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刑殿與方運強硬的鎮壓之下,上百家族煙消雲散。

    接著四個階段的嚴打,景國不僅完善並加強了司法體系,沉重打擊了宗法制和私刑等落後風俗,同時收走大量的財富、店鋪和田地。

    這些財富和田地名義上由聖院與景國聯合代管,充盈了景國的國庫,緩解了燃眉之急。

    在各國的高層眼中,方運與刑殿成為窮凶極惡之徒。

    但是,在下層的百姓和讀書人看來,方運與刑殿簡直是他們的救星。

    所以,景國不僅沒有陷入動蕩,底層反而煥發出新的活力,官府讓他們做什麼,他們未必聽從,但只要說是方運的政令,眾多百姓都會積極響應。

    更何況,在打擊土豪劣紳結束的第二天,內閣宣布了三件事。

    景國與農殿和工殿在血芒界進行了一次合作,獲得大量的農具與甲牛,將無償分配給景國的百姓,用以減輕百姓耕種的辛苦。

    官方雖然沒有明說,但是方黨官員則不斷在民間宣傳,說這其實是方運自掏腰包花錢請農殿與工殿幫助,朝廷沒有出一分錢。

    各地百姓頓時感恩戴德。

    尤其是定府那些受災后得到補償的百姓,家家戶戶都給方運立長生牌位。

    第二件事,是景國繼續進行北部大開發,將大力發展密州北部新獲得的土地,並會在之前的政策之上,再度增加新的福利和優惠政策。

    第三件事,鼓勵景國所有人出海,去探索海中島嶼,並且只要發現海族沒有佔領的島嶼,可以憑藉島嶼向朝廷討要爵位,朝廷可以將那島嶼分封給發現之人。

    景國早就成為各國關注的焦點,內閣發布公文後,各國對這三件事進行討論。

    對於免費發放農具與甲牛,各國都不予宣傳,武君甚至還無奈地罵方運是狗大戶,這種事任何一個國家都做不出來,絕對會掏空國庫。

    奈何方運有個血芒界,有工殿和農殿支持,這些事的成本僅僅是付出極少的神物。

    武君厚著臉皮給景國發送一封國書,想要購買大批甲牛和先進的農具。

    但是被景國拒絕。

    各國紛紛前往聖院,購買新農具的技術和培養甲牛的技術,任何人都看得出來,一旦景國普及甲牛和新農具,糧食產量和生產效率會極大提高。

    北部大開發沒有獲得過多的關注,因為之前景國就曾進行過一次。

    至於鼓勵出海,卻讓各國摸不著頭腦。

    但是,有明白人猜到鼓勵出海的一些好處。

    景國現在大發展,除了缺少熟練工人,必然會有許多人無法適應現在的變化,出現很多閑人。

    並不是所有閑人都願意去北上種地,或者去當工人,但是,出海冒險獲得封地與大量的財富卻是他們所嚮往的。

    同時,出海冒險可以改變一些風氣,逐漸影響封閉的社會。

    而且,許多島嶼有海族居住,民間可以直接與海族交易交流,這也會潛移默化改變景國。

    其餘各國也想學方運,結果發現一些細則,所有船隻必須懸挂景國國旗,同時必須攜帶文星龍爵的文書,否則有可能遭到海族攻擊。

    各國頓時蔫了。但是,一些國家聯繫南海、北海和西海等三海龍宮,想要與他們合作。

    北海和南海直接回絕,他們可不想得罪正牌子的文星龍爵加大監察院特使,因為除了龍聖,四海龍族在方運面前就是下屬,方運讓他們做什麼,他們必須要照做。

    至於西海龍族,並不不願意把自己的海疆讓給人族,根本不跟各國談判,更何況因為方運殺死敖霧山,西海龍族對全人族都帶有敵意。

    雷家倒是能跟西海龍族說上話,但是,方運已經憑藉對水殿的控制,再加上自己文星龍爵和大監察院特使的身份,限制了雷家與龍族的合作,導致雷家不僅無法藉助海族獲利,從海族獲得的收益反而逐漸減少。

    隨後,許多人發現,景國的許多律法出現了變動,不再重農抑商,而是同時扶持農業、工事和商務,對現如今的十國來說,甚至算得上激進。

    許多律法和政策的改變太過巨大,以致於武君都不敢全盤照搬,而是只改變一些不是特別大的。

    在方運與景國官吏的努力下,景國如同巨大的機關,開始加速轉動,將其他各國慢慢拋在身後。

    就在所有人以為事情會無比順利的時候,禮殿突然宣布,景國的許多革新涉嫌違背禮法,放棄了孔聖制定的禮樂精神,即日起,禮殿將派遣大批官員進駐景國,嚴查所有違禮的行為,糾正景國的不正之風。

    這個消息如同一盆冰冷的水潑在全體景國官員與百姓頭上。

    現如今的景國風氣一新,無論是官員還是百姓都覺得突然有了奔頭,好像春天脫去了厚重的棉服一樣,但禮殿卻帶著堅固的枷鎖快速趕來。

    很快,一些傳聞流傳開,原來禮殿想要對方運降下三禮之火,但是有兩名閣老不同意,三個閣老棄權,導致未能實行。

    最後,禮殿閣老經過長時間的商談,達成妥協,允許派出禮殿官員前往景國。

    禮殿的插手,讓景國陷入短暫的恐慌,許多官員紛紛議論,眾多百姓也舉棋不定。

    最關鍵的是,景國的確有人認為方運的革新過於激進,如果能有禮殿把關,必然會變得更好。

    大多數保守勢力並不敢反對方運,但不代表他們沒有怨恨。

    在一些人看來,景國的發展是理所應當,但若是損害自己哪怕一絲一毫的利益,都是完全錯誤的,必須要糾正。

    他們從來不會去考慮,如果不是損失一些小利益,永遠不會獲得更大的利益。

    第二天,景國每一府都有三到五人的禮殿官員手持禮殿印信,要求當地官府配合他們行動。

    各地官員沒有真正的蠢貨,一邊拖延,一邊傳書給上級或內閣,請求指示。

    很快,景國內閣對所有官員發布命令,要求各地官員在不耽誤各地政務的前提下,全力配合禮殿官員。同時鄭重聲明,若是禮殿官員的要求擾亂景國官署的正常運行,提出不合理的要求,官員有權拒絕,並不影響考評。

    得到內閣政令,一些官員鬆了口氣,但更多的官員頭大如斗。

    內閣令的意思其實非常明顯,不要讓官員配合禮殿,但也不能被抓到把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