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內閣同時還宣布,十天後,景國各縣、各府、各州及京城,都會舉辦一場近似科舉的全國性統一吏員考試。

    由於是試行,以後的吏員考試將會慢慢改進。

    吏員考試分為三場考試。

    第一場考試有兩份試卷。

    第一份試卷主要考行政知識,比如對治安、官吏、法律、百姓等等進行考察,試卷有選擇、填空、簡述等考試形式。

    第二份試卷則是能力測試,主要考察一個人的判斷、推理、理解、分析、算術等綜合性水平。

    第二場考試,則是根據所報考的職位獲得不同的試卷。

    第二場考試也有兩份試卷。

    第一份試卷是細分各家試卷,職位涉及到哪一家,則答哪一家的試卷。

    第二份試卷是單科試卷,想要擔任什麼職位,就答什麼職位試卷。

    第三場考試只考一項,申論。

    考試結束后,進行為期三天的閱卷,第四天宣布成績,每份試卷是百分制,總分是五百分。根據最終的分數錄取吏員。

    此次吏員考試,不限身份,不限文位,即便身體有一定缺陷或疾病,只要能夠正常參與官署工作,只要分數達到,便可被錄取。

    除此之外,還列出了許多細節。

    由於是試行考試,準備有些倉促,此次的吏員考試,完全由方運一人出題,經由內閣參議審閱並確定,主考官也是方運。

    考試期間,方運會動用景國聖廟力量,親自監考,同時會邀請聖院相關殿閣進行巡察。

    待此次考試完畢,方運會聯合眾官編寫相關的指導性書籍,作為明年吏員考試的內容。

    這個消息一出,舉世嘩然。

    之前論榜上主要討論雜家與景國之事,而現在,清一色討論吏員考試。

    大部分人詢問吏員考試的意義和目的,因為實在前所未有。

    但是,也有人看出用意。

    「方運的野心真大啊,他這是要組建自己的小聖院!」

    「這簡直就是另一個科舉!」

    「聖院有人族科舉,景國有吏員科舉,厲害,厲害!」

    「方虛聖真是作踐讀書人,如果只有那些有品級的官位招人也就罷了,那些沒有品級的皂隸賤業憑什麼讓讀書人去擔任?」

    不過,也有人有不同的看法。

    「說方虛聖野心大的,簡直卑鄙。此次吏員考試,明顯是被雜家逼的!」

    「若不是雜家突然驅逐景國官員,導致景國無官吏可用,景國何至於如此?不模仿科舉選拔,難道要用落後的察舉制?」

    「有些人簡直卑劣至極,明明是方虛聖被逼的走投無路,卻故意栽贓方虛聖挑戰聖院,用心之歹毒,猶如逆種!簡直是歷史重演!」

    「景國公文中明說,以後的吏員地位將會陸續提高,許多吏員不再是賤業,而是有身份的人。」

    除此之外,一些明眼人紛紛稱讚,一些人甚至想要去景國參加考試。

    「方虛聖果然厲害,真是厲害啊!不要說景國,十國各地的吏員選拔都非常有問題,具體我不便說,大家都知道,有些官衙簡直成了藏污納垢的地方。現在好了,完全公開選拔,真正的天下清明!」

    「別說現在讀書人那麼多,以前讀書人少的時候,一些地方的童生秀才想到衙門任職都做不到,因為衙門的職位都被當地豪強把持,沒有點勢力,怎麼進衙門?」

    「方虛聖高明啊。以前讀書人不多,這種吏員考試沒人會去,因為許多讀書人自命清高,不願意當那些普通吏員,現在讀書人那麼多,不可能個個當官,當吏員是很好的選擇。」

    「雜家驅逐官吏,釜底抽薪,哪知道方虛聖竟然反釜底抽薪。現在朝廷還有些混亂,但等吏員考試結束,待新的吏員知道如何做事,那景國必然會很快安定下來。」

    「先是設立議政院,后從讀書人中選吏員,徹底消除讀書人過多帶來的隱患。方運之能,不可估量。」

    同時,有人發現了危機。

    「這次吏員考試,恐怕會引發一些禍事啊。此事未經東聖閣批准,幾乎是在奪聖院的權,聖院不會不管。」

    「我有種感覺,此次吏員考試,要麼會讓雜家與方虛聖握手言和,要麼會徹底對立!雜家經歷革新后,一直想控制所有官吏,一旦順利完成,則雜家極可能晉陞為殿,聖道獲得極大拓展。現在方運突然創造這吏員考試,明明是雜家急需,若能融入雜家,必然會大大擴展雜家聖道。但是,方虛聖與雜家的關係太過微妙……」

    隨著論榜之上的議論紛紛增多,許多事都被分析出來,眾人這才發現,這個吏員考試的影響和意義,恐怕會超過之前方運的所有變法和革新。

    因為,慶國的一位雜家大學士批判方運的內容,點醒了眾人。

    那位大學士憤怒地指出,方運是想自建雜家!

    眾人這才明白,所謂的吏員考試,就是方運繞過雜家,選拔一批受自己影響的官吏。

    之前的讀書人之所以主修或選修雜家聖道,就是想在仕途之上更加順利,進入雜家有官,當是雜家吸引讀書人的口號。

    現在,方運宣布,不需要學習雜家的東西,只要學習他方運指定的東西,在景國就有官當,而且能越當越大。

    雜家絕不可能允許童生擔任相位,但方運允許!

    現在,方運雖然還不至於刨雜家的根,但已經在挖雜家的牆角。

    許多人不相信方運真的自建雜家,因為這不僅會與雜家徹底撕破臉皮,進行最殘酷的聖道之爭,還要面對宗聖的憤怒。

    實際上,人族明確規定,聖不阻道。

    半聖不會參與半聖之下的聖道之爭,但是,一位半聖若是生氣,僅僅是內心的反感,就會影響一個人的方方面面,必然會讓一個人處處倒霉,做什麼事都會不順利,甚至會意外死亡。

    半聖若是厭惡一個人,天地都會排斥他。

    眾聖罔極。

    所以,每次方運遇到危險,都會有讀書人猜是方運惹到一尊聖位。

    正是因為徹底激怒雜家和宗聖的代價太大,幾乎所有人一致認為,方運是利用此次吏員考試作為籌碼,逼雜家議和。

    這吏員考試太過重要,既然是方運獨創,方運若不同意將其納入雜家,雜家就算強行進行吏員考試,也對雜家聖道無用。

    方運一直儒家人,這吏員考試一旦施行,會增強儒家聖道,雜家若是強搶,等於從儒家虎口奪食,等於逼著儒家保護景國與方運。

    得到這個結果,各國讀書人又輕鬆起來,這意味著方運與景國脫離危險,人族會很快恢復平靜,不再內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