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雜家的官員無比憤怒,慶國的官員則驚疑不定,也有一些人心中怒火升騰。

    和談司在聖院忍辱負重,現在好不容易拖到對景國有利,本來可以讓景國擺脫劫難,可方運卻開出連景國人都無法接受的條件。

    方運這種行徑,根本不像是討價還價,甚至連漫天要價都算不上,而是在故意攪亂談判。

    「沒想到,老夫在景國苦熬十天,等來的卻是這種結果!這便是你們景國的誠意?」洪茂山怒喝道。

    景國眾官員臉上火辣辣的,盛博源輕咳一聲,道:「方虛聖,您這漫天要價太過,先歇一歇。至於洪大人,這只是方虛聖開的玩笑,不要說你們,連我們都不會同意。我看,此事應該重新商定。」

    「既然盛大人當我的話在開玩笑,那你們先談吧,我回左相閣治病去。」方運說完,帶著狐璃離開。

    留下一屋子的榴槤味兒。

    洪茂山很想就此離去,但終究在心中暗嘆一聲,緩緩坐下。

    雜家一名官員道:「景國諸位,這就是貴方的誠意?」

    盛博源苦笑道:「諸位誤會了,這應該是方虛聖一人的看法,與我們和談司和景國的條件還是有一定的差別。既然方虛聖放權給我們,那我們雙方先談判。」

    「我們談判完畢,景國便會立即執行?」

    盛博源露出為難之色,道:「當然需要經過全內閣同意。」

    「我聽聞,內閣各相對景國政務皆有否決權?」洪茂山問。

    盛博源無奈道:「的確如此,不過,這種情況很少見。我們還是先談判,總比干坐著好,諸位覺得呢?」

    洪茂山沒有說話,而是用官印與其他幾個重要的雜家官員暗中商討,過了好一會兒,洪茂山才道:「那我們正式開始商談。」

    現場的氣氛極為壓抑,雙方竟沒人開口。

    僵持了許久,盛博源輕嘆一聲,道:「既然茂山先生主動說出底線,那我們也說一說。我們和談司的底線並不高,只是想讓景國持續發展,為人族做貢獻,不被任何外力打斷。談判這種事,雖然要錙銖必較,也應當互敬互讓,畢竟我們都是人族。我也認為,之前方虛聖對慶國的打壓太過分了。」

    雜家官員表情慢慢緩和。

    但是,一些景國官員的面色卻變得陰沉起來,包括幾位跟慶國打過仗的將軍。

    盛博源繼續道:「我們都為人族,若是真拼個兩敗俱傷,便等於便宜了妖蠻。所以,在賠款方面,我們景國退讓一步,少收一億兩白銀,至於收購貴國資源的價格,也應當高於成本,只是為了安撫景國子民,還是要低於市價。」

    洪茂山感慨道:「盛尚書才是人族棟樑啊。」

    得到大儒的稱讚,盛博源面帶微笑,渾身舒暢。

    景國官員則各有所思,有的與有榮焉,有的冷眼旁觀,還有的面無表情。

    盛博源道:「這些,都是小事……」

    於興舒冷笑道:「國家利益,百姓利益,到了盛尚書嘴裡,怎麼就成了小事?」

    眾人愕然,沒想到景國官員竟然在談判桌上突然爭執。

    盛博源滿面通紅,又羞又惱,道:「兩國談判,你為何挑起內訌?」

    「你既然知道是兩國談判,為何不固守我景國利益?方虛聖說了無數遍的國家利益!國家利益!你可曾記住半個字?你若是想當大公無私的聖人,拿你自己的家產出來,少拿我們國人的利益來滿足你偽裝成聖人的嘴臉!口口聲聲說互利互惠,你互利了,慶國雜家願意嗎?還不是繼續背後捅刀子?你以為景國是憑什麼強大的起來的?是在方虛聖的帶領下,千千萬萬景國人留著血與汗,站在無數犧牲的先賢屍骨上,努力強大起來的!不是靠你嘴上吹什麼互利互惠,也不是靠出賣國人利益!這次雜家為什麼主動求和?是為了互利互惠嗎?不,是因為我們有強大的力量,他們不得不低頭!內殘外忍!」

    於興舒罵完,起身走出會議室,幾個兵家將軍也跟著離開。

    「軍人干政,誤國誤民!」盛博源大罵。

    會議室里陷入短暫的寂靜,只有盛博源的喘氣聲。

    過了好一會兒,盛博源控制自己的表情,道:「諸位雜家的友人不要在意之前那些人的話,我一定會頂住壓力,完成此次和談。繼續吧。讓慶君自裁未免太過,若是慶君能退位,再好不過。如此一來,景國各地官民怨氣便會消散了大半。待慶君退位,我會想辦法推動水殿開水禁,水禁的存在,受害的終究是慶國的普通百姓。」

    「盛先生是明理之人,老夫代慶國百姓謝過您的大恩。」洪茂山道。

    盛博源面露喜色,道:「您客氣了。不過,有些事退讓,有些事不能退讓。若是我國願意交出吏員考試,那從此以後,慶國不能攻擊我國,而雜家不僅不能逐出我國讀書人,更不能使用聖道鎮封等所有害景國的手段。」

    洪茂山苦笑道:「老夫實話實說,你開的條件,我們雜家也曾商討過,至今沒有定論。不過,你放心,我會儘快說服其餘雜家大儒,盡量保證雜家永遠不會對景國出手。」

    就在這時,曹德安道:「不知宗聖能否護我景國十年平安。」

    盛博源微微皺眉,似是不滿意曹德安突然發問,影響他的計劃。

    洪茂山無奈道:「你們也太瞧得起老夫了,莫說我,即便是宗家家主,都無法影響宗聖的意志。這件事,完全由不得我們,宗聖想幫便幫,不想幫便不幫。更何況,歷代也沒有出現過這種事。」

    「十國歷史上未出現,但十國之前曾經出現。」曹德安道。

    洪茂山想了想,道:「這樣吧,我們會把你們的條件轉交給東聖閣,最後宗聖意願如何,便不是我等能左右得了的。」

    「好,請洪老傳書給東聖閣。宗聖化身就在東聖閣內,無論允與不允,都會很快答覆。」曹德安道。

    洪茂山面露難色,道:「東聖陛下日理萬機,怕是難以立刻答覆。」

    「那我們就等他答覆后再繼續和談。」曹德安堅決道。

    雜家眾官員極為不悅。

    「曹相,你要面對的是半聖,不是什麼虛聖,豈能如此無禮?」

    「那裡是東聖閣,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可以去的地方!」

    「你們景國可以為難我們,但若是想謀算宗聖,小心多行不義必自斃!」

    曹德安冷哼一聲,道:「東聖閣不答覆,老夫不和談!來人,換果盤。」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