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於是,侍從撤掉曹德安面前的果盤,換了新的,曹德安當眾吃起來。

    盛博源低聲勸道:「曹大人,我們不應意氣用事。宗聖非是常人,豈能逼他參與和談?」

    「吏員考試有益於雜家聖道,也必然能大大增強宗聖,請宗聖庇護,理所當然。更何況,我等同為人族,宗聖庇護不是理所應當嗎?」曹德安反問。

    盛博源道:「為什麼宗聖不能庇護景國,你我心知肚明,說這些冠冕堂皇的話騙不了誰。若再僵持下去,對和談極為不利。」

    「那麼,快速和談完,對景國就在有利了?」曹德安說完不理會盛博源。

    盛博源無奈向洪茂山致歉道:「洪老,您也看到了,在下實在無法說服曹相。」

    「罷了,老夫這就傳書給東聖閣。」

    洪茂山立刻手持官印傳書,傳書完畢后,道:「我已經傳書給甘雨老弟,他說一定會給我答覆。」

    盛博源讚歎道:「多謝洪老仗義相助,和您的胸懷比起來,我們一些景國人實在沒有君子之風,我代他們向您道歉。」

    「客氣了,老夫只是想化解兩家之恨,自然要盡心儘力。老夫不怕你們景國要的條件高,只怕啊,有人並不想和談。」洪茂山微笑著看著盛博源。

    盛博源昂首道:「洪老您放心,只要雜家誠心和談,那在下保證和談必然順利。景國任何人敢阻撓和談,在下必當與其全力抗爭,讓天下人看清那人的嘴臉!」

    「有盛尚書這句話,老夫就放心了。聽說景國想要設立禮相,我看,盛尚書是唯一的人選。」洪茂山道。

    盛博源卻搖搖頭,道:「若真能設立禮相閣,無論盛某是否擔任禮相,都無所謂。但是,怕就怕某些人利欲熏心,利用禮相之名,瞞天過海,欺詐禮殿,實乃罪不可恕!」

    在場的一些官員詫異地望著盛博源。

    設立禮相閣是方運提起,盛博源這話明顯在影射方運。就算方運真是欺騙禮殿,那也是為了景國,景國的尚書卻因此指責方運,無論如何都說不過去。

    這意味著,在盛博源眼裡,聖院和禮殿更重要,至於景國如何,景國人如何,都是其次。

    曹德安介面道:「盛尚書,您留在景國,真是屈才。我看不如這樣吧,我聯合景國眾官,保舉您入聖院,或許用不了多久,您就能晉陞大儒,成為禮殿閣老。」

    盛博源卻正色道:「景國未定,盛某豈敢離開?此事休要再提。」

    一些官員眼中流露出不屑之色,盛博源想景國強大是真,但是,他只會用禮殿或禮教的方式來做事,而禮教最多只能輔助朝政,若是禮殿徹底接管景國,則景國必然會快速衰落。

    人族讀書人早有共識,寧可讓雜家讀書人把持朝政,也不能讓禮殿之人控制一國。

    東聖閣遲遲沒有回復,雙方就坐在會議室,也不再交談,大都手持官印翻閱論榜。

    很快,一個雜家官員怒道:「你們景國人真卑鄙!」

    「說話要講證據!」

    「你們自己看,論榜上竟然有人在說,雜家竟然想要以逼慶君自裁為代價,換取景國的吏員考試!」

    雙方一聽,各有所思。

    雜家官員又驚又怒,景國這方面的官員,除了盛博源等少數人,都在暗贊外泄消息之人,簡直神來之筆。

    雜家雖然不想逼死慶君,但逼慶君退位是真的,無論怎樣,慶君一旦得到這個消息,必然會防備雜家,導致雜家與皇室之間出現裂痕。

    各國對這件事議論紛紛,大部分人竟然都相信雜家能做出這種事,因為和吏員考試這種能增強聖道的大事比起來,別說死一個慶君,就算慶君連死三代,在雜家眼裡都無足輕重。

    又過了一個時辰,東聖閣沒有答覆,眾人只要繼續等。

    沒等來東聖閣的信息,卻得到慶國京城的一些消息。

    慶君竟然連續發布多道聖旨,把京城內外的將領進行了大調整,全部換上與雜家毫無關係之人。

    而且,慶君連續召見慶國兵家、儒家、工家等等各家官員。

    唯獨沒有召見雜家官員。

    慶國官場的氣氛變得詭異起來。

    洪茂山等雜家官員得知消息后,一致認為,這是方運的陰謀,可是,這種事又沒辦法立刻解決,他們只能把心思繼續放在談判桌上。

    到了深夜,東聖閣才答覆。

    洪茂山看完宗甘雨的傳書,無奈地對道:「諸位,東聖閣的人已經把文書遞入宗聖書房,結果宗聖沒有批示那張文書。東聖閣的意思是,這說明宗聖沒有同意。」

    曹德安立刻起身,道:「若不能護佑景國,吏員考試為何要送歸雜家?」說完轉身邊走。

    一些官員跟著曹德安向外走。

    和談司的人不足四分之三。

    盛博源心中無比憤怒,他原本以為景國會上下一心,徹底解決雜家的威脅,但是根據今天的事情可以判斷出,方運根本就不想和談,而那些跟方運走得近的官員,竟然也找借口離開,明顯在阻撓和談。

    曹德安即將走出會議室大門的時候,盛博源高聲道:「曹相,您想眼睜睜看著景國官道混亂,聖道鎮封降臨國土嗎?為了景國,犧牲吏員考試,是我們最好的選擇!」

    「這是最好的選擇,但卻不是正確的選擇。」曹德安一邊說著,一邊離開。

    「那你告訴我什麼才是出正確的選擇!」盛博源怒吼。

    「你眼裡沒有景國,沒有百姓,自然不懂。你若是有機會走上街頭田間,問問他們,你便會知道,誰才是正確的選擇。」曹德安的聲音消失在拐角處。

    「方運舉世無雙,但並非絕對正確!他能讓景國蓬勃發展,但也是他,讓景國陷入困境!你們,怎麼就不懂!我們需要的是忍讓,不是四處樹敵!你們以為,我盛博源願意背這個罵名嗎?街頭田間的泥腿子懂什麼?他們只知道誇對自己好的,罵對自己不好的,他們懂什麼!」

    「景國人站了起來,但您和一些官員的膝蓋還是軟的!」

    負責商談工家技術的工部侍郎說完,也隨之離開。

    過了許久,洪茂山看著發獃的盛博源,道:「我們是否以後再談?」

    盛博源卻咬著牙道:「我們就在兩天內談妥條件,到時候,他們同意便罷,若是不同意,就別怪盛某了!」

    兩天一過,和談結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