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和談司宣布和談結束的第二天,景國再次召開大朝會。

    眾官齊聚奉天殿。

    景國歷史上任何一個時期,都沒像現在這樣,在一年內如此頻繁召開大朝會。

    禮樂完畢,盛博源上前一步,道:「啟稟君上、太后,微臣不辱使命,終於與雜家特使完成和談,只要君上玉璽加蓋、頒布聖旨,則雙方自然締結契約。至於合約內容,在朝會前,已經發送給殿中諸官。」

    太后輕輕點頭,道:「辛苦盛愛卿了。諸位愛卿有何看法?若無人反對,和談便可結束。」

    鴻臚寺已經正式改名為外事部,外事部尚書於興舒上前一步,道:「微臣於興舒,反對此次和談中的大部分內容。」

    文武百官望向於興舒,他們無論內心想什麼,臉上都是面無表情,遠遠望去,像是一個個雕塑,毫無人味。

    於興舒乃是外事部尚書,在對外和談方面,話語權並不下於禮部。

    「不知於愛卿有何見解?」太后的語氣非常溫和。

    「微臣以為,其中許多條約明明雜家並不在意,本來可以更有益於我景國,但盛博源為了取悅雜家,或別有目的,將景國與百姓的利益拱手相讓,實乃有賣國之嫌!」

    盛博源怒道:「荒唐!老夫之所以讓出部分輕微利益,並非是賣國,而是為了人族大局,若非如此,雜家絕不會放棄聖道鎮封。若是只想著蠅頭小利,豈會知曉家國大利?我們讓出一點點小利,不僅是讓慶國看,也是在讓其他各國看,讓各國知道我們景國是一個禮儀之邦,是一個友愛和睦的國度,在以後,各國會更加敬重我等,更願意與我景國合作。」

    於興舒冷笑道:「景國的每一寸土地,都是靠絕對的力量爭下來的,從來不是禮讓得來的。先前景國積弱,我們禮儀具備,願意與各國互利,但得到的是什麼?武國的壓迫、慶國的侵略、啟國的輕視!敬重?國家之間只有純粹的利益關係,你強,他們就軟弱,你弱,他們就欺壓,這是亘古不變的真理。方虛聖曾經說過,正義只在舌劍範圍之內!現在景國國力鼎盛,已經能與最強數國比肩。在那些老牌強國面前,景國可以讓出一些利益,爭取發展的空間,慢慢壯大,但在明顯衰落的慶國面前還如此不斷忍讓,這不會讓他國看到我們的禮教與和善,只會讓他國看到我們的軟弱可欺,看到我們當年被打怕了以至於現在還跪著!慶國,不配接受景國的真正的友誼,只配在虛假的幌子之下,接受景國的宰割,他們只配得到景國不要的殘羹冷炙,不配也絕不能與景國爭奪利益!」

    「信口雌黃!只要我景國表現出足夠的善意,他國絕對會以禮相待。」盛博源道。

    「要不要我們做個試驗,你善待我,看看我抽不抽你大耳刮子!」於興舒毫不掩飾內心的憤怒與輕蔑。

    「放肆!這裡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景國也不是你可以隨便出賣利益的地方!」於興舒毫不畏懼。

    眾多官員隱約意識到,兩人之爭,實際是外事部與禮部爭奪對外事務控制權之爭,也是景國激進派與保守派之間的鬥爭,或者說,是強硬派與溫和派之爭。

    「怎麼,你要否定和談司的談判成果?」盛博源問。

    「沒錯。」於興舒道。

    「和談時你撒手不管,現在卻橫加指責,豈有此理!」盛博源道。

    「和談時,你一意孤行,聽不得任何進言,連方虛聖都被你逼走,我在那裡又有何用?」於興舒反問。

    盛博源怒道:「方相在雙方和談時吃臭刺瓜,還稱之為留戀,鬧的會議室臭味數天不散,怪老夫?老夫有十個膽子也不敢趕他走,是他根本不想和談,自己離開!你們又不是不知道方虛聖開出的條件,差點把雜家所有人都逼走!」

    在場的官員無奈地看著方運,全人族也只有這位能做出來在那麼重要的場合吃臭刺瓜。

    「那只是談判策略,先漫天要價。反倒是你這個主持和談之人,不僅明確交掉景國的底,還步步相讓,豈非賣國賊?」於興舒道。

    「老夫不與你糾纏不休!太后,老臣問您,您是否接受此次和談的結果?」

    眾人望向太后。

    數息后,太后輕嘆一聲,道:「我一個婦道人家,或許想的不如諸位多,但哀家知道一件事,此次的談判結果,遠遠好於成立臨時和談司的預期。只要交出吏員考試,歸入雜家聖道,雜家與慶國便會放棄敵對,保證不使用聖道鎮封,讓我景國有喘息之機。哀家知道有人心中不服氣,但是,哀家想問諸君一句,除此之外,諸位還有什麼手段阻止聖道鎮封?」

    全場鴉雀無聲,包括強烈反對的於興舒。

    「那麼,誰還有異議?」太后的聲音少了一絲疲憊,多了一絲莊嚴。

    「臣有異議。」

    方運的聲音在奉天殿中回蕩。

    「方愛卿請講。」太后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緒。

    眾官各懷心思,看著方運。

    「若景國數十年無憂,此次和談乃是上上之選,莫說盛賊愚昧、出賣家國利益,便是比這嚴重十倍,亦可接受。」

    在方運說話的期間,盛博源暴跳如雷,想要出口打斷,但是一張口,方運身上就散發出莫名的偉力,如山嶽懸頂、似利劍在喉,逼得他一句話也說不出。

    盛博源雙手緊握,額頭青筋畢露,雙目中閃爍著仇恨的光芒。

    方運似是不經意間看了一眼盛博源,繼續道:「但是,我景國依舊無法脫離危難,此次若是退了,便再無崛起的可能,甚至……國家不保!」

    許多人輕輕一嘆,所有人都知道方運所指的危難是什麼。

    陳觀海將隕。

    一旦陳觀海聖隕,景國最多能維持兩三年的時間,之後,周邊各國必然會聯合本國半聖,吞下景國。

    無聖不成國。

    從某種意義上來講,現在的景國,無論和談還是不和談,最後都逃不出被吞併的命運。

    盛博源感到壓力消失,立刻道:「既然方虛聖先提此事,那老夫今日便打開天窗說亮話!數年之後,若景國遭遇滅頂之災,我們還能憑藉此次和談的退讓,換來慶國與雜家的優待,若是堅決不和談,待到聖道鎮封降臨,數年之後,我景國必將遭遇最殘酷的報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