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慈寧宮中,太后緩緩睜開眼睛,眼前一片模糊,過了許久,才逐漸清晰。

    鳳床錦被,紅帷垂幔。

    太醫與宦官都在外間,床邊上,坐著趙紅妝。

    趙紅妝如同瞌睡蟲一樣,下巴偶爾輕點一下又快速抬起,明顯已經睡著,但本能讓她逼自己坐好。

    太后微微抬頭,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已經臨近拂曉。

    太后看著趙紅妝美麗的側臉,眼中浮現複雜的神色。

    她沒想到,皇室之中竟然出了內鬼。

    在她原本的計劃中,要慢慢培養景君趙淵,讓趙淵去做一個真正的帝王國君,同時讓他學會既要敬畏方運,又要防備方運。

    本來,一切都非常順利,在前不久,趙淵已經開始防備方運。

    畢竟,方運雖為帝師,但一個月也未必教趙淵一次,用不了多少年,太后便可讓趙淵疏遠方運。

    直到昨天,太后才發現事情出了偏差,瞬間意識到有人在暗中影響趙淵,一問才知道,竟然是自己的小姑子,趙淵的親姑姑,趙紅妝。

    多年的努力付之東流,太后這才怒急攻心,再加上她本來就舊病未愈,以致於吐血昏迷。

    看著趙紅妝,太后眼中閃過一抹恨意,但隨後,那恨意化為無奈。

    當年先帝駕崩,若非趙紅妝竭力周旋,憑藉在皇室的人脈全力幫扶,太后早就被康王等人廢黜。

    但是,在教育趙淵這一方面,趙紅妝卻在與全皇室為敵。

    讓趙淵景仰方運本身沒有錯,但趙淵乃是未來的國君,必須要掌握帝王術,永遠也不能自覺在方運面前低一頭,永遠也不能與方運站在一起。

    帝王不與萬民同。

    若是趙淵從小便景仰方運,那麼長大以後,會走向極端,要麼事事順從方運,要麼因為叛逆堅決站在方運的對立面,都是禍非福。

    太后輕輕一嘆。

    趙紅妝猛地睜開眼睛,呼吸急促,隨後看向太后,臉上同樣浮現複雜的神色。

    「太后,您醒了。」

    趙紅妝的眼中閃過短暫的慌亂后,便恢復正常。

    太后微微點了一下頭,然後用略帶威嚴的聲音道:「紅妝留下,你們都下去吧。」

    其餘人全都離開,房間內只留下兩人。

    沉默了許久,甚至可能超過一刻鐘,太后才閉上眼,緩緩問:「你為何要那般教淵兒?」

    趙紅妝沉默數十息,道:「我只是說出實情,由淵兒自己判斷。我這個當姑姑的,不會害他。」

    「你不想害他,但終究還是害了他。哀家在昏迷前,竟有……不好的想法。」

    太后終究沒有說廢立之言。

    趙紅妝道:「我知道您的心思,但是,您或許會把淵兒教成一個您心目中的明君,但很可能會害了他。」

    「只要他懂明哲保身、韜光養晦,便不會有事。」

    「天下的事,並非都如您所料。」

    「所以淵兒即便被害,也不是方運的錯?」太后睜開眼睛,盯著趙紅妝,雙目在夜裡熠熠生輝。

    「我們……奈何不了方運。」趙紅妝微微低下頭。

    太后冷笑道:「你以為哀家不知道你在做什麼?為了巾幗社,你甚至可以拋棄皇室、拋棄景國,更何況我們母子!在你眼裡,方運才是你們巾幗社復興的希望,方運才是你趙紅妝的唯一助力!」

    趙紅妝身軀一顫,深吸一口氣,抬起頭看向太后,道:「您並不知道我要做什麼!」

    太后看著趙紅妝那無畏的目光,竟想起當年的自己,心中一軟,嘆了口氣,道:「我怎麼不知,你不就是想讓天下的女子像男人一般,可以讀書識字,可以掌握才氣,可以獲得文位,可以成就聖人嗎?」

    趙紅妝輕輕側過頭,望著窗外,依稀可見天空已經化為淺藍。

    「你要做的事,太難了,甚至比景國在五年內出一尊半聖都難!」太后道。

    「不難的話,人人都會去做。正是因為太難,所以總有人要開這個頭。」

    「但你很可能只是開了一個頭,最終什麼都得不到。」

    趙紅妝輕輕昂起頭,堅定地道:「我死只留尺許高,但使離天近十寸!」

    太后眼中閃過一抹震撼,沒想到,趙紅妝的境界已經高到這種程度,甚至已經不在乎生死,因為即便死亡,也會成為後世女子的階梯,後世女子踏著她,必然會離完成理想更近一步。

    太后沉默許久,眼中竟然閃過一抹瘋狂之色,厲聲質問:「你不會有這種覺悟,是誰教你的?是不是方運?」

    趙紅妝卻沒有看太后,道:「他是教了我很多,但真正決定要走這條路的,是我自己。」

    「所以為了報答方運,為了得到以後的相助,你就要毀了淵兒,毀了未來景國的中興之主?」太后再次質問。

    「景國,早已有了中興之主。」趙紅妝扭頭看向太后,眼中有一絲詫異,因太后的無知而詫異,還有一絲莫名的東西。

    太后清晰地感覺到,趙紅妝的語氣和眼神中,藏著竭力掩飾的輕視。

    「他只是能臣,只是名士,只有帝王家才會出中興之主!」太后不由自主提高聲音反駁。

    「然後被害死嗎?」趙紅妝的語氣里充滿憤恨與痛苦。

    「你……」太后同樣浮現痛苦之色,閉上眼睛,眼角漸漸濕潤。

    趙紅妝咬著牙,緩緩道:「滅慶國,誅柳山慶君,為皇兄報仇,我做不到,你做不到,淵兒做不到,趙家世世代代都做不到。」

    過了一會兒,趙紅妝繼續開口。

    「但方運能!」

    太后似是在辯解道:「我只想趙家能千秋萬代,不想辜負先皇。」

    「除了方運,世間還有第二人能保我趙家百世不絕嗎?讓淵兒做一個安分守己的國君,而不是去爭一個註定失敗的中興之主的名分,不正是最佳的自保之策嗎?你的做法,實際是加速趙家的滅亡!」趙紅妝反駁。

    「你……你不要說了!」

    淚滴順著眼角向兩側流下,打濕枕頭。

    趙紅妝伸出手,輕輕地幫太后擦掉淚水,柔聲道:「嫂嫂,您困居深宮,所見所知,已經限制了您的眼界。我去孔城與天下女子交流,遊歷各國建造女子書院,隨方運北上從軍擔任醫官,甚至在官署任職,已經不是以前那個恨盡天下男子又恨自己不是男兒身的長公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