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宮中留宿大臣是常事,但一留就是三個月,卻非常罕見。

    眾官心裡一琢磨便明白,《憲法》一出,皇權受到極為嚴重的削弱,皇室的勢力必然會被各大勢力蠶食,為了自保,太后通過留宿方運的方法,向外界展示方運與皇家的親密關係,並且加深方運與趙淵的師生之情,一舉多得。

    皇宮離內閣的確更近。

    方運對趙淵一直有所虧欠,因為自己擔任帝師后,一直四處奔波,從沒有長時間好好教授他,如果只是三個月,並不算久。

    「好,本相答應教導他三個月。」方運道。

    「妾身謝過方虛聖。」太后道。

    「太后現在可以起身了吧?」方運問。

    太后這才站起。

    接著,眾人繼續商討《憲法》中有爭議的內容,一直持續到聖道鎮壓形成的第三天早晨。

    從夜間開始,整個景國的天空都烏雲密布。

    那烏雲遠遠比平時濃厚,而且還在不斷增加,彷彿一座無邊無際的大陸懸浮在景國的上空。

    甚至於,連文曲星光都被烏雲遮擋。

    清晨七點的景國,本應該沐浴在陽光之中,但整座景國不見天日。

    秋日的景國,竟然刮著刺骨的寒風。

    每個人的心頭都沉甸甸的,許多地方的私塾或書院甚至已經讓學生們放假。

    京城的許多商鋪都沒有開業,即便已經開門的店鋪,那些掌柜或夥計都顯得有氣無力。

    全國人都得到消息,不出意外,雜家的聖道力量會在明天徹底爆發,到了那時,全景國都會陷入混亂。

    一些讀書人看到,京城上空的景國社稷之劍即將落地,被那黑色大印徹底壓回皇宮之中。

    就在軍中時間到達八點的一剎那,景國每座聖廟突然爆發出絕強的氣息,隨後,每座聖廟都開始向四面八方傳播一個莊嚴的聲音。

    「本相代表國君與內閣宣布,景國《憲法》正式確立!」

    方運的話音未落,天地巨震,異象叢生。

    最先出現在景國上空的,是一部厚厚的黑色法典,其形為書,但卻被雲霧包裹,碩大無朋,散發著神秘浩大的氣息。

    當這法典出現的時候,每一個看到的人心中都滋生怪異的心緒,總覺得自己做的不夠好,無論是言行舉止還是心中所想,都變得不符合律法,需要立刻改正。

    隨後,一套枷鎖徐徐浮現,與黑色法典持平,這套枷鎖看上去只是擺在半空,沒有犯人穿戴,但散發著冰冷的寒光,彷彿能凍絕一界。

    每一個看到升聖道枷鎖的人,都會想起自己平時犯下的錯誤,心中生出懺悔之情。

    那些犯下重罪之人,僅僅看了一眼聖道枷鎖后,就不由自主地走向附近的衙門自首,並老老實實交代自己犯下的大罪。

    突然,一聲清脆的劍鳴響起,嘹亮如鳳音,悠長如龍吟。

    普通人看不到,但高文位的讀書人看到,那把幾乎被壓回地面的景國社稷之劍,竟然徐徐上升。

    弒天之劍,直斷天威!

    法家兩件聖道至寶的氣息突然融合為一,接著所有景國人都看到,一道恐怖的氣流在半空形成,並迅速沖向高空。

    如瀑布逆升,又好似神柱貫天,擊穿萬里濃雲,打開一條筆直的上升通道。

    通道的盡頭,是黑色大印。

    那黑色大印重重一震,隨後猶如遭到重擊一般,向天空飛去,飛到極高的地方才停止。

    與此同時,人族每一個主修或輔修雜家的讀書人,耳邊響起雞蛋落地蛋殼開裂的清脆聲音。

    聖元大陸的高空,出現一條浮空之河。

    那河水似白似灰,混混沌沌,只是形態像是無邊長河,橫貫聖元大陸的上空,長無盡頭,寬超過十萬里。

    接著,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在這條混沌之河的中間,突然出現了一絲裂縫,接著,裂縫迅速擴大。

    隨後,一部分混沌河水沿著裂縫脫離主體,占整條混沌長河的百分之一。

    這百分之一看似很少,但卻讓混沌長河的氣息驟然降低。

    長河主體的開裂之處,竟然沒有癒合,而是源源不斷