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吃女人」四個字如同錐子扎進在場許多男人的心裡。

    那老人如同炸毛的公雞怒道:「年輕人,說話要動動腦子。女人吃我們的,穿我們的,自然就要聽男人的。」

    「請問令堂哺育您的時候,您當時是怎麼想的?」青年人反問。

    「放肆,年紀輕輕的,有這麼跟老人說話的嗎?」老人怒道。

    「現在咱們討論女人,不涉及其他,請您有點長輩的樣子。」那青年人毫不客氣反擊。

    一個富家翁模樣的人笑嘻嘻道:「兩位莫吵。這個事情很簡單,這世間啊,往往是不講道理的,誰的拳頭大,就聽誰的。方虛聖那麼厲害,當年不還是向柳山低頭?現在不還是要被禮殿管著?所以,等哪一天女人和男人一樣強了,那女人就不用聽男人的了。」

    青年人道:「您說的對。但現在最大的問題是,景國和人族給了女人變強的機會,許多男人還在阻止,這就有點過分了。」

    「人族還在進步嘛,現在不行,過些年也就不一樣了,何必為這種事爭吵,傷了和氣?」那富家翁笑道。

    宗偉雄這時候張口道:「三綱五常中,君為臣綱,父為子綱,夫為妻綱,男人為何不能管女人?」

    青年人道:「這話是漢時董仲舒董聖之言,孔聖未曾說過,這告訴我們一個道理,今人不必盲從古人。」

    「呦,你是把自己比作董聖嘍?」那老人道。

    青年人笑著道:「若將來出現一個能與董聖齊名的大人物,要讓女子地位趕上男人,那你們是從是不從?」

    老人道:「要是半聖這樣做,我們還能說什麼?縱然有怨氣,也只能聽著。不管別人家怎麼樣,反正在我們家,就是男人說的算!」

    宗偉雄道:「據我所知,寧安城中,女子的地位似乎不斷提高,現在許多女子遇到事,已經不再忍受,而是去衙門告官。寧安城的衙門也有些意思,審案的時候,完全把女子當男子來看,所以最後女子往往勝訴。」

    老人惱怒道:「寧安城現在已經亂了綱常!女人想翻天?我看早得很!那些當官的,沒一個好東西!」

    宗偉雄笑道:「我聽說,這都是方虛聖的意思。」

    酒樓頓時靜了下來。

    過了一會兒,那老人小聲嘟囔道:「方虛聖是個懼內的,卻牽連我們,真是讓人……」

    酒樓中有幾人差點笑出聲,可又不敢真正笑,因為寧安城家家戶戶都說方運懼內,還流傳不少段子。

    一個身穿童生袍的人道:「你們難道沒有發現女子做工的一個好處?」

    「能有好處?都是小胳膊小腿的,能做什麼!」那老人道。

    年輕童生道:「寧安之戰後,寧安的男人明顯減少,一些重體力的工作急需男工,報酬增加,於是許多男工改做重體力的工作。隨後,一些不太耗費體力的工作開始缺人。在方虛聖的政令之下,許多女子出面,開始做那些較輕巧的工作,這才讓寧安城不至於出現大問題。我也是聽幾個好友討論才發現這個問題,因此推斷出,若是更多的女子加入工坊,接替一部分男人的工作,那麼,更多的男人可以從事其他的工作,更多的男人可以當兵上陣殺敵。這對人族有多少好處,想必諸位都能看到。」

    茶樓中的許多人沉默不語,也有少部分人輕輕點頭。

    「理越辯越明,不錯,我現在才明白,方虛聖提高女子地位,不僅僅是出於同情心,必然有這方面的考量。若是將來每個女子都能像男人一樣,那人族必然會更加強大。」宗偉雄道。

    「你這個外地人,倒是挺關心我們寧安的。」老人辯不過青年人和童生,轉而看向宗偉雄。

    宗偉雄笑道:「我是外地來做生意的,當然要關心寧安。我發現,自從四通八達的水道建立后,寧安城就越來越熱鬧了。今天走了一路,發現這裡的人好像都只認錢,這風氣好像跟其他國家不一樣。」

    那老人立刻露出鄙視的目光,道:「只要來路正經,認錢怎麼了?當年我們景國窮的時候,其他國家之人沒少嘲笑我們沒錢,按理說,你們現在應該誇獎我們有錢了,怎麼開始嘲笑我們只認錢?那我們是不是也可以說,當年你們也只認錢?」

    宗偉雄面露尷尬之色,沒想到老人竟然劍指自己,忙道:「君子愛財,取之有道,這個道理我懂。我不反對寧安人賺錢,但現在好像風氣有些過於愛財。」

    老人愣了一下,想了一會兒不知道如何反駁,那青年人笑道:「這位外鄉人說的是,萬事過猶不及,窮不好,太看重錢也不好。其實這件事的核心,並不在錢本身,而是在於你怎麼想。」

    「哦?還請小哥說說其中的道理。」宗偉雄笑道。

    青年人道:「錢就是一個不會說話的東西,是個死物,咱們賺錢的方式不同,花錢的方式也不同,對錢的看法同樣不同。我舉個例子,兩個財主同樣有錢,一個為富不仁,但隻字不談錢,還裝成一點沒錢的樣子;第二個財主,樂善好施,不僅經常談錢,還稱讚自己會賺錢,同時帶動鄉親父老賺錢。你說,看重錢的第二個財主好,還是第一個財主好?」

    「實話實說,的確是第二個財主好。」宗偉雄道。

    「我們再舉個例子,兩個人都喜歡說自己有錢,都喜歡偶爾炫耀一番,一個是真有錢,一個是假有錢,除此之外,別的都一樣,甚至都對你還不錯,都沒得罪你,兩人若都是你的熟人,你會更討厭誰?」青年人問。

    宗偉雄猶豫數息,無奈道:「我的確更討厭沒有錢卻喜歡裝有錢的。」

    青年人道:「你看到了吧,從你的角度來說,你若是不看重錢,你會討厭裝有錢的嗎?所以,你也是在意錢的。從另一個角度看,兩個人只是喜歡炫耀,也沒違法犯罪,關鍵是沒害別人,為什麼我們對兩個人的看法不同?顯而易見,你討厭的原因不是錢,而是討厭那人的性格,就算把錢換成其他,你還是會討厭,比如,知識,學問,文位,你能說這追求這些不好嗎?」

    「有道理。」宗偉雄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