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長江源頭,昆崙山中。

    一頭又一頭數十丈長的巨龍在半空懸浮,騰雲駕霧,龍鬚飛舞,附近雷聲轟鳴,強風席捲。

    西海、南海與北海諸多大龍王與龍皇聚於此地。

    得益於葬聖谷的開啟,以及龍族遺脈的相助,在短短數個月內,三海龍宮眾多龍族實力暴增。

    但是,龍族遺脈竟不與東海龍族聯繫。

    西海龍皇敖霧峰乃是血脈純正的白龍,一身潔白的龍鱗散發著美麗的光暈,身形威武,但是他雙眼中的恨意與血色,破壞了白龍皇應該有的尊貴形象。

    「諸位,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此次聖道鎮封,景國國運有損,雜家出手,方運必然會遭受重創。只要我們三海龍宮合力,便可奪會長江,反客為主,佔據水殿。」

    南海的龍皇敖賀無奈道:「我們知道你要為你的兄長敖霧山報仇,也知道他如何慘死。但是,現在方運已經非比尋常,他已經獲得龍庭諭令晉陞文星龍爵倒也罷了,畢竟龍爵之位是名大於實,但他已得到二龍印璽,在他面前,我們毫無反抗之力,如何與他爭長江之主與天下水網?」

    北海的龍皇敖川點點頭,道:「他屢屢害我北海龍族,我恨不得將他扒皮抽筋,但現在又能如何?那龍族遺脈倒是精明,知道現在不好惹方運,所以暗中攛掇。我們是要反抗方運,但不能太過急躁,要從長計議,我看,此次不是最好的時機。」

    「不是最好的時機?那本皇就製造出來!」

    敖霧峰說完,一張口,一個通體雪白的龍族印璽浮現,印璽之上,雕刻著兩條真龍。

    「二龍玉璽!」

    「與方運的玉璽是同等層次!」

    「你們西海龍宮竟然動用這等重寶!」

    南海與北海眾龍議論紛紛,態度與之前全然不同。

    敖霧峰昂首道:「在聖陵之時,方運只不過走狗屎運得到負岳大聖遺骸,才讓敖惑的二龍玉璽無用,導致我兄長慘死。在聖元大陸,我與方運都持有二龍玉璽,他奈何不得我們!」

    「說得對,這裡又不是葬聖谷,它無法驅使負岳大聖的靈骸。」

    「不過,聽說方運手中得了別的半聖寶物。」一個大龍王擔憂地道。

    敖霧峰微笑道:「當我西海龍族無半聖寶物嗎?諸位南海與北海的龍兄,你們誰家缺半聖寶物?」

    各族龍族微微一笑,他們怕的是方運在龍族的地位和身份,並不怕任何寶物。

    敖霧峰道:「我們商定好,只要景國國運被壓制,我們便暫時截斷長江源頭,減少長江水流,削弱他的力量,然後我們沿著長江東下,奪回蛟聖宮。」

    「方運恐怕已經控制蛟聖宮樞紐,以我們的力量,怕是無計可施。」敖賀道。

    敖霧峰大笑一聲,道:「既為同盟,我也不瞞著你們,你們看這是何物?」

    敖霧峰又是張口一吐,腥風撲面,淡淡的聖威向四面八方蕩漾,順便遍布數百里之內,又旋即收縮。

    眾龍看到,敖霧峰的面前,有一滴金光閃閃的龍血,龍血之內,有一條小小的蛟龍在盤身沉眠。

    眾龍大驚。

    「這是……」

    敖霧峰笑道:「不錯,正是蛟聖敖宙陛下的分身!」

    「敖宙陛下回來了?」敖賀喜道。

    敖霧峰搖搖頭,道:「他老人家似乎遇到什麼事,聖體脫不開身,所以只派出分身,從妖界聯繫上毒蛟一族,又來到我西海龍宮,我們這才有了奪回蛟聖宮與長江的機會。」

    敖賀道:「只要奪回長江,方運將失去水域封地,我們三族聯手,便可執掌水殿。哈哈,方運這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到時候,我們禁水景國,看看他能如何!」

    「東海龍宮雖然位居四海之首,但只要我們三海龍宮與雷家合力,他也奈何不得我們!更何況,東聖閣已經許諾,絕不會幹涉龍族內爭。」

    敖霧峰懸在高空,遙遙北望,一眼便看到景國上空那漆黑大印。

    「方運,雜家大印落下之時,便是奪你根基之日!」

    京城,奉天殿中。

    太后看著方運,許久無話,最終道:「方愛卿此來,有何貴幹?」

    太后雖然已經恢復平靜,但毫不掩飾冷淡,完全把方運當成賓客。

    眾官也明白太後為何不再掩飾,因為以目前的情況看來,無論太后如何掙扎,都已經無法推翻方黨,不如順著自己心意說話做事。

    方運道:「聖道之力,此消彼長。為對抗雜家聖道,臣請與法家全面合作,進行徹底革新。」

    所有官員側耳聆聽,生怕漏掉任何一個字,因為他們已經意識到,現在是方運是圖窮匕首見,是最後決定成敗的時刻。

    太后緩緩道:「哀家敬慕法家,亦景仰祖龍,只是,秦朝覆滅,法家略有過失,以致於遭到諸家反對。若是景國走秦朝老路,或重蹈覆轍。」

    法家讀書人聽到太后的話倒沒有生氣,因為太后其實並沒有說重話,當時可不是法家略有過失,而是法家眾聖欲獨斷聖院,結果遭到各家聯手打壓,再加上當時法家過於嚴苛,很多地方違背人性,最終事敗。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

    但是,這些年法家經過不斷摸索,已經慢慢脫離了當年的窠臼,再加上方運不斷引導,法家的發展越發清晰,甚至可以說已經得到發展綱領。

    方運微笑道:「這些年,法家勵精圖治,今非昔比。更何況,法家從萬界各族學習精華,正在逐漸改變。若不以法家相助,我們又當如何對抗雜家?」

    除了法家官員,所有人皆皺眉思索。

    這句話,與之前方運說要擠出雜家膿瘡何等相似。

    方運利用雜家驅趕景國那些不堅定的官員,然後又以對抗雜家聖道為借口,讓法家入主景國,手法完全相同。

    若是沒有準備,法家強行入主景國,必然會引發極為激烈的抗爭,但之前方運與刑殿成立嚴打司,通過打擊景國各種勢力,為法家鋪好了一條金光大道。

    而雜家全面敗退,工家、醫家和農家中立,方黨一旦與法家聯手,整個景國,已無敵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