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太后抬起手,扶在景君的肩膀上,道:「淵兒,你還小,有些事,你不懂。」

    「可是,方師說的比盛尚書有道理啊。」景君趙淵不服氣。

    太后微微皺眉,隨後露出疑惑之色,思索數息,似有所悟,盯著景君的雙目,問:「你身邊誰最喜歡方虛聖?」

    「當然是紅妝姑姑。」趙淵眉飛色舞地回答。

    太后愣了數息,眼中閃過一抹灰色,突然捂著嘴彎下腰,劇烈地咳嗽起來。

    「咳咳咳……」

    「母后!母后……」趙淵大叫。

    「太醫!傳太醫!」一旁的大太監急忙衝上前扶住太后。

    醫家眾官疾步上前,也顧不得避嫌,立刻外放醫書,救助太后。

    奉天殿彷彿被一分為二。

    一邊寂靜有序,另一邊卻混亂喧鬧。

    很快,太醫等人送走太后,景君趙淵有些茫然無措地坐在龍椅之上,小腳懸在龍椅外,緊緊並在一起。

    盛博源立刻道:「太后病重,此事待太后病癒后再議。」

    方運卻道:「此事拖不得!君上,臣請您金口玉言,廢除之前盛博源逼迫太后頒發的聖旨。方才臣與百官之言,您看在眼裡,已經明白百官更加支持誰。」

    盛博源大驚失色,沒想到方運竟然如此,慌道:「君上,您萬萬不可中了方運的奸計!一旦放棄和談,景國必將陷入危機!不是所有官員都支持方運,他們只是敢怒不敢言!」

    方運正色道:「君上,您上朝多年,對許多事也有自己的判斷,臣只問三個問題,第一,如此大的事不經內閣同意便決定,是否合理合法?第二,盛博源親自說是威脅要挾太后,您說太后是否完全願意?第三,太后病重,您應當承擔一國之君的重責,正是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您此刻是不聞不問,還是力挽狂瀾?」

    待方運說完,盛博源便心知不妙,因為方運的話十分巧妙,先是提出一個答案必然偏向方運的回答,自然會影響後面。

    至於第二個問題,看似是抓住盛博源的把柄。實際上,在場所有官員都知道,盛博源之所以那麼說,是為了替太后承擔責任,出了事,他一人擔著。

    但景君還年幼,不可能想到這一層。

    至於最後一個問題,則更加厲害,先是承認景君的地位,讓這個一直被百官和太后操控的孩子獲得權力,最後再進行引誘慫恿,別說一個小孩,就算是成年人都未必完全不受影響。

    誰不願意當一個力挽狂瀾最後名留青史的明君?

    經過多年的積累,方運一朝點破,趙淵立刻仰起頭,用平穩而堅定的聲音道:「朕宣布,取消和談,之前一切,盡皆作廢。盛尚書,念在你忠心體國,又深得太后信任,朕便不重罰你,閉門思過三天吧。」

