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不恨,為何要去做?」太后睜開眼睛,看著趙紅妝,眼神閃爍。

    「我曾經被恨蒙蔽了雙眼,連一切的根源都不知道,直到方虛聖點醒了我。不斷進步,掌握力量,才能獲得權柄。哭訴和憎恨,只會讓我們女子在原地踏步,只會暴露我們的軟弱與無能,只會證明我們骨子裡依舊想要施捨!所以,我要學習方虛聖,用自己的力量,聯合所有女子的力量,去慢慢改變,去進步,去獲得力量!」

    太后靜靜地看著趙紅妝,道:「你終究要離開這皇宮大內嗎?」

    「我終究要離開的。」趙紅妝螓首低垂,輕聲說著,猶如呢喃。

    「那你去吧,做你想做的事,這皇宮,容不下你,也容不得你!」太后的聲音時緩時急,難以穩住。

    趙紅妝輕輕幫太后擦乾最後的淚痕,起身緩緩向外走。

    走到門口,太后突然低聲輕呼。

    「你回來!」

    趙紅妝肩頭一動,掩面而泣,邁步逃離。

    飛泉宮。

    趙淵正睡著,突然開始說著混亂的夢話,說了一會兒,一側身,打著輕輕的鼾,繼續睡去。

    鐸園。

    方運手持堅硬的狼毫筆,在桌前的白紙上空懸了整整一夜,緩緩收起。

    天蒙蒙亮,聖院上空,風雲變幻,雷虹交加。

    方運走出書房,望向聖院方向。

    一道道奇特的氣息在聖院上空醞釀。

    人族各地高文位的讀書人紛紛起身,離開卧室,望向聖院方向。

    突然,一道億萬丈清氣衝天而起,如同擎天之手,攪得萬星墜落,日月昏暗。

    清氣的頂端,浮現一方白玉大印,上有九龍之形,下有怪異之字,如鎖天攝地,禁錮萬物。

    每一個看到那白玉大印之人,身體皆一動不動,甚至連眼珠都不能轉,只能呆傻地向前看著。

    那白玉大印輕輕一顫,一道如帝如君的聲音瞬間遍布景國,聲音中充滿了威嚴與浩蕩,彷彿是不可置疑真理。

    「五日後,斷景國雜家聖道!十日後,聖道鎮封!」

    每一個清醒的人,無論是在草原邊塞,還是在江南田邊,無論是東海之濱,還是在茫茫荒山,都能聽到這個聲音。

    每一個在睡覺的人,無論男女老幼,都遇大印入夢,宣讀公告。

    景國一片混亂。

    象州,岳陽城,友來客棧。

    房間的門被陸續打開,一個又一個人衣衫不整地衝出來,眺望聖院,只見那比泰山更加巨大的玉璽懸浮在高空,散發著無上的威嚴。

    計梧與關澈扶著欄杆,目瞪口呆。

    兩人與一眾雜家讀書人遠離家鄉,原本想投靠慶國雜家,但怎知吏員考試一出現,形勢逆轉,雜家主動低頭,使得眾人不得不放棄。

    但眾人既已到了長江,便準備在附近遊學,於是選了目前人氣最旺的岳陽城。

    誰知道,沒過幾天,還沒有消息泄漏,雜家悍然出手。

    關澈望著那碩大的玉璽,臉上的血色漸漸消散。

    雜家的傳音已經說的很清楚,五天之後,雜家會將所有在景國的雜家讀書人逐出雜家聖道。

    十天之後,雜家將進行聖道鎮封,從此以後,景國會失去雜家聖道的力量,整個朝廷都會變得混亂起來。

    「哈哈哈哈……」計梧突然狂笑起來。

    一個尋常房客厭惡地看著計梧,道:「你笑什麼?」

    計梧笑道:「雜家與景國徹底決裂,意味著雜家讀書人又可以前往慶國。甚至可以說,玉璽傳音,實際就是邀請雜家讀書人。五天的期限,是給景國雜家人逃離的時間。」

    「你是雜家人?」那人語氣更加不屑。

    計梧未等說話,一旁的關澈怒道:「你是什麼文位,敢跟計兄如此說話!我亦是雜家人,怎麼了?我們為了追尋聖道,為了增強人族,拋棄國別之見,前往慶國怎麼了?只有你們這些螻蟻,坐井觀天,被家國束縛,不知道共建人族,可悲!」

    那人只是普通秀才,不敢跟披著舉人服的關澈爭辯。

    「哼!」關澈不屑地瞪了那人一眼,快步來到計梧面前。

    關澈滿面堆笑,道:「計兄,這些天,我關澈待你也算不薄,到了慶國,還請您多多幫襯。」

    計梧毫不掩飾地翻了一個白眼,道:「不薄?是,你猜到雜家與慶國和談未果,不敢輕下結論,所以當著我的面的時候,還不錯。但是,你背地裡說過什麼,做過什麼,我會不知道?還說我連半個計知白都不如,我堂兄才去世多久,你就這麼抹黑,你還是人嗎?」

    關澈忙道:「我那只是順著別人說,我本身並無輕視您和知白先生的意圖。再說了,咱雜家人不都會見風使舵嗎?我要是不那麼說,一定會被他們罵死,畢竟這裡是象州,是方……賊的大本營。」

    關澈在最後把聲音壓得極低,不敢讓別人聽到。

    聽到「方賊」二字,計梧頓時全身舒坦,計家被方運害得極慘,原本是當地望族,最後卻落得個人人喊打,不得不背井離鄉,最後還要流亡慶國。

    計梧認為,自己一切的不幸,都源自方運。

    計梧心知關澈此人還有用處,身為雜家之人,不能把話說死,於是道:「罷了,你以後只要乖乖跟著我,我定然不會虧待你。如果不出意外,到達慶國后,我會給柳公傳書,有了他的引薦,我能見的人就多了,到時候你跟著就好。」

    關澈大喜,道:「那小的先行謝過計兄!」

    「客氣了。」計梧面帶微笑,心中卻在謀划毒計,等到了慶國,一定要狠狠報復關澈。

    關澈低聲道:「計兄,那慶國並非久留之地,用不了多久,您就還可以衣錦還鄉,榮歸故里。」

    「哦?此話怎講?」計梧並未想明白。

    關澈繼續道:「聖道鎮封一落,景國陷入混亂,一定要找替罪羊,除了方運,還能有誰?方運離開朝廷,誰能接任左相?誰敢接任左相?誰又能擔任左相后解決聖道鎮封……」

    「是柳公!」計梧大叫。

    關澈帶著諂媚地笑容道:「是啊!柳公極為喜愛計知白,到時候對你必然另眼相看,計兄,您飛黃騰達之後,可別忘了小關我啊。」

    「哈哈哈哈……」計梧忍不住大笑,多年的積鬱徹底宣洩而出。

    論榜之上,沸反盈天。

    十國各地,議論紛紛。

    景國各州,數不清的雜家讀書人狼奔豕突,以最快的方式低價出售家產,拖家帶口逃離景國。

    僅僅一個上午,涉及人口超過百萬!

    景國,元縣。

    落瀑谷中,一直身穿布衣的柳山,換上大學士的青雲服,望著京城的方向,面帶微笑。

    「方運,我說過,我會回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