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師好厲害……」

    小景君喃喃自語,露出一副雖不明但覺厲的樣子。

    盛博源眉頭緊皺,卻不再反駁,因為他回憶此次革新全程,雖然有些時候危如累卵,但方運都能安然度過,正如張破岳所言。

    「那……我等該如何應對此次妖界停戰?」蔡禾試探著問方運。

    方運答道:「我們不分出勝負,妖界不會出手。所以,我們無法應對。」

    「這不等於說,我們如果和雜家一直僵持,妖界就永遠不會攻擊?」於興舒問。

    方運道:「這當然不可能。妖界連續攻擊多年,正好趁此機會休養一番。或許,此次停戰只是借口,他們為接下來的攻勢準備什麼。更何況,兩界山雖然停戰,但其餘地方妖界不僅不會停手,反而會全面施壓。若我所料不錯,聖院大陸蠻族已經蠢蠢欲動,荒城古地和鎮獄海等地方會遭遇更多的攻擊。」

    「但無論怎樣,我們可以稍稍拖下去。」盛博源道。

    方運搖搖頭,道:「禮殿和雜家,不會讓我們繼續拖下去,必然會不斷針對我與景國。」

    楊旭文道:「方虛聖您多慮了,在現如今來說,聖院不會眼睜睜看著雜家與禮殿懲罰您,您對人族的意義已經難以估量。」

    曹德安輕嘆一聲,道:「雜家與禮殿自然無法直接懲罰方虛聖,但是,他們卻能逼得方虛聖認罰。這樣,聖院便無法阻止了。」

    眾官頓時瞭然,若是雜家與禮殿找到景國或方運在乎之人的把柄,要進行極重的懲罰,那麼極可能逼得方運主動受罰。

    盛博源皺眉道:「禮殿倒也罷了,他們不會做太下作的事。所以,我們應該要注意文信院,他們必然無所不用其極針對景國,逼方虛聖認罪。方虛聖,老夫有一事請教。」

    「但說無妨。」方運道。

    盛博源盯著方運,緩慢而有力地問:「若是雜家對景國降下聖道鎮封,攪亂景國政事,您是否認罰?」

    面對誅心之問,方運竟然沒有立即作答。

    曹德安呵斥道:「盛尚書,你的書都讀到狗肚子里了嗎?身為當朝尚書,豈能如此質問方虛聖?」

    盛博源硬挺著脖子道:「今日大朝會,本來就為討論雜家之事,本官所問有理有據,還請方虛聖回答。」

    「你……」曹德安頗為無奈。

    其餘方黨官員也不知如何回擊,因為盛博源有權也有理由詢問此事。

    聖道鎮封,是整件事情的關鍵。

    他們也想問清楚。

    過了許久,方運才緩緩道:「雜家引而未發,本相自然不能自亂陣腳。至於此事,無非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盛博源朗聲道:「方相的意思是,即便雜家降下聖道鎮封,導致景國大亂,你也不準備向雜家低頭換取景國平安?」

    「你認為,僅僅方某低頭,便可換取景國平安?你確定?」方運反問盛博源。

    盛博源強道:「但至少可以大大減少景國的損失。」

    方運卻突然露出難以捉摸的笑容,然後緩緩掃視奉天殿每一個官員,最後看著盛博源,道:「若盛尚書致仕,景國是否有人可代替?」

    盛博源坦然道:「老夫雖然頗為自負,但並非無可取代,我景國能人輩出,不差老夫一人。」

    「那麼,除本相之外,在場官員全部替換,景國是否會陷入危機?」方運又問。

    這句話,讓所有官員猜到方運的意圖。

    盛博源沒有立即回答,而是想了想,無奈道:「景國只會陷入短暫的混亂,不久之後便會恢復正常。」

    「那麼,本聖若未降生,今日景國當如何?」

    方運的聲音如同雷霆在奉天殿中炸開。

    盛博源只覺頭腦嗡嗡作響,一時間竟然不知道如何回答。

    所有官員陷入沉默。

    這是這些年景國官民經常討論的話題。

    一開始,這個問題的答案大都是即便沒有方運,也會出現張運李運,讓景國延續下去,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景國人的答案開始慢慢變化。

    到了今天,這個問題的答案趨向一致。

    若沒有方運,景國已經亡國。

    方運冷冷地看著盛博源,道:「你哪來的勇氣說,我一人所受之害,輕於一國所受之害!」

    強大的自信讓方運如同化為巨人,俯視文武百官。

    盛博源本想強辯,但嘴唇微動,連反駁的語氣都沒有。

    因為他的內心知道,方運現在對人族的價值,已經超過整個景國!

    景國滅了,方運或許可以復國,但方運沒了,景國甚至人族都不可能再出現一個。

    文武百官望著方運,發自肺腑地敬畏,普天之下,除了眾聖,也只有方運一人能說出此話。

    過了好一會兒,盛博源道:「方虛聖誤會本官的用意。本官的意思很明顯,若是雜家不動用聖道鎮封,我們便要力保您不受影響,若是雜家要動用聖道鎮封,我們也不能讓您受到半點傷害,但需要您假裝認錯道歉而已。您精通百家之術,完全可以使用城下之盟、兵不厭詐等一些手段規避,不會影響自身。拔一毛而利景國,想必方虛聖不會拒絕。」

    許多官員默默看著方運與盛博源,實際上,盛博源的話很中肯,也說出了大部分官員的心聲,他們是不希望方運認錯,但是,若因為聖道鎮封認錯,也不算什麼,沒必要硬抗。

    「不好意思,我方運至今學不會為別人的錯誤道歉!」方運做出了抉擇。

    盛博源怒道:「好!好!好!拔一毛而利景國,方運不為!老夫先前那般維護你,只要聖道鎮封不出,老夫甚至做好當你方虛聖走狗的準備,以全仁義。不曾想,你卻如此愛惜羽毛,一毛不拔,眼睜睜看著全景國陷入危機,眼睜睜看著那些對你掏心挖肺的景國雜家官員被一一鎮封!自此以後,本官與你恩斷義絕!」

    方運毫不客氣譏諷道:「我與你,從未有恩,亦未曾生義,何來恩斷義絕之說?你太瞧得起你自己了。」

    盛博源怒極反笑,道:「諸位同僚,你們看到了吧?明明身體受損,文宮難復,寧可苟延殘喘,也不為景國出力,如此自私自利,這才是方運的真面目!」

    「你,終於說出內心真正的想法。」方運盯著盛博源,雙目幽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