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雜家竟然開始對景國動手,這是所有人都萬萬想不到的事情。

    之前工殿之所以懲罰慶國,那是因為慶國的行為影響了工殿的發展,是慶國逼工殿那麼做。即便如此,工殿也只是撤走工殿本身對慶國的援助,並沒有懲罰慶國的工家人員。

    但文信院的做法,則比工殿激進千百倍,甚至比禮殿的性質更加嚴重。

    無論如何,禮殿依舊按部就班調查,並沒有一定要與景國決裂,只是想懲罰方運等人,只是為了對抗刑殿和法家。

    文信院若是真驅逐景國的官員,那便是與景國完全決裂。

    文信侯,是呂不韋當年的爵位。

    景國眾官得到消息后,全都慌了神,立刻不斷上書,奏請開啟大朝會。

    僅僅兩個時辰后,太后便宣布,晚七點召開大朝會,讓所有七品或以上的官吏儘快抵達聖廟附近。

    各地的官員紛紛回返,尤其是在外的將領,馬不停蹄趕往附近的聖廟。

    時間一到,一聲悠揚悅耳的鐘聲在皇宮上空響起。

    就見文武百官如同早朝一般,進入皇宮,進入奉天殿。

    隨後,國君的玉璽外放淡淡的白光,整座京城輕輕一震,景國各地的聖廟彷彿連成一體。

    就見奉天殿內部在不斷擴大,與此同時,一個又一個官員的立體影像出現在奉天殿中,與真人毫無二致,僅靠肉眼完全無法分別出真假。

    不多時,景國絕大多數的七品及其以上的官員出現在奉天殿中。

    數以千計的官員在場,奉天殿中竟然沒有絲毫的雜音。

    奉天殿有些沉悶。

    在場的官員中,主修雜家的官員超過三百人,輔修雜家的官員超過千人。

    這是一個巨大的數字。

    若是慶國將這些人驅逐出雜家,主修的三百餘人運氣好只是文宮崩潰,變成普通人,若是運氣不好,當場死亡。

    至於那輔修雜家的官員,運氣最好也是文位下降,運氣不好甚至會禍及文膽,文位終生無法進步。

    相對於水殿對慶國禁水,逐出聖道的懲罰更加嚴重。

    當年驅趕柳山一黨的官員,許多經驗豐富的官吏都被調走,景國捉襟見肘,若不是方運攜大勝之勢壓下所有矛盾,景國必然會出大問題。

    現在,若是這些雜家官員被驅逐出雜家,那景國在未來幾年內將會深陷危機,僅僅維持各地官署運行都做不到,必然會出各種亂子,只有等過幾年後新的官吏熟悉后,國家才會趨於安定。

    這還不是最大的問題,如此多的官員被驅逐出雜家,景國的國力會一落千丈,國運必然會萎靡不振,其間若是爆發危機,景國難以承受。

    僅僅是把官員驅逐出雜家,本身不可怕,可怕的是,若景國真的沒有雜家在官署任職,那麼,雜家就可以對整個景國施行聖道鎮封。

    聖道鎮封的後果是,凡是任何涉及雜家聖道的力量,在景國都會寸步難行。

    官員無法理解政令,百姓無法遵從政令,國家的運作將會變得異常遲鈍,官員之間甚至連基本的溝通都難以保證。

    很多事聽起來匪夷所思,但在聖道鎮封之下,都會發生。

    這只是雜家的聖道鎮封,若是工家的聖道鎮封,機關都會莫名其妙生鏽,工人會莫名其妙誤操作,完全悖逆常理。

    歷史上,一些在亂世中建立的小國因為與蠻族交往過密,甚至重用一些有蠻族血統的蠻人,曾經遭受過全面的聖道鎮封。

    全面聖道鎮壓的後果非常之嚴重。

    所有孩子都學不會文字,所有人說話都含含糊糊,無法清晰表達自己的意思,所有人都特別容易生病,而且生病後極難治療,只要病情稍微嚴重,必然死亡。所有地方的莊稼都歉收,而且氣候紊亂,面臨各種嚴酷的天氣,許多人沒了廉恥,也不懂法律,經常會在光天化日之下進行各種形式的犯罪……

    全面聖道鎮壓下的地區,人族簡直如同妖蠻。

    即便僅僅是雜家的聖道鎮壓,也能讓景國的朝廷官署陷入半癱瘓狀態。

    所有官員都在思索雜家聖道鎮壓的嚴重性。

    過了數百息,太后的聲音從垂簾之後傳來。

    「應眾愛卿之請,哀家召開朝會,為何無人說話?」

    又過了好一會兒,吏部尚書黃宗裕輕嘆一聲,上前一步,走出重臣隊列。

    十國有一個不成文的規矩,吏部尚書由主修雜家之人擔任。

    黃宗裕以前是鴻臚寺卿,主修雜家,輔修縱橫家,原本負責外交,而在柳山倒台後,他直入吏部,成為吏部天官。

    「臣黃宗裕啟奏,雜家之事,還請國君、太后和諸位同僚慎重對待,萬萬不可輕視。」

    所有官員都看出黃宗裕的無奈。

    雜家針對誰,所有人都明明白白。

    只要方運妥協認錯,雜家必然會收手。

    但是,黃宗裕不能直說,他是雜家讀書人,但也是景國讀書人。

    太后輕嘆一聲,道:「哀家也已經知道,雜家之人已經陸續出發,不過和刑殿不同,他們從水路而來。第一批官員抵達象州,大概需要十天的時間。十天之內,我們需要討論出一個章程。」

    不用太後點出,所有人也都知道,雜家之所以沒有立刻派遣人抵達景國,不是為了節省才氣,也不是用不起飛頁空舟,而是給景國一個緩衝的時間,讓景國提出條件,然後大家坐下來談判。

    短暫的沉默之後,禮部尚書盛博源上前一步,道:「依微臣之見,我們首先要剖析雜家此次行為的意圖。微臣不才,願拋磚引玉。」

    「盛愛卿請講。」太后道。

    「這第一,目前宗家執雜家牛耳,而宗家在慶國,那麼,文信院和雜家的第一要務,便是解慶國之圍。慶國遭遇水殿禁水,又遭到工殿封鎖,對慶國造成莫大的損失,所以雜家必然首重此事。」

    「這第二,便是《定府條約》,條約重重,幾乎讓慶國喪權辱國,所以,雜家必然想要重修條約。微臣猜測,這兩條乃是雜家的底線,若是這兩件事不能談妥,其餘皆難以再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