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最後那句話說拒絕後不影響考評,是在表明支持所有官員,拒絕的好必然會提高考評,但同時也等於說,如果官員做不到拒絕禮殿,那必然影響考評。

    於是,各地的官員表面支持禮殿,背地裡卻完全不合作。

    禮殿官員來之前就明白此次的使命非常艱難,所以沒有操之過急,從一開始就按部就班進行,把大部分時間花在官署中,另外的時間深入民眾,收集民眾對方運革新的看法。

    寧安城中,宗偉雄身穿一身玄色絲綢圓領袍衫,頭頂黑色襆頭紗帽,腰系白玉帶,腳踏尖端微翹的烏皮靴。

    宗偉雄手持摺扇,邁著悠閑的步子,緩緩行走在寧安城的繁華街道之上。

    他雖然是沒有身穿文位袍,以富商的身份前來,但氣質卓越,引來不少女子的目光。

    他一邊前行,一邊觀察寧安城的種種,發現這裡與慶國完全不同,這裡地處北方,民風剽悍開放,許多女子不拘小節,男子也並不彬彬有禮。用論榜上寧安人自嘲的話說,那些做什麼事都彬彬有禮的人,因為跑得慢,已經被妖蠻殺死。

    宗偉雄一路走,一路皺著眉頭,他更喜歡慶國江南的環境,男子溫文爾雅,女子溫婉依人,一切規規矩矩,充滿了禮樂精神。

    走了許久,宗偉雄的眉頭才稍稍舒展,因為他發現,這裡的人雖然不如慶國人那般知禮,但卻有著慶國人不具備的東西。

    朝氣蓬勃的精神。

    無論是孩童、女子還是男人,甚至連老人都面色紅潤,眼神明亮,有著強大的感染力,讓人不由自主心生好感。

    宗偉雄發現,這裡所有人的節奏非常快,走得快,交易得快,方方面都比慶國快那麼一點。

    若是在以前,宗偉雄必然會認為景國之人利欲熏心,但在前不久,他閱讀過一個態度中立的啟國之人在論榜上發布的景國見聞,其中幾段話讓他思索良久。

    「景國人衰落的時候,所有國家都嘲笑景國人愚昧懶惰,認為他們耽於享樂,不思上進。但讓我奇怪的是,現在景國人奮發圖強,努力做事,在方方面面都進步,但之前那些嘲笑攻擊景國的人,又繼續嘲笑,說景國人太過於功利,進步得太快,失去了太多,應該慢下來,停下來,等一等自己的良心。」

    「我當時還不太理解這些人的意圖,但抵達景國后,我才明白,他們嘲笑景國人愚昧懶惰的時候,是真的覺得景國人愚昧懶惰,但是他們嘲笑景國人功利的時候,卻是源自恐懼,是源自敵意,因為他們並不想看到景國強大,所以想盡辦法來否定景國的進步。」

    「我還發現,許多景國人也認同外人的說法。當年落後時認同別人的說法,那是謙遜,是自省,當景國在不斷進步的時候,繼續認同那些否定景國的言語,那便是自卑。一個人,不清楚自己國家應該做什麼很正常,但若是支持自己國家的敵人,那便是真正的愚昧,這樣的景國人,還活在當年那個落後的景國,已經配不上現在的景國。正如同方虛聖說過的一句話,一個人是否足夠清醒,不是看能否自省,不是看能否謙卑,不是看能否自信,而是看是否有正確的判斷力。」

    宗偉雄身為進士,雖然敵視方運與景國,甚至此次來景國之前發誓,一定要找到景國的把柄,但此刻不僅沒有嘲笑景國人的功利,反而在心中默默稱讚這一切。

    在不違法的前提下,用自己的頭腦和汗水來獲得一切,都值得稱頌和鼓勵,是理當宣揚的美德,是在推動人族進步的偉大行為。

    宗偉雄離開大街,陸續進入一些酒樓茶肆,探聽民間輿情。

    宗偉雄發現,寧安城混雜各國的行商,許多繁華地段的酒樓熱鬧是熱鬧,但並不討論景國事務。

    於是,宗偉雄找了一處不算繁華的地段,看到一座茶樓中上座不到一半,但都是景國口音在閑聊國事,便步入其中,點了一壺茶,一邊自斟自飲,一邊聆聽那些人的話。

    宗偉雄發現,方運在景國民間擁有極高的威信,甚至超過了半聖陳觀海,過半的民眾完全不在乎什麼對錯黑白,只要涉及方運的話題,完全猛誇方運,哪怕是部分在變法中受損的人,也心悅誠服稱讚方運,認為方運做的事對景國有利。

    只有極少的一部分人認為方運做得不夠完美,這些人中,最不滿意的便是方運提高女子地位,這讓許多男人無法接受。

    但另一方面,景國所有的女子明裡暗裡都無比支持方運,因為方運做了太多維護女人利益的事。

    雖然現在景國女子的地位遠遠不如男子,但已經有明顯的提高。

    尤其在密州、江州和象州三地,一些女子一旦遭遇家暴等事情,若是高呼方運之名要去告狀,許多男人經常會因此停手。

    民心最脆弱,但也最有感染力。

    宗偉雄正聽著眾人閑談,坐在門邊的一個老人突然嘆息道:「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啊。當年的寧安女子多麼守婦道,現在倒好,竟然和男子一樣拋頭露面。」

    「老人家說的對,我那婆娘三十多的人,竟然也說要去工坊做工,她在家裡難道不能紡織編織嗎?」

    「最可怕的那些年輕的女孩,好好的女紅不做,跑去工坊勞作,何苦呢?」

    這時候,一個身穿粗布衫的青年人笑道:「諸位此言差矣,往大了說,國家正值用人之際,到處都缺好的工人,女人為國做事,怎麼就不行了?往小了說,女子自食其力,多賺錢補貼家用,這是勤儉持家,為什麼要反對?」

    「我們不是反對她們做工,是反對她們拋頭露面。」那老人道。

    「那麼,請諸位告訴我,哪條法律不準女子拋頭露面?」青年人笑著問。

    「這跟法律無關,跟規矩有關,女人就不應該拋頭露面。」那老人道。

    青年人道:「妖蠻也說,人族只能當人奴。」

    「你這是什麼混帳話?這是一碼事嗎?女人聽男人的天經地義。」老人呵斥道。

    「這要看您是把女人當人,還是當物品。至少在我看來,你們唯一比妖蠻優秀的地方是,不吃女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