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狄建泯振振有詞道:「方虛聖此言差矣!慶景兩族的確過去有所矛盾,但現如今人族陷入大危機,妖界全力入侵,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應該握手言和,而不是互相攻伐。這些年,慶國一直保持禮讓,明明在各方面都有優勢,最多也只是派一些年輕讀書人來我景國文比,激勵我景國人。反觀方虛聖您,屢次咄咄逼人,先是文斗一州,接著文戰一國,將本應該屬於景國的象州強奪回來,導致象州動蕩不安,前些天還有各家族反對朝廷政令。以我之見,此次只要我景國全面退讓,方虛聖辭官致仕,所有的問題便可迎刃而解。否則,一旦聖道鎮封,後果不堪設想。」

    「看似有道理,實則一派胡言!說吧,你是左相黨人,還是慶國安插的姦細。」張破岳毫不客氣道。

    狄建泯昂首道:「我是景國子民,但更是人族。本官站在全人族的角度全盤考慮問題,並非著眼一地一國,何錯之有?至於姦細之說,才是一派胡言。」

    景國眾官冷冷地看著狄建泯,無論他是左相餘孽還是慶國姦細,都是景國之敵,絕不能留此人。

    盛博源道:「老夫雖然認為此事要談判,但狄建泯這種全盤投降的論調,卻有投敵叛國之嫌,理當先將此人關押起來,待此事過後再嚴加審問。」

    許多人輕輕點頭,最後眾官望向太后。

    未等太后開口,那狄建泯突然道:「好一個鬼迷心竅的景國,好一個固步自封的朝廷,將來人族若引發內戰,導致族滅,必是爾等所為!你們,是人族的罪人!」

    狄建泯說完,周身才氣突然涌動。

    「不好……」

    許多人大叫,方運本能地調動官印和聖廟力量,要鎮封狄建泯。

    但終究遲了一步,就見狄建泯頭顱爆開,黃的白的紅的向四面八方飛濺,濃烈的血腥味在奉天殿中彌散。

    方運一碰官印,聖廟降下力量,瞬間清除污穢,並把狄建泯的屍體挪移到他處。

    奉天殿中陷入短暫的沉默。

    張破岳打破沉默道:「此人明顯與慶國勾結,自知妖言惑眾之後會被查處,所以畏罪自殺,理當嚴查!」

    方運道:「刑部即刻派人去圈禁狄家及其全族,待朝會之後再細查。」

    刑部官員領命,立刻利用官印發布命令,讓刑部人員出馬。

    突然,一個曹德安皺眉道:「諸位,狄建泯在臨死前,竟然把早就準備好的文章發布在論榜之上,現在已經引發事端。」

    眾人立刻手持官印去論榜查看。

    果然,最熱門的一篇文章正是狄建泯署名,《過景論》。

    題目仿照《過秦論》,內容與《過秦論》不同。

    文章先是列舉近些年方運或景國對慶國的攻擊,然後列舉慶國的行動,得出顯而易見的結論,自從人族陷入危機以來,慶國的手段越來越寬容,而景國的手段越來越激烈。所以,狄建泯認為,現在慶國與景國之爭,所有的過錯源自景國。

    隨後,文章又列舉方運曾經敵對國的勢力,得出第二個結論,方運似忠實奸,表面上帶領人族進步,但實際上殺害人族忠良,已經將人族帶入泥沼之中。

    最後,狄建泯得出第三個結論,只有除掉方運和景國,人族才能屹立不倒,因此在最後用死亡來號召大家反對方運,反對景國。

    這種方運過大於功的論調,在論榜上屢見不鮮,但是,以死明志卻是第一次,

    許多人開始批判狄建泯。

    也有人十分憤怒指責那些批判狄建泯的,認為人死為大,那些人應該閉嘴。但是,卻遭到堅決的回擊。

    「那些逆種死了之後,難不成也是人死為大,任何人都不準批判?你們侮辱人族先烈的時候,怎麼從來不想想人死為大?若是狄建泯這種人可以人死為大的話,景國那些因抗爭慶國而犧牲的義士又成了什麼?」

    朝堂的眾官匆匆看完那篇文章,便放下官印。

    輔相楊旭文道:「狄建泯不過是跳樑小丑,不足掛齒,諸位不要被他引偏,我們繼續商討如何應對雜家。老夫支持盛尚書之言,雜家的主要目的應該是解慶國之困,其次是不想落後景國,至於其他,並非重點。更何況,方虛聖乃是我景國支柱,誰都可以認錯,他絕不能認錯!」

    曹德安附和道:「其他方面可以談,但方虛聖是我們的底線。方虛聖為了景國出生入死,若是逼他認錯,我等也愧為景國人,不如各領一丈白綾弔死算了。」

    盛博源嘆息道:「僅僅雜家一家,還不足為懼,畢竟雜家雖然遍布各國,但未出亞聖,聖道不純,一直不算強勢。怕就怕,禮殿與雜家聯手,到了那時,其餘各殿不得不妥協,甚至可能難以護住景國甚至方虛聖。」

    眾人暗暗嘆氣,望向坐在武侯車上的方運。

    這時候的方運,依舊從容淡定,彷彿根本不知道這件事一般。

    太后道:「如此一來,諸位愛卿都同意與雜家和談?」

    奉天殿中竟然無人回答。

    因為誰也不願意承擔和談的責任。

    無論誰出面,和談都是極為棘手之事。

    若是開出的條件有利於雜家,則必然會被罵賣國。

    若是開出的條件雜家不滿意,導致和談失敗,那麼,必然要有人站出來承擔責任。

    過了數息,盛博源道:「依微臣之見,內閣應該效仿嚴打司,成立一個臨時和談司,由朝中大員擔任司正和副司正,決定此次談判,和談失敗不罰,成功則重賞。」

    張破岳冷笑道:「盛尚書如此熱心和談,我看不如盛尚書擔任臨時和談司的司正,主持此次和談,如何?」

    盛博源皺起眉頭,無奈道:「在下專註禮道,不善言辭,更不懂外交事務,並不適合主持此次和談。不過,偌大個景國真無人出面,老夫擔起這個重責也無不可!」

    一些人輕輕點頭,這盛博源雖然為了力保皇室有些愚忠,跟方運對立,但這番話說得也算有骨氣。

    曹德安道:「盛尚書的確不適合此次和談,既然是雜家之事,理當由雜家之人主持,由專修縱橫術之人輔佐。」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