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或許是胃口大開的關係,雙方的關係出奇地緩和了許多,開始談天說地,甚至相互恭維,隻字不提雜家與景國之爭。

    雙方發現,在許多地方,雙方的立場都是一致,關係更加貼近。

    雙方從早上聊到午間,瓜果吃飽,開始上糕點。

    和上午一樣,許多糕點也是前所未聞,景國人主動介紹,說這些都是方運發明和愛吃的。

    雜家一眾官員這才想起自己來這裡的目的。

    但是,方運不來,他們也不好強行發作,只能耐著性子聽景國官員介紹糕點,一邊聽介紹一邊吃。

    沒想到,這些糕點和那些瓜果一樣,除了少數幾樣吃不太慣,大都非常喜歡。

    結果,雜家官員心安理得開始品嘗美食,又開始談天論地,忘了方運。

    直到晚飯時間,景國官員詢問雜家官員想要吃什麼,他們才因此面色微變,不做回答。

    眼看氣氛出現問題,曹德安輕咳一聲,道:「諸位莫急,方虛聖剛剛傳書,說一刻鐘內必然趕到。」

    雜家眾官這才緩和表情,靜靜等待。

    過了數百息,一陣奇特的臭味傳進會議室。

    雜家官員面露疑惑之色,尋找臭味的源頭,但始終找不到,可又不好詢問,只能沉默不語。

    景國的眾官卻露出兩種反應,一些官員聞之變色,急忙掩鼻,還有一些官員則雙目發亮,用力嗅著那氣味,好像聞到美味一般。

    突然,會議室的大門大開,武侯車上的方運緩緩駛來。

    就見方運坐在正中,左側的狐璃雙手托著一個大盤子,上面擺放著一個個黃色的奇特之物,形如桔子瓣,但卻大若紅薯,十分飽滿,散發著濃烈的怪味。

    方運以才氣攝取,張口大吃,露出滿意之色,偶爾會吐出褐色的籽。

    連吃三瓣奇特之物,方運已經抵達景國官員的中間,隨後微笑道:「諸位,不好意思,方某抱病在身,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前來,還望諸位多多海涵。我所吃之物乃是血芒界的一種藥物,學名榴槤,別名貓山王,對我大有裨益,只是味道奇特。」

    一些官員懷疑這就是臭刺果,但表面沒有刺,與景國官員描述不符,也就沒有質問。

    景國官員則有數人直翻白眼,暗道方運真是不把雜家人放在眼裡。

    洪茂山沒想到此物竟然散發如此臭味,頓覺胃裡翻江倒海,又怕不禮貌,沒有用才氣隔絕氣味,最後實在忍不住,生怕當場嘔吐,這才外放才氣在鼻外,擋住臭味。

    即便如此,洪茂山也依舊覺得那臭味環繞在自己身體周圍,明明已經聞不到,可總是能感覺得到,甚是奇特,遠勝臭豆腐臭鱖魚等物。

    洪茂山強顏歡笑,道:「方虛聖身有病傷,自然要隨時吃藥,不要在意我們。那麼,現在可以開始和談了嗎?」

    方運點頭道:「當然當然,你們先說,我吃點榴槤壓一壓病魔。」

    一些景國官員想笑又不敢笑,憋得很苦。

    於是,雙方開始正式談判。

    在聖院的談判,是景國官員主動降低姿態,希望雜家可以放人一馬。

    現在,雙方形勢逆轉。

    洪茂山緩緩道:「老夫身負雜家與聖院重任,希望雙方以最友善的態度結束對立,即便貴方整整拖延了十天,我們依舊本著和平共處、互利互惠的原則,主動和談。為了節省時間,也為了表達我們雜家的誠意,老夫先劃出我方的底線。」

    其餘雜家官員焦急地看著洪茂山,都想阻止他。

    洪茂山繼續道:「我們的底線就是,希望景國將吏員考試交由我雜家主持!由我雜家擔任主考官。」

    那些雜家官員這才鬆了口氣,就算不用洪茂山說,其餘景國官員也知道。

    「荒唐!」曹德安勃然變色。

    其餘景國官員也好像完全沒有準備,個個大怒。

    盛博源之前在朝堂上與方運針鋒相對,但現在卻同樣怒不可遏。

    方運一邊吃榴槤一邊暗嘆,這幫老官場油條們演技真厲害,遠遠超過那些戲子。

    洪茂山絲毫不被景國官員的態度影響,道:「若是貴方願意讓出吏員考試,我雜家不僅會放棄之前所有的條件,甚至願意全力相助景國,必要時刻,可以幫解決一切禍患!」

    洪茂山的話讓所有景國官員一驚,「禍患」二字,大不簡單。

    方運道:「景國的禍患,除了妖蠻,就是慶國。你們沒辦法解決妖蠻,看來就只能解決慶國了。」

    洪茂山微笑道:「慶國不是禍患,慶國愚昧的執掌者才是禍患。」

    景國官員恍然大悟,雜家這是準備把慶君賣了,而且賣得如此乾脆。

    看到景國官員的反應,洪茂山很滿意,道:「老夫一上來就拿出我方的底線,已經體現了最大的誠意,若是貴方依舊不肯,那便是毫無談判之意。」

    說到最後,洪茂山臉上閃過一抹厲色,旋即消失。

    一些景國官員輕輕點頭,洪茂山能說出前面的那番話,的確是誠意十足,不過似乎有些被拖怕了,生怕景國再繼續拖下去,所以乾脆開門見山。

    面對如此大事,景國官員無一人敢開口,全都望向還在吃榴槤的方運。

    方運卻對眾人視若無睹,不緊不慢又吃完一瓣榴槤,才拿出一瓣榴槤遞向洪茂山,道:「榴槤包治百病,來一口?」

    洪茂山胃中再度翻江倒海,忙道:「不了不了,老夫身體康健,這等神葯還是留給方虛聖自己吃吧。」

    「那我就不客氣了。」方運說完竟然又自顧自吃完。

    其餘慶國官員知道方運在故意折騰人,也不惱怒,只是暗道以後一定要報復景國。

    吃完之後,方運看了看狐璃的盤子,還剩五瓣,頗有不舍之意。

    方虛聖移開目光,掃視雜家所有官員,神色恢復正常。

    「本相願意將吏員考試贈與雜家。」方運的聲音無比誠懇。

    沉穩如洪茂山也未能抑制住臉上的喜色。

    但是,方運隨後道:「這一切都是有條件的。」

    「願聞其詳。」洪茂山道。

    方運緩緩道:「第一,割讓慶國五州之地。」

    「你……」一眾雜家官員勃然色變,洪茂山手扶長桌,雙目圓睜。

    方運不緊不慢繼續道:「第二,慶君自裁。第三,雜家永久放棄一切與景國和我對立的行為。第四,處決所有潛伏在我景國的慶國姦細,包括柳山。第五,慶國新君留在我景國十年。第六,宗聖護我景國十年不滅……」

    「夠了!」洪茂山猛地一拍桌子站起,如同憤怒的巨獸,直視方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