    趙淵掀開垂簾,露出稚嫩但威嚴的面孔。

    「陛下……」

    方運打斷盛博源的話,道:「還請陛下命盛尚書交出矯詔,以免流毒天下。若是盛尚書拒不從命,還請陛下給予微臣專斷之權。」

    趙淵本就不懷疑方運的話,立刻看向盛博源,道:「盛愛卿,朕命你交出聖旨,如若不然,朕只能請方師出手。」

    盛博源站在原地,面色陰晴不定。

    他不想交出聖旨,但是,他很清楚,方運的手上淌著無數妖蠻的鮮血,甚至還有讀書人的。一旦抗命,那麼以方運的霸道作風,就敢直接廢了他甚至下殺手。

    虛聖有免罪之權。

    數十息后,盛博源長長嘆了口氣,道:「聖旨在老夫書房之中,我夫人知道藏在何處,方虛聖可派人去取,但請不要驚擾家人。」

    方運點點頭,道:「來人,帶盛尚書去歇息。曹相,麻煩您親自去一趟盛府,盛夫人一定認得您。」

    「老夫這就前去!」

    曹德安離開,朝會自散,但方運沒有走,而是領著趙淵,背著手緩緩向御花園走去。

    趙淵緊緊跟在方運身後,臉上有些緊張,同時也有些期盼和興奮。

    一大一小兩個身影,在繁花蒼翠之間,格外醒目。

    兩人走了許久,方運道:「陛下,您最想做什麼?」

    趙淵不假思索道:「當然是當一個像太祖爺爺的明君,中興景國,最後,帶領人族戰勝妖蠻!」

    「人力有窮盡。」方運繼續自顧自向前走,沒有看身後的趙淵。

    「我知道,連陳老祖都有做不到的事。但就像您說的那樣,就算做不到,也要去做,死而無憾。」趙淵堅定地回答。

    「若是有一天,為師擋了你的路,你當如何?」方運突然停下。

    趙淵來不及停步,一頭撞在方運身上,悶哼一聲,抬起頭,茫然地看著方運的背影,只覺如山如岳,想了許久,認真地回答:「我不知道。」

    「那時候,你應該明白,你走錯了路,換條路試試。」方運繼續邁步上前走,始終沒有看趙淵。

    「嗯,學生記住了!」趙淵用力地點頭,伸手牽著方運的衣衫,邁著小腳噔噔噔跟上去。

    走了許久,方運問:「想到高處看看嗎?」

    趙淵本來有些疲憊,聽到方運的話頓時雙眼發亮,但隨後擔憂道:「母後會不會生氣?她本來就病著,萬一因此病上加病,淵兒便是罪大惡極。」

    「無妨,沒有人會在她病中說這種事煩她。」方運說完,牽起趙淵的小手,腳下升起平步青雲,托起兩人。

    「哇……」

    趙淵輕呼著,兩手緊緊抓住方運的手臂,兩腳輕輕踩踏平步青雲,體驗不一樣的感覺。

    隨著平步青雲高升,趙淵離方運越來越近,兩腳不敢動,但雙目卻滴溜溜亂轉,不斷四處張望。

    皇宮中的侍衛以及暗中警戒的讀書人看到這一幕,猶豫數息,全都裝作沒看見。

    慢慢地,方運越飛越高,很快超過了京城附近的所有山峰。

    一開始,趙淵還很高興,但當到了一定高度后,腳下沒有實質之物,他便有些害怕,但依舊能保持鎮定。

    但是,平步青雲繼續升高,甚至在加速高升,京城在不斷縮小,而高空的顏色不斷變深。

    「方師,我……我怕。」趙淵膝蓋發軟,死死抓著方運的手。

    方運停下平步青雲,望向山川大地,道:「這種高度,便是你將來可能達到的極限。」

    趙淵聽不懂,只能本能地點頭。

    突然,平步青雲驟然加速,瞬間超過一鳴,發出刺耳的音爆,直直向天空飛去。

    「啊……」

    趙淵終於受不了,嚇得大叫起來,幾息后,開始大哭。

    無論怎麼哭泣,他都能聽到方運的聲音清晰傳到自己的耳中。

    「再向上飛行一天,便是我現在的高度,也是你達不到也不願意達到的高度,那裡是一片虛空。至於我的極限,便是萬界盡頭,你窮其一生,也無法理解。」

    趙淵根本顧不得方運說什麼,只是閉著眼,抓著方運哇哇大哭,並哀求方運不要飛了。

    又飛了一會兒,方運才開始緩緩下降,最終,落回御花園中。

    趙淵死死抓著方運的手,抬頭望著方運,淚眼朦朧,眼中滿是疑惑與畏懼。

    方運緩緩轉身蹲下,道:「累了吧?我背你回寢殿。」

    「嗯!」趙淵順從地爬上方運的後背,兩手緊緊地摟住方運的脖子,頓覺心安,一歪頭,迷迷糊糊睡去。

    淚痕未乾。

    方運背著趙淵,在夕陽的餘暉下,慢慢向御花園外走去,最終消失在綠樹掩映之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