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青年人繼續笑道:「這件事的重點是,你眼裡只看到錢,但在我們寧安人眼裡,錢只是一件普通的工具,我們在乎的不是錢,在乎的是能不能讓老婆吃飽穿暖,在乎的是能不能讓孩子好好讀書,在乎的是能不能讓父母年老了不用操勞,在乎的是親戚朋友能不能過上好日子,在乎的是自己能不能順心,這些,才是我們最終的目的。我們有時候也用錢衡量一些事物,但我們不是為了比誰好欺負誰,我們只是不想過的比別人差!所以,說我們寧安人鑽進錢眼兒里的,不是因為我們寧安人道德多麼不堪,而是你們想攻擊我們寧安人,否定我們的努力和進步而已。當年景國人也犯過同樣的錯誤,也指責富裕的慶國奢侈浪費利欲熏心,所以,我們寧安人不做這種事。」

    宗偉雄盯著那青年人,稱讚道:「寧安不愧是卧虎藏龍之地,普通青年人就有如此見地。」

    「這不是什麼見地,這是我們寧安人都知道的事,諸位父老鄉親,你們說是不是?」青年人問。

    「當然!」眾多寧安人驕傲地回應。

    宗偉雄從他們的眼中看到了自信的光芒。

    宗偉雄沉默片刻,才道:「寧安果然不一般,我來對了。」

    老人笑眯眯地道:「不錯,孺子可教!等你在寧安多住一陣,就會明白,咱們寧安才是全人族最好的地方!」

    「低調,低調,還有個聖院。」一人笑道。

    眾人哄堂大笑。

    宗偉雄沉思許久,起身付了錢,掃視茶樓,發現那個童生還在,那個青年人已經消失不見,隨後微微皺眉,卻記不起那青年人的模樣,便不再在意,離開茶樓。

    不多時,那童生離了茶樓,還未到家,就見自己婆娘在門口東張西望,看到他后興奮地提著裙子跑過來。

    童生寵溺地看了妻子一眼,道:「慢點,有什麼好事讓你笑成這般模樣?」

    「縣裡來了個大官,說是寧安縣即將升為府,縣衙在招賢納士,有亭長舉薦你,便給你下了聘書。我不識字,他還念給我聽,說你的俸祿等同從九品,若是立功可陞官,還不耽誤你科舉。這可是大喜事!」

    「是嗎?我看看縣裡的文書。」童生急忙接過縣衙文書,細細閱讀。

    不遠處的街坊鄰居看著那童生,心生羨慕,知道這個平時不起眼的童生有出息了。

    宗偉雄繼續考察寧安縣,越是了解經過現狀,他內心越是複雜。

    之前在他看來,方運縱然在許多方面都有建樹,但不可能是全才,論榜上或景國宣揚的那些,無非是可以拿出來炫耀的,在景國最陰暗的地方,必然有重重黑幕。

    但是,經過連日的訪查,宗偉雄發現,方運下達的政令或許有爭議,或許沒有起到很好的效果,甚至在短期有一些負面的效果,但是若用長遠和發展的眼光看,方運的所有政令都非常正確。

    宗偉雄甚至細細推演方運那些變法和政令,發現一切近乎完美,幾乎在全方面改造景國。而且寧安城的一切也證明,方運的革新是可行的。

    「是舊禮重要,還是有益於人族的革新重要?」

    宗偉雄想了許久,突然想起方運之前的尊禮復古,愣了許久,汗如雨下。

    「尊禮復古之時,他便已經預料到今日之事嗎?」

    宗偉雄長長嘆了一口氣,萬萬沒想到,方運竟然早早設下一個巨大的圈套。

    讀書人可以沒有良心,但有良心的讀書人,不能違背良心。

    宗偉雄在禮殿之時,便以處事公正、維護禮法為己任,隨著深入了解方運和寧安,他竟漸漸覺得方運的革新不僅沒有違背禮法,反而對人族大有益處。

    但是,這不是禮殿想要的結果。

    於是,宗偉雄在良知和禮殿之間搖擺不定,最終想起方運的尊禮復古,驀然發現,方運假意尊禮復古,並禁止亂復古禮,實則已經樹立起一個堅不可摧的豐碑。

    宗偉雄之前認為方運亂復古禮是錯的,是亂彈琴,並贊同方運之後的禁止亂復古禮,那麼,現在他的處境實際與方運當時有巧妙的相似之處。

    支持禮殿,就等於亂復古禮,支持良知,就等於正視古禮。

    若沒有方運的尊禮復古活動,那麼宗偉雄可以選擇支持禮殿,最多是心有虧欠,以後做一些善事,多讀讀眾聖經典便可以消解。

    但是,那場尊禮復古運動,已經在宗偉雄的認知中形成深深的烙印,若是他現在支持禮殿懲罰方運,就等於違背自己的良知,違背自己的所學,輕則文膽蒙塵,重則文膽開裂。

    「這個方虛聖,真是得理往死了折騰人啊……」宗偉雄只能苦笑,毫無辦法。

    過了許久,宗偉雄恢復精神,深吸一口氣,緩緩道:「罷了,無論有沒有方虛聖,身為讀書人,都應堅守良知,不違本心。」

    隨後,宗偉雄把這些天的所見所聞寫成文書,並如實書寫自己的想法,送交禮殿。

    而在差不多的時間,派往景國各地的禮殿官員陸續遞交考察文書。

    禮殿收到所有文書後,一些閣老怒不可遏。

    少數的禮殿官員如實上報自己的總結,幾乎全是在誇方運的。

    還有許多官員以非常中立的立場上報,雖然總結了方運的不妥之處,但沒有任何一點算得上是罪行甚至過錯,也像是在幫助方運。

    只有極少數的禮殿官員包藏禍心,各種雞蛋裡挑骨頭,吹毛求疵,最後竟然推斷出方運十惡不赦,罪大惡極,若是不殺掉方運,人族必然會遭遇滅頂之災。

    禮殿官員的考察結果,在閣老的決策中,至少佔三成的分量!

    禮殿本來要大張旗鼓懲罰方運,甚至嚴加調查,現在弄出這麼個結果,全都成了笑話。

    那些閣老憤怒歸憤怒,並沒有失去理智,他們也知道,方運的許多做法是對的,但是,為了守護儒家聖道,為了守護禮殿的尊嚴,他們必須要這麼做,必須要遏制刑殿。

    就在禮殿舉棋不定的時候,由雜家組成的文信院宣布,鑒於景國眾多雜家弟子偏信法家,違背雜家聖道,從現在開始,文信院中斷與景國雜家讀書人的一切合作。

    同時,文信院宣布,將向景國派出雜家官員進行考察,若是發現雜家官員背棄聖道,將會動用雜家聖道文寶,將其逐出雜家!

    一石激起千層浪!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