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景國萬里疆土升騰黑煙,無盡山河被黑暗籠罩。

    聖道不存,人間至暗。

    所有的黑煙與黑暗緩緩沉降,最後深入大地。

    景國的土地,比平時暗了三分。

    所有人恢復了正常,但隨後感覺,自己好像失去了什麼,好似剛剛睡醒一般,腦袋有些空,身體有些飄。

    方運此刻憑藉聖廟的力量,神念俯視天地。

    在景國的高空,懸浮著一方尋常人看不到的黑色玉印,足有千丈高,宛若巨山,其上有惡龍翻騰,其下有鬼符閃爍。

    黑色玉印如同巨型蜘蛛一樣,外放出黑色的巨網,籠罩在整個景國的上空。

    黑色巨網的邊緣與景國的邊境線重合,那些黑色的怪異力量不僅在源源不斷抽取景國的力量,還阻止外界的力量進入景國。

    甚至於,連文曲星的星光都被削弱一成。

    在方運的眼裡,整座景國如同化為鬼域,所有與雜家有關的聖道,都已經不復存在。

    但是,在京城的正上空,豎立著一柄尋常人同樣看不見的物品。

    純銅古劍,其名為景。

    山河之形,社稷之劍。

    社稷之劍指向黑印,徐徐下沉。

    最多三天,景國社稷之劍就會被雜家聖道偉力鎮壓回去,景國再無力量壓制雜家聖道,到那時,景國的朝廷會爆發出極為嚴重的問題。

    即便是現在,景國的所有官署也開始陸續出現問題。

    所有沒有品級的吏員,已經無法快速看懂公文,需要反覆閱讀數遍后,才能理解公文的大體意思。

    所有的吏員都忘記了許多曾經記憶深刻的公務數據,比如本地的居民,比如課稅的收取,比如銀兩的支取。

    一些吏員本能地放縱起來,約束他們的力量少了一層,他們可以憑藉職務為所欲為。

    那些衙役對百姓也沒有了基本的威懾,在許多事方面都力不從心。

    隨著時間的推移,雜家聖道鎮封的影響會影響到所有官員,直到內閣和皇室。

    到了那時,政令不出奉天殿,最嚴重的後果可能是各地紛紛獨立,皇室諸王會開始叛亂。

    奉天殿中,已經召開了一天一夜的大朝會還在繼續。

    太后呆坐在龍椅之上,灰心喪氣。

    所有官員也感受到聖道鎮封的影響,心中生起種種念頭,而其中許多念頭是以前絕對不會有的。

    沒有聖道制約,任何人都會更加放縱。

    過了許久,一個人從奉天殿正門邁步而入。

    「方虛聖來了!」一人驚呼。

    眾人急忙看去,就見身穿紫袍的方運竟然邁步進來,而不是坐在武侯車上。

    讓所有官員驚訝的是,之前的方運面色慘白,身體非常虛弱,氣息極度不穩,但現在,方運中氣十足,面色紅潤,大儒的氣息不僅穩定,還有烈火烹油之勢,極為濃郁。

    方運明明只是四境大儒,但周身氣息已然超過尋常的五境文宗。

    在眾人神念的感知中,方運猶如一座正在噴發的火山,大有煙雲壓九州、岩漿焚四海之勢。

    所有人都愣住了。

    「你……不會在裝病吧?」張破岳脫口而出,說出了所有官員的猜測。

    「那怎麼可能,我是吃了足夠的神葯,身體剛剛痊癒。」方運一本正經回答。

    行走中的方運紫袍飄蕩,黑髮輕揚,雙眸如日月。

    張破岳撇撇嘴,完全不相信方運的言辭。

    「這病讓你裝的,簡直沒有誰比你更能裝病了……」張破岳小聲嘀咕。

    方運走到百官之首的位置,微微欠身,道:「請恕微臣全力治病,所以來遲。」

    「那麼多官員都走了,為什麼你還在?」太后的聲音從垂簾之後傳出,聲音里充滿冷漠與抗拒。

    眾官沉默,這是太后第一次在眾人面前失態,也是太后第一次如此針對方運。

    「一國之本,在民;一國之根,在官。不破不立,景國若欲乘風直上雲霄間,自當開刀擠膿,方可癒合,不然,滿身膿包,救無可救,必將橫死。」方運面帶微笑,恢復了往日的洒脫。

    眾官驚駭。

    方運的話太過驚人,蘊藏著令人難以置信的信息。

    方運幾乎等於在說,他是借雜家之手,清理景國朝廷中那些不稱職甚至可以說劣跡斑斑的官吏,只有這樣,才能讓景國走向富強,趕超其餘各國,成為第一強國。

    逼走那些官員,是方運革新的一部分!

    無論是號稱滾刀肉的張破岳,還是人稱不倒翁的曹德安,無論是年紀最長的楊旭文,還是今年的新科狀元,目光里全都充滿了震驚。

    直到現在,他們都不相信方運竟然會想要做這種事,而且做了這種事,並且成功做到。

    待震驚過後,所有官員回憶方運革新的過程,發現了一條清晰的脈絡。

    方運先是憑藉工家和農家的技術進步,改變農人和工人。

    接著,方運借用法家的力量,橫掃各種地痞流氓以及小門小戶。

    隨後,方運把矛頭指向各大家族,甚至包括眾聖世家。

    那麼,順藤摸瓜,方運必然會對全景國的官吏開刀。

    但人族風雨飄搖,景國內外交困,方運若是親自對官吏開刀,必然等於挑戰整個官僚系統,不要說他只是左相,就算是歷代帝王,也從來沒有誰勝利過。

    所以,方運選擇了借用外力來清掃景國官場。

    雜家成為方運手中的刀。

    這個時候,哪怕方運已經狠狠砍了景國官僚一刀,因為聖道鎮封已經降下,木已成舟,要麼逼走方運,要麼繼續跟隨方運。

    若是之前的官員沒有離開,景國官僚聯手,或許可以逼走方運,但現在,為時已晚。

    雜家官吏已經全部離開,而景國成立新的各部,等於稀釋了原本各派系的力量,讓方黨無論從人數還是比例都有大幅度提高,

    現在的方黨,已經是當之無愧的景國第一勢力,無論是在地方還是在京城。

    針對一個重病的方運,各勢力還有辦法,因為無論方運掌握多大的權力,終究有致命的缺陷,最終難以真正掌握景國。

    那只是方運為了麻痹他們製造的假象。

    現在方運已經是景國陳聖之下第一讀書人,不是身份地位,而是實力!

    方運手中還有半聖寶物!

    方運還有龍族盟友,還有那尊半聖負岳,還有奴直部落!

    逼走那麼多官吏,方運已經掌握凌駕於全景國之上的力量。

    現在除非陳聖親自出手,否則景國沒有任何人能逼走方運。

    聯手也不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