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破岳老老實實前往鐸園,要拜見方運。

    方運連門都不開!

    張破岳沒想到方運竟然比自己還滾刀肉,一點不給自己面子。

    張破岳在門口站了半個小時,最終還是收回要踢門的腳,灰溜溜地回到皇宮奉天殿。

    「太后,您也看到了,不是我不願意去,是方運壓根就不讓我進去啊。我總不能砸門吧,他那一口真龍古劍,我可吃不消。您還是另請高明吧。」

    隨後,張破岳看向盛博源,道:「盛尚書,您說您一大把年紀,氣性怎麼這麼大?換成我,既然看方運不順眼,就賴在奉天殿,奈何不了他,但至少能噁心到他。你要是真辭官,那不等於昭告天下,你盛博源鬥不過他方運,和柳山那個老王八蛋一樣怕了嗎?」

    盛博源冷聲一笑,道:「元縣前些天就有人在傳,柳賊已經重新穿上青衣綉雲服,柳賊舊黨正雲集落瀑谷,一旦聖道鎮封,他們便會群魔亂舞。」

    「他們不怕雜家聖道懲戒?」張破岳道。

    「柳山是什麼人你會不知道?雜家聖道定然會繞開他,那些不想離開景國的人,只要佩戴他所賜之物,都可避開聖道鎮封。你傳書告訴方運,他若不去聖院和談,那麼左相之位便等於拱手讓給柳山,最後眼睜睜看著柳山起複,景國再次沉淪吧!」盛博源道。

    張破岳眉頭緊皺,無奈道:「不管他柳山回不回來,您不辭官就行。」

    盛博源拿出官印,看了看時間,還有兩刻鐘。

    「你……真想走?」

    盛博源不說話,立在殿中。

    很快,時間過了兩刻鐘。

    盛博源突然向太后深深一揖,摘下官帽,慢慢放在地上,然後輕聲一嘆,大步向外走。

    眾官都愣住了,沒想到盛博源如此果決。

    「盛愛卿,請留步!」太后從龍椅上站起,大聲挽留。

    「以後,景國就靠方運了。他若靠得住,老夫在不在,都無濟於事;他若靠不住,老夫在不在,亦於事無補。老夫此去,專心聖道,不成大儒,永世不再踏景國之地!臣,已經儘力了。」

    說完,盛博源繼續大步流星,離開奉天殿。

    「盛愛卿……」太后的聲音顫抖著,眼角似有水光閃動。

    眾官看著盛博源的背影,百味雜陳。

    這些天,太多的官員離開,但沒有一人比盛博源的離開更加重要。

    「臣,也儘力了!」

    被盛博源一手提拔起來的禮部主事,放下官帽,跟著盛博源離開。

    之前曾經有許多人跟著盛博源一起威脅,若不能進行票決,便辭官,現在,這些人全部請辭。

    二十餘名五品以上的高官竟然陸續離開。

    根據新的律法規定,這些人以後再也不能在景國擔任官職。

    這些人,不是在威脅太后,不是在威脅方運。

    是真的無法繼續在景國做官。

    雜家聖道鎮封之下,再精明能幹的官員,也只會變成一個庸官甚至昏官。

    之前一些沒有以辭官威脅的官員,竟然也有人開始辭官。

    奉天殿中的官員,比全盛時期整整少了四分之一!

    若是不算新提拔的官員,離去的官員佔據三分之一!

    最可怕的是,在這九天的時間裡,數不清的雜家讀書人全家南遷,遠離景國。

    這些人帶走的財富,形成的窟窿,是方運無法彌補的。

    奉天殿中,眾官再度陷入沉默。

    絕望與沮喪籠罩著每一個人。

    「方運,你是要逼死哀家嗎?」

    垂簾之後,太后泣鳴。

    無人回應,只餘風聲。

    太后側躺在龍椅上,昏昏沉沉睡去,一旁的宦官急忙給太后披上薄毯。

    眾官站在殿中,都不再說話,或傳音,或以官印傳書。

    在夜明珠的照耀下,他們的臉上沒有絲毫的光芒。

    即便一輪紅日從東方升起后,一界大亮,這些官員的面色依然灰暗,雙目依舊渾濁。

    和奉天殿的官員一樣,景國各地的讀書人都一夜沒合眼,都手持官印,或聚在聖廟附近,等待最後的結果。

    濟縣。

    方運的父老鄉親們不管男女老少,不分是不是讀書人,都聚集在縣文院周圍,望著聖院的方向。

    一個婦人輕輕拍著熟睡女兒的後背,低聲道:「囡囡不怕,方虛聖會解決的,會解決的……」

    吧嗒吧嗒……一個老人抽著旱煙,對旁邊的人道:「方運那小子從小就有福,是我看著長大的,這個坎,一定過得去……」

    寧安縣。

    香火繚繞。

    數不清的民眾自發在各處燒香,用這種源自周朝的風俗,來祈禱方運與景國度過這一難關。

    已經成為坊主的工家老讀書人劉育,正站在縣文院面前,高聲講話。

    「各位,雜家人都已經走了,但咱寧安沒空!咱寧安,是景國的,也是方虛聖的,更是咱們寧安人的!不管外面怎麼樣,不管他娘的雜家怎麼弄,咱寧安人就沒怕過!狗屁鎮封,能比得上蠻族狼聖?還不是像條狗似的跑了?沒了雜家聖道,咱們寧安人該怎麼過日子還怎麼過!只要方虛聖在一天,咱景國就不會倒……」

    玉海城。

    這裡已經成為人族的工家中心,數不清的工坊猶如雨後的春筍一般冒出來,在城內外鋪開。

    和其餘各國的工坊不同,玉海城的所有工坊,都有專門的神龕供奉方運的雕像。

    禮殿曾派人來阻撓,但眾人依舊用方運的雕像,只是名字改成長江之主或文星龍爵,禮殿無可奈何。

    早起的工人們聚集在方運雕像面前,每人都點燃一支香,按照次序,排著隊將各自的香插入香爐之中。

    從高空看去,玉海城的香火比萬家炊煙更濃。

    天子腳下的京城,卻顯得格外淡然。

    大多數人該做什麼做什麼,只是他們都有些心不在焉,時不時看一眼聖院或皇宮的方向。

    七點一到,聖院上空,烏雲密布,雷霆閃爍。

    剎那間,烏雲猛地膨脹,覆蓋整座聖元大陸。

    聖元大陸竟然陷入黑夜之中。

    在所有人驚駭的目光中,烏雲迅速收縮,最後全部聚集在景國上空。

    整個景國被烏雲籠罩,烏雲之中,電閃雷鳴,狂風怒號。

    在無數景國人絕望的目光中,烏雲震動,雷霆炸裂,電光閃爍,將景國照得尤如白晝。

    「鎮封!」

    一個充滿無上威嚴的聲音響起。

    漫天烏雲與雷霆,猛地下落。

    在眾人尖叫聲中,烏雲與雷霆竟然化為半透明的虛影,融入景國大地。

    每個人都彷彿置身於沼澤泥濘之中,行動遲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