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吏員考試,只是第一步,只要我們交出吏員考試,就必然要交出工家技術,交出農家技術,交出新式學院的控制權,交出工坊的控制權……最終,交出所有能讓景國生存的力量!我之所以拒絕和談,是因為,只要我們景國人不斷努力,不斷增強力量,或許在滅頂之災來臨的那一天,我景國已經繼續足夠的力量,戰勝大災難!」

    方運終於吐露心聲。

    盛博源譏諷道:「就憑這些力量,拿什麼對抗各國的鯨吞?」

    「如果連這些力量都沒有,我們拿什麼對抗各國?」方運反問。

    盛博源一時詞窮。

    方運冷漠地看著盛博源,道:「既然無法對抗,所以就提前賣個好價錢嗎?」

    「你……血口噴人!」盛博源大喝道。

    方運死死盯著盛博源的雙眼,緩緩道:「盛尚書,你會在失敗前計算好所有後路,為投降做好準備;而我,只會在失敗前全力爭鬥,在失敗來臨時,才會認輸。哪怕還差一息就會失敗,我方運依舊會用這一息的時間想方設法取勝,而不是思索如何在投降后保全自己。這,便是你我的區別。」

    「方虛聖,您太執著了。您的精神,老夫十分敬佩,但是若已知失敗還去浪費時間思索如何取勝,那便是浪費,或者說愚蠢。」盛博源也說出實話。

    「如果沒有人做蠢事,現在我們人族會和豬一樣幸福,成為妖界圈養的食物。」

    「狡辯!」盛博源的聲音比之前低了一些。

    太后嘆息道:「方虛聖,你屢次阻撓和談,哀家看在眼裡。你說的話也有道理,哀家也一直說不過你。但是,哀家想問你一句,你可有把握解決聖道鎮封?」

    「並無。」

    「既然無法解決,為何不和談?」

    「我景國保留吏員考試,就等於雜家少了一部分聖道,這就意味著,在滅頂之災來臨時,雜家可用的力量少一些,也意味著,慶國想要吞併景國會難一些。現在讓出吏員考試,便等於幫助景國被吞併。」方運道。

    盛博源道:「滅頂之災來臨時,雜家慶國如天火降臨,橫貫萬里,這吏員考試,不過似一滴水,如何能擋天火分毫?」

    「這一滴水難敵天火,但無數滴水匯聚成海,便可澆滅萬里之火!」方運道。

    「我們沒有那麼多水。」

    「我們在努力創造一滴又一滴水。」方運堅定地說道。

    在場的眾多官員為之動容,為方運的話,也為方運的語氣。

    方運坐在那裡,猶如泰山在前,頂住蒼穹,鎮壓八方。

    「我們永遠積累不到足夠的水!」盛博源的面容有細微的扭曲。

    「這與我無關,我的使命便是不斷積累力量,擊敗敵人。即便在失敗的前一息,我也會遵循我的使命。」

    盛博源陰沉地道:「你的一切毫無意義,你註定會失敗。」

    「我緊握希望。」方運傲然一笑。

    奉天殿中,嘆息陣陣,無一不敬。

    許多人微微低下頭。

    少數官員紅了眼眶,正如方運所說,即便未來註定失敗,即便最後毫無意義,但現在,景國依舊還有希望,即便希望非常渺茫。

    「恩師說的好!」

    一個稚嫩的聲音傳遍奉天殿。

    景君猛地站起,緊握著小小的拳頭,小臉漲紅,雙目中閃爍著激動的光芒。

    太后伸出手,要把景君扯回龍椅,但手停在半空,又緩緩收回。

    曹德安突然和善一笑,皺紋舒展,滿面生輝,道:「老夫畢生所求,無非大儒,至今已心滿意足,唯一憾事,便是不願眼睜睜看著景國淪亡。都說老夫是紙糊的閣老,到了滅頂之時,可使一身破紙,裱糊景國!如此一來,可當得半滴水,此生無憾。」

    眾官肅立,未曾想這位老相爺竟然說出這等雄壯之言。

    張破岳燦爛一笑,露出白齒,道:「我這個人很聰明,我不像你們這般蠢。我能戰就戰,戰敗便逃,只是,我張破岳是個記仇的主兒。我不管什麼人族大義,不管什麼妖蠻威脅,我張破岳不當水,不糊紙,活的就是一口氣!順了就好,不順,嘿嘿……誰破我家,我滅誰門!」

    蔡禾洒脫一笑,道:「你們啊,還是太年輕!從搶了方虛聖的第一首鎮國詩《濟縣早行》開始,我就明白一個道理,跟著方虛聖,吃不了虧。我家裡那麼多傳家寶,到時候讓兒女帶全了往孔城一住,那就是一方名門!不虧!」

    「我們江州官員,別的不信,就信劍眉公!方相好是好,可在我們心裡還是比不上劍眉公。劍眉公一走了之,為何?我們後來才想明白,他相信方虛聖!他信,我們也信!」陳溪筆道。

    「我能有什麼辦法?他是我大侄子,到時候我跑不了啊。」方守業表面很無奈,但語氣里充滿了驕傲。

    「半聖守國門,世家死社稷!」陳聖世家陳靖的聲音堅定有力。

    奉天殿中,聲音此起彼伏,卻井然有序。

    許久,大殿靜下來。

    盛博源的身體因為憤怒而輕輕顫抖。

    「你們,當真是冥頑不靈!聖道鎮封之下,景國談何希望!你們,把雜家讀書人置於何地?」盛博源怒道。

    就在此時,殿中一個雜家老進士笑了笑,道:「此身未曾誤雜家,卻道雜家誤此生,來世不做雜家人,今以殘軀別諸卿。」

    眾人挽留不及,就見這位在戶部任職多年的老人,仰天倒地。

    文宮開裂之聲,如山峰崩塌。

    雜家讀書人,退出雜家!

    聖道盡毀。

    方運一伸手,在老進士落地之前,才氣將其托住。

    方運望向老進士,生機斷絕。

    盛博源氣憤地指著老進士的屍體對方運道:「你到底是在聚集水滴,還是在抽干景國之水?」

    方運沒有理會盛博源,而是道:「來人,將老先生的屍身處理妥當,以戰場英雄之身厚葬。一切用度,從鐸園支取。」

    待侍衛抬走老進士,方運冷冷地看向盛博源,道:「逼死他的,是雜家!這筆血帳,我必將討回!」

    盛博源突然覺得一切都無比可笑,忍不住哂笑道:「討回?拿什麼討回?在奉天殿說幾句狠話就能解決聖道鎮封嗎?你的水呢?你的海呢?我不知道滅頂之災時,景國有沒有希望,我只知道,一旦和談失敗,景國再無一個雜家人!我只知道,一旦聖道鎮封,景國將會徹底陷入混亂!你難道要用陳聖的命來擋聖道鎮封嗎?」

    最後一句,盛博源是吼出來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