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雜家宣布準備對景國實施最嚴厲的打擊后,太后不得不再度召開大朝會。

    一些官員每次聽到大朝會三個字,都會覺得頭疼,實在太頻繁,頻繁到開始耽誤各個官署處理政務。

    但是,沒人不想參加。

    除了方運。

    方運稱病不出。

    今年的大朝會之上,方運首次缺席。

    朝會禮畢后,奉天殿陷入長長的沉默之中。

    沒有人說話,沒有人出謀劃策,甚至,沒有人義憤填膺。

    因為每個人都感受到無處不在的壓抑,每個人都被深深的絕望籠罩,每個人都感覺喘不過氣。

    終於,有人忍不住說話。

    「身為雜家讀書人,未能為國建功,未能安撫民眾,未能護佑一方,不配在景國為官!自今日起,辭去官職,遊學天下,終生不出仕。」

    那人說完,身影消失在在奉天殿。

    他是外地的官員,憑藉聖廟的投影出現在此地,一旦摘去官印,則會立刻從奉天殿中消失。

    「臣亦乞骸骨!」

    「臣年紀已老,難當大任,今日告老還鄉,願太后垂憐。」

    除了少數人在徵求太后同意沒有離開,其餘雜家多數人皆直接離開,或步行離開奉天殿,或投影直接消失。

    九成的主修或輔修雜家的讀書人離開。

    沒有走的主修或輔修雜家之人,或主修兵家,或是方黨之人。

    在聖道與家國之間,這些少數人選擇了後者。

    雖然離開的官員不足三分之一,但奉天殿突然變得格外空曠。

    一些官員暗中手持官印,關注論榜,越發絕望。

    因為,論榜之上,充斥著景國雜家讀書人發布的內容,最新的文章中,九成是「雜家某某某離開景國」的式樣。

    一個兩個沒有什麼,但數以萬計相似的文章出現后,徹底擊潰了景國讀書人的凝聚力。

    一開始,許多景國人甚至他國人罵他們,認為他們背棄祖國,乃是叛國賊,但是,隨著越來越多的人離開景國,罵聲逐漸減少。

    一個兩個人逃離或許是個人問題,但若大規模的行為,那必然是國家出了問題。

    同樣,若是外國的精英讀書人不願意來,偏偏那些劣跡斑斑的投機分子甚至犯罪分子願意前來甚至能來到,也一定是國家出了問題。

    「方運誤國!」

    一篇聯合署名為計梧和關澈的檄文,出現在論榜之上。

    兩個人聯手羅列方運的十大罪行。

    罪一,大逆不道,十惡不赦。名為左相,行君之權。圈禁太后與景君,挾天子以令諸侯。

    罪二,結黨營私,排除異己。建立方黨,打擊前任左相柳山等正義讀書人。

    罪三,禍亂人族,打擊鄰國。在人族危難之際,不斷打擊報復慶國,使得妖界有可趁之機。

    罪四,悖逆聖院,獨斷專行。不與雜家合作,妄圖將雜家趕出景國,甚至不顧群臣反對,打斷和談。

    罪五,栽贓嫁禍,污衊同僚。利用手中權力,不斷羅織罪名,陷害眾多景國官員。

    罪六,中飽私囊,賣國利家。方家蒸蒸日上,財富暴增,必然向各國輸出利益。

    罪七,違背禮教,悖逆綱常。不斷創造新的禮法,違背舊的禮法,嘩眾取寵,悖逆聖賢教誨。

    罪八,拋棄正妻,與妖相戀。楊玉環被流放到血芒界,而方運卻時常帶著狐蠻女妖。

    罪九,沽名釣譽,名不副實。暗中派人在民間散布虛假消息,將自己吹噓得英明神武,實則已經是個病秧子,即便有封聖之路也無封聖之體。

    罪十,勾結外族,疑似逆種。在方運打擊慶國和國內勢力的時候,為了配合方運,妖界突然撤軍。更何況,方運在古妖、龍族等各族擁有多重身份,不僅建立水殿讓龍族侵蝕聖院權力,甚至還邀請各異族前往聖元大陸,恐借異族之力奪人族之權!

    在檄文之中,兩人以事實為依據,然後推斷出眾多似真似假的結論,對方運進行栽贓陷害。

    最後,兩人號召全天下的讀書人,揭開方運的真面目,推翻方運的黑暗統治,讓景國重見天日。

    若是之前有人發布戰鬥方運的檄文,必然引發大量的攻訐與嘲諷,但是,這篇文章之下,竟然很少有人支持方運,反而是大量雜家讀書人不斷回復,指責方運。

    不多時,一些之前支持方運的人參與回復。

    「之前,凡是攻擊方虛聖直言,老夫必然反對,哪怕是當年方虛聖的禮教革新,我也支持,哪怕那是方虛聖欲擒故縱之計,我依舊沒有後悔。但是,此次,我認為方虛聖過分了。」

    「我不會罵方虛聖,但無論怎樣,方運也不應該中止和談,如果真是一心為了景國,將吏員考試送給雜家又如何?反正都是人族的聖道。」

    「方虛聖,怕是最近風頭正勁,有些忘乎所以了。不過,我相信聖道鎮封之下,方虛聖必然會低頭,到了那時,雜家不會太過逼迫,會再次與他和談。此事對他,也是一個教訓。」

    「只可惜經此一役,景國會陷入長久的動蕩。雜家讀書人雖皆有私心,但也有公心之人,他們都被逼走,景國沒有幾十年,難以恢復先前的盛況。」

    「誰認識方虛聖,好好勸勸他吧,此次,他實在太不應該。」

    奉天殿中,除了陸續辭官的雜家讀書人,其餘人始終沒有說話。

    待所有雜家讀書人做出最後的選擇,盛博源一步邁出,道:「臣盛博源,請求再起和談,平定雙方矛盾。如若不然,臣亦辭官!臣雖不涉雜家聖道,但只要方運在景國一天,臣便永不踏入景國一步!」

    「臣附議!」就見一位禮部官員走出。

    「臣附議!」一位監察御史出現。

    「臣附議!」一名吏部官員走出。

    「臣附議。」一位五品將軍突然開口。

    一眾兵家讀書人詫異地看向那個將軍,隨後面帶冷笑,猜到此人或是柳山暗子,或與盛博源等人勾結。

    「臣附議!」一名從六品的左相閣官員走出。

    眾人嘩然。

    徐長庚、李志霄和董越千等人更是無比驚訝,此人原本只是個七品官員,之前屢次被打壓,還是方運提拔了那人。

    現在那人站出來,那必然是柳山的舊黨,只是隱藏的太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