,無論我如何傳書,他們都跟死人一樣,這群畜生,顯然想棄卒保車!」

    「王爺,此事為什麼這麼巧?先有刑殿之人被燒死,後有逆種,我懷疑是刑殿栽贓陷害,所以就算刑殿來抓人,我們也可以上聖院申訴。」

    「蠢貨!刑殿那個死去的童生為了救人,當場很多人都看著他被燒塌的房梁活活砸死,否則,刑殿不至於紅了眼四處抓人。至於逆種,太過正常。定府離密州近,逆種和蠻族必然會派人潛伏,刑殿極可能早就懷疑那人是逆種的探子,但沒有立刻動手,在放長線釣大魚。結果,我們好死不死地發起定府之亂,被那逆種知道摻了一腳,刑殿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借口,把我們和逆種聯繫到一起。」

    「但是,我們並沒有與逆種勾結啊。」

    「刑殿要為死去的人報仇,戰殿要用逆種立功,方運要推行新法,聖院要平息民憤,那些世家與慶君要推卸責任,我們是否與逆種勾結,已經不重要了!」

    眾人沉默,都明白康王前些年成為僅次於皇室與左相黨的第三大勢力並非是運氣,還有清醒的頭腦和敏銳的眼光,在這種時候,他看得比任何人都明白。

    「王爺,那我們現在怎麼做?」

    「聽天由命吧,或許簡家能出手,實在不行,我去方運門前負荊請罪。」

    「王爺,不可……」

    「一群蠢貨!和滿門抄斬比,本王去負荊請罪又算得了什麼?該低頭的時候,就低頭。連柳山那心比天高的老賊都經常念叨,輸給方運,不丟臉!我還怕什麼?以後大不了當方運的走狗,幫他解決皇室內反對的聲音,說不定將來本王搖身一變,成為從龍之臣。」

    其餘人無奈苦笑,康王說的沒錯,事情的發展很可能超出眾人的想象。

    就在此時,外面上空傳來一個洪亮但又帶著一絲陰冷的聲音。

    「康王,出來吧。」

    書房內所有人全身僵硬,背後直冒冷風。

    在這種時候,有人突然從天而降,而且語氣不善,最大的可能是刑殿來人。

    若是刑殿登門拜訪,或者發出公文讓康王接受問詢,說明事情還有迴旋的餘地,但是,刑殿突然出現,這是極壞的兆頭。

    康王的臉色煞白,深吸了數口氣,才站起來,緩緩向書房外走去。

    眾人都看到,康王雙拳緊握。

    康王推開門,邁過門檻,看向庭院。

    兩位大儒率領十餘大學士腳踏平步青雲,徐徐而下。

    康王的雙腿抖了起來,一身長衫像是狂風中的破布。

    因為康王認出這兩人。

    一位是刑殿的閣老高默,一位是戰殿的閣老何瓊海。

    兩位刑殿閣老親至,而且面色冰冷,一切不言自明。

    來人沒有再說話,只是靜靜地看著康王。

    僅僅幾息間,康王的頭髮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白,他的雙眼迅速變得渾濁,彷彿在幾息間度過了十年的時光。

    「不……不知……上使大駕光臨,有何吩咐?」

    這位景國不可一世的王爺,說起話來結結巴巴。

    「康王府與逆種勾結之罪已經事發,跟我們去一趟刑殿吧。」

    康王和身後的幕僚面色劇變。

    兩位閣老直接帶人去刑殿,可不是審問,也不是問詢,必然是直接上刑。

    連妖族半聖都曾屈服在刑殿的酷刑之下!

    康王雙膝一軟,跪倒在地,絕望地道:「小人認罪,刑殿無論如何判罰,小人絕無半句反駁,但還請刑殿看在小人並未主動與逆種結交是被下人矇騙,請刑殿放過小人的子嗣,除此之外,康王府一切所有皆獻給聖院。」

    高默卻用冷酷的眼神看著康王,道:「放心吧,你那些流落在外的私生子,我們刑殿不會追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