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怒道:「盛尚書,你三番五次在奉天殿違逆本相,當真以為本相奈何不得你?」

    「左相大人息怒,為景國計,下官只能冒犯,還望大人恕罪。此次和談,牽扯之廣、影響之大,實乃罕見,稍有不慎,便會讓景國陷入危機。左相閣若不參與,單單其他官署,獨木難支啊。」盛博源語氣中充滿了無奈。

    這下眾人全看出來了,盛博源這次真沒有為難方運的意思,是怕和談失敗,而左相閣都是能臣幹吏,若方運願意出力,和談成功的可能性更大。

    方運冷哼一聲,道:「本相近日身體欠安,除卻左相閣事務,再無精力處理其它!臨時和談司之事,本相絕不插手!」

    說完,方運竟然轉動武侯車,高速離開奉天殿,掀起一陣狂風,留下場的眾官風中凌亂。

    眾官看著方運的背影,一時間都愣住。

    經歷了之前方運翻雲覆雨的手段后,沒有誰認為方運真的只是因為遭遇反對而離開,都懷疑方運在玩什麼計謀,或許是欲擒故縱,或許是另有安排。

    只不過,大多數官員認為方運還是要妥協,面對雜家和禮殿兩尊龐然大物,方運的分量終究差了一些,若是他真能對抗雜家與禮殿,這種事根本不會發生。

    過了片刻,盛博源無奈道:「啟稟國君、太后,微臣還有一事要奏。」

    「說吧。」太后的語氣中充滿了疲憊。

    盛博源道:「除卻雜家之事,禮殿之事也不可不防。現在禮殿一直在雞蛋裡挑骨頭,還真讓他們挑到一些。如果不出意外,待雜家發力,禮殿也會同時出手。所以,臣請群臣獻策獻計,想出一個萬全之策應對禮殿。」

    張破岳也道:「那幫犟東西真讓本將頭疼,在軍中京城胡亂鬧騰,有些手段能對別人使,卻不能對禮殿之人用。不過,若是朝廷給予本將專斷之權,本將保證他們老實聽話。」

    許多官員直翻白眼,張破岳這種滾刀肉對付景國官員也就罷了,若是用臟手段對付聖院官員,必然會把天捅出個大窟窿,到時候全景國都得跟著倒霉。

    「算了算了,您大人有大量,別跟禮殿一般見識,給他們留點顏面。」

    「你歇著吧!」

    「將軍,您行行好吧。」

    「您是國之重器,一旦用出毀天滅地,豈能輕易示人!」

    相熟的兵家將軍們紛紛嘲諷,張破岳滿不在乎。

    盛博源也白了張破岳一眼,當作沒聽到他的話,道:「老夫希望方相還出面,請其他殿院牽制一下禮殿。」

    曹德安搖頭道:「不可。且不說這樣會加劇各殿院內鬥,過度內耗,單單讓其他各殿院出面,就是一個大難題。更何況,有些事,無論我們是否請求,各殿院該做的做,不該做的絕不會亂做。禮殿之事,只能順其自然。」

    盛博源不悅地道:「方運與一些人把禮殿引來,難道就這麼算了?」

    董文叢道:「那不如盛尚書前往禮殿,為景國解困,說不準禮殿閣老一高興,招你入禮殿,免去你兩頭為難。」

    眾官聽得明白,董文叢這是在諷刺盛博源想入禮殿,但看現在的局勢,以後怕是會被禮殿排斥,難以進入,所以想盡辦法緩和禮殿與景國的關係。

    「董文叢,金鑾殿上,豈可污衊朝廷命官?」盛博源怒不可遏。

    「進行和談,是景國集體的意志,方相雖是百官之首,也不能反對。內閣變法,也是景國集體的意志,成敗藉由所有官員承擔,現在認定方相有錯,是不是也在說革新的功勞都歸方相一人,朝堂之上袞袞諸公都是廢物?」董文叢反問。

    盛博源道:「你不要強詞奪理!我的意思很明顯,無論是應對和談還是禮殿,方虛聖都是最佳的人選,為國為民,能者多勞,有什麼錯嗎?」

    「我看,你是想活活累死方相!」董文叢道。

    「太后能為景國鞠躬盡瘁,拖著病軀處理政務,方運為何不可以?」盛博源質問。

    張破岳陰陽怪氣道:「太后,末將聽不下去了,『鞠躬盡瘁』後面接的是『死而後已』,盛尚書這是想要先累死您,再累死方運啊。我以前真沒看出來盛尚書有這麼大的野心,慢慢累死朝堂上所有人,他就能獨攬大權了。」

    盛博源差點氣吐血,喊冤道:「太后,您別聽張破岳胡說,微臣絕無此意。」

    太后無奈道:「罷了罷了,禮殿之事再議。其餘人退朝,內閣各相與參議留下,商討建立臨時和談司之事。」

    在沒有方運的情況下,景國的重臣們開始商討臨時和談司事宜。

    漫長的討論開始,景君在中途被送走睡覺,太后在大殿上陸續吃了三頓飯,事情才基本敲定。

    第二天,內閣從各官署調集人員,組成臨時和談司,開始為和談做準備。

    在臨時和談司全力準備的時候,左相閣照常運轉。

    嚴打司完成四階段的嚴打后,表面上準備撤走,但暗中卻已經開始第五階段的嚴打,複查各地,避免遺漏大案要案。

    景國原本一片欣欣向榮之相,但因為禮殿和雜家雙重施壓,各地皆出現雜音。

    各地已經開立鄉校,許多人都在鄉校之中討論時政,再加上有心人宣揚,導致景國百姓越來越懼怕禮殿和雜家。

    就在景國醞釀著風暴的時候,一個大消息出現。

    方運所居住的「泉園」,更名為「鐸園」。

    雖然鐸園可以有多種解釋,但很顯然,最正確的解釋便是,方運認為自己和孔子一樣,正手執鐸鈴,帶領景國前行,是景國的指路明燈。

    這種自比孔子的行為激怒了許多保守的讀書人,論榜之上再度掀起對方運的討伐攻訐。

    但是,方運充耳不聞,繼續做自己的事。

    這幾天方運施政重心是兩個字,交流。

    方運開始促進景國人跟各地交流,不僅要跟海族交流,還要跟血芒界交流,跟古妖族交流,跟異族交流,甚至跟奴直部落的蠻族交流。

    交流能杜絕族群走向封閉和落後,但也會引發很多問題。

    方運從一開始便為交流確定一個基本準則,那便是平等,並且在草案中明確指出,不能給予異國人超國民的待遇,禁止任何過度美化異國人的言行或宣傳,要求異國人應當首先尊重並遵循景國的文化傳統和風俗習慣,一旦發現違背基本準則,必當嚴查。

    草案還指出,任何給予異國人超國民待遇的行為,不僅在引狼入室,還否定了本國人世世代代的努力,是在摧毀族群自信心和自豪感,必將造成難以挽回的嚴重後果。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