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禮相閣還在籌備中,就讓禮殿開始疏遠雜家,打亂了雜家的計劃,遲遲沒有再懲罰景國官員,這讓景國人終於鬆了一口氣。

    但是,和以往的革新不同,禮相閣的設立招來了許多反對的聲音。

    法家的許多官員認為禮相閣的設立純粹多此一舉,若是出現禮相閣,那就意味著禮高於法,是在將法家這些年的努力付之一炬。。

    於是,法家官員不斷上書,認為應該設立一位法相,也應該成立法相閣。

    其他官員則基本退出這件事的討論,冷眼旁觀部分儒家人與法家讀書人開始爭權奪利。

    朝廷的內鬥是再正常不過的情況,絲毫沒有影響方運的深化革新。

    不過,由於之前的革新太過劇烈,景國經不起長時間巨大的變化,所以方運開始從小處著手。

    比如,編一些容易記的兒歌或口訣,用來讓百姓保持衛生,防止病蟲害,並且要求孩童必須背誦,這項舉措得到了醫家的高度認同,甚至醫家直接動用醫殿的力量,要求在各國推廣。

    沒過幾天,就有一些有孩子的官員對方運打趣道,之前那些孩子特別景仰方運先生,可自從必須背這些口訣后,他們覺得方運先生變壞了。

    方運付之一笑,這些孩子們並不懂得這些事情的重要性,等他們長大了,便會明白移風易俗的作用何等重要,說是救了他們的命都不過分。

    對於這些不影響權力分配的小事,朝廷各方都對方運展現出高度的容忍,即便認為方運在吹毛求疵多此一舉,也懶得計較,就當是哄著方運高興。

    方運也很滿意那些官員的態度,繼續開始對景國進行各種看似微不足道的革新。

    這些革新,至少要十年後才會初見成效,而且在以後會變得很平常,人人都知道,甚至沒人會認為這是方運的功勞,但是方運並不在意。

    方運擔任寧安縣令,擔任兩州總督,擔任左相,都不是為了當官。

    和談司跟雜家的和談還在進行,雙方終於開始敲定一些細節,但對雙方來說都是微不足道,比如減少慶國的賠款,比如開放一部分水域,比如提高慶國一些資源的價格……

    禮相閣的設立,進行了兩次票決。

    一次是由高官組成的內閣參議投票,贊同的票不足三分之二。

    第二次內閣投票加入了中低級官員組成的內閣學士,支持者依舊沒有超過三分之二。

    因此,禮相閣暫時擱淺。

    這種行為成為雜家的借口,禮殿的態度沒有明顯的變化,但是,雜家卻好像吃了定心丸一樣,突然開始連續發布懲戒令,而且完全針對象州、江州和密州輔修雜家的官員。

    這些人都明確刻著方黨的烙印。

    僅僅三天的時間,一共二十三位輔修雜家的官員被逐出雜家,輕者文膽蒙塵,重者吐血昏迷,好在所有人都有了心理準備,再加上只是輔修,沒有出現文膽碎裂的情況,但也因此文宮有損,除非在聖道上有意外的突破,否則此生文位再也無法寸進。

    論榜之上,慶國人開始嘲諷方運。

    「這就叫惡有惡報!當年我大批慶國官員在岳陽樓下文膽蒙塵之時,你們景國人說過什麼?」

    「方虛聖真是大公無私啊,自己的下屬都這樣了,還死鴨子嘴硬,就是不認錯。」

    「風水輪流轉,一切還未蓋棺定論,慶國人不要高興太早。另外,誰有內幕消息,雜家準備與方運撕破臉皮嗎?」

    「我聽說了,接下來,雜家開始每天驅逐一批景國官員,直到把景國有品級的輔修官員全部驅逐出雜家,甚至可能驅逐景國所有輔修雜家的讀書人!最後,可能降下聖道鎮封。」

    「真沒想到,雜家竟然敢這麼做。」

    「方虛聖也是真硬氣,面對雜家竟然始終不低頭。」

    「可惜了。以方虛聖的天賦,就算什麼也不做,不用多少年,也能封聖,但他身受重傷,很可能聖道無望。否則的話,雜家哪敢如此對他。」

    「此事,誰也說不好,但據說已經涉及到聖道之爭,雜家似乎也是無奈之下才如此做。」

    論榜上議論紛紛,景國則人心惶惶。

    在連續驅逐官員十日後,雜家再次宣布,只要雜家讀書人離開景國,便永遠不會被逐出雜家。

    這個公告看似只是在製造恐慌,讓雜家讀書人遠離景國,但是,卻隱藏一個極為恐怖的信息。

    因為,按照現在的事態,雜家應該只是阻止讀書人擔任景國官員,但現在則暗示整個景國範圍內都非常危險,這就是在釋放一個隱晦的訊號。

    雜家可能使用聖道鎮封!

    景國數不清的雜家讀書人徹底慌了。

    與此同時,慶國發布公告,願意接收在景國的雜家讀書人,並且一切待遇等同慶國公民,若是願意徹底棄暗投明,則會特別優待。

    慶國的公告如同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景國的雜家讀書人開始崩盤。

    當天,大量的七品以下的基層雜家官吏辭官,不僅有主修雜家的官員,還包括輔修雜家的官員。

    僅僅一天之內,數量超過三千!

    接著,中高層的雜家官員也開始陸續辭官。

    這一次,內閣竟然沒有任何反制措施。

    因為,現在景國已經無力阻攔。

    內閣的不作為,加劇了雜家讀書人的恐慌,於是連續幾日,長江北岸出現壯觀的一幕,大量的雜家讀書人拖家帶口乘船前往慶國。

    以至於一些碼頭的客船根本不夠用,一些較大的漁船都被用來載客。

    景國的官員們開始上書,請求阻止雜家讀書人外流,否則用不了多久,景國官署就會因為官員不足而無法正常運行。

    但是,內閣始終不為所動。

    就在連沒有官職的雜家讀書人也開始外逃的時候,內閣終於頒發了一條政令。

    這條政令一經宣布,景國上空立刻有冥冥偉力震蕩。

    政令宣布,景國開始試行吏員考試,進行大範圍吏員的選拔,通過吏員選拔的讀書人,都可以正常獲得晉陞,若是德才兼備,官位過高而文位不足,則可賜予在景國有效的官文位。

    從此以後,除了進士或更高文位的讀書人可以免試為官,只有通過吏員考試的讀書人,才有資格在景國擔任官吏。

    政令還有附加的細則,從此以後,景國以才取士、以能任官,只要是讀書人,最高可擔任左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