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的權威,五大世家的壓力,嚴打司的狠辣,刑殿的凶名,康王的死亡,一百零六個家族的滅亡,禮殿的沉默……等等一系列的因素加起來,徹底壓垮景國的各大家族。

    實際上,即便如此,依舊有家族負隅頑抗,甚至開始武裝自家的宅院。

    但是,嚴打司帶領景國各地的士兵,以剿滅叛賊的名義,毫不留情地展開攻擊。

    在嚴打司宣布嚴打的第四階段打擊土豪劣紳取得重大的成果之後,景國內閣召開一次會議,專門探討此次嚴打,進行分析總結,獲得了寶貴的經驗。

    會議結束,曹德安叫住方運,兩人在空曠的偏廳中飲茶,其他人全部離開。

    過了好一會兒,曹德安放下手中的茶杯,看著方運,道:「方虛聖,你知道老夫從未在朝堂之上反對您,但此次,您是否有些太狠辣了?您不用辯解說這是刑殿的手段,我很了解刑殿,也了解高默閣老,沒有您的強行推動,刑殿絕對不會如此極端。」

    「薑是老的辣,沒想到您老能確定此事完全由我主導。」方運笑著飲下一杯茶水。

    曹德安嘆息道:「聖院那幫老……咳咳,說句難聽的,都說我是紙糊的,那些閣老本最多是牛皮紙糊的,比我強不了多少。他們的行事作風,已經沾染了太嚴重的官場風氣,刑殿是有決心變法,但絕對沒有如此大的擔當。不過,令我好奇的是,如此沒擔當的殿閣,竟然默默承擔了此事,沒有任何人提及您,甚至連本應該最激烈反對的東聖閣和宗家一直沒有出手,即便為了慶國,也只是調解而已。方虛聖,您實話實說,您到底做了什麼?」

    方運微微一笑,道:「你難道還不清楚嗎?」

    曹德安一愣,猛地一拍大腿,道:「此次革新,獲得……上面幾位老人家的同意了?」

    能讓大儒失態的,不用想便知道是什麼人。

    方運道:「這是機密,我不能透露任何信息。」

    曹德安輕輕點頭,道:「那我明白了,這也算解決了我一個疑問。不過,我事後盤點整個變法的過程,尤其是仔細研究嚴打司的嚴打經過,發現其中一些事,雖然在情理之中,但也在意料之外,有些巧合。甚至可以說,嚴打司的這一步棋,您下得極險,稍有不慎,便會失敗。據我推斷,嚴打司失敗的可能高達三成,畢竟,您面對的是全景國的家族,甚至可能是全聖元大陸的家族。」

    「三成?你太保守了,成敗差不多各佔一半吧。」方運淡然道。

    曹德安無奈地看了方運一眼,道:「只有一半的機會成功,您都敢強行革新?」

    「如果我不做,一點機會都沒有。」方運道。

    曹德安道:「如果,我是說如果,嚴打司在第四階段打擊土豪劣紳失敗,景國大多數官員與家族一起反對您,各國的家族也反對,您會怎麼辦?」

    「你真的想聽?」方運問。

    曹德安道:「當然!」

    「我其實有一個兩敗俱傷的手段,保證革新必然成功,只不過,成功的時間將會被推遲數年甚至幾十年。」方運突然望著窗外,神態有些惆悵。

    「什麼手段?」

    過了許久,方運看著窗外,緩緩道:「我親自走上街頭,親自在各地張貼告示,讓全景國的百姓與讀書人加入我的隊伍,砸爛那些泥塑的雕像,攻擊那些為富不仁的豪強,把那些官僚拉下高台,徹底清洗景國!」

    曹德安瞪大眼睛,驚駭地看著方運。

    「您這麼做,將成為全景國家族與官僚的敵人,甚至是全人族中高層的敵人。到時候,景國將會陷入巨大的動蕩之中,甚至可能會有半聖出手阻止。」

    「和被妖界滅族相比,景國陷入動蕩又算得了什麼?」

    「但您即便徹底清洗了景國,也未必能阻止妖界。」

    「我們至少會留下火種,在不久的將來,浴火重生!」方運的聲音斬釘截鐵。

    「這種機會太過於渺茫。」曹德安道。

    方運卻道:「你錯了。如果你和我一樣,知道萬界大量族群的歷史,就會發現一個規律,每個強大甚至偉大的族群在進入巔峰期后,都會懈怠,都會減慢甚至停止發展,最終被其他族群超越並擊敗。而打敗那些古老族群的,往往是新興的族群,你知道為什麼?」

    「老朽不知。」曹德安誠懇地道。

    「很簡單,新興的族群沒有過多的束縛,他們會不惜一切去生存,去變強,去抓住每一個可能進步的機會。所以,每一個大時代,總會有各種族群競爭,有許多古老的族群,有許多新興的族群,而最後成功的,一定是進步程度最高的族群。所以說,每個族群的生滅或興衰,都可以用一個簡單的標準來判斷,這個族群是否是進步最快的族群之一!」

    「您的意思是……」

    「為了成為進步最快的族群之一,我們必須摧毀那些影響我們進步的障礙!如果不能摧毀一些固有的觀念和束縛,就永遠不會有進步的動力,永遠不會有進步的可能!當然,我必須承認,在摧毀囚籠的時候,必然會傷及無辜,必然會破壞我們本來優秀之處,但是,為了進步,這些損失完全可以接受。所以,愚昧的人只會看到好,或只會看到壞,只有清醒的人,才會從每一次大變革中,同時發現好與壞,不會徹底否定壞,也不會因為其中的好而忽視壞。」

    曹德安道:「我明白您的意思了,您看到人族的危機,所以憑藉一己之力,強行讓人族經歷一次只有新興族群才能經歷的變革,摧毀景國或人族的束縛,誕生高速進步的土壤,改變人族,從而讓人族發展出新的技術、理念甚至聖道,進而進步,最終從萬族爭鋒之中勝利!」

    「所以,如果有必要,我不惜摧毀全景國來保證人族的進步。」方運的聲音里沒有絲毫的感情。

    「您難道不清楚失敗或者暫時失敗的後果嗎?」曹德安看著方運,這位飽經風霜的老人竟然紅了眼眶。

    方運微微一笑,目光中充滿坦然。

    「當我執劍前行,便不再回望身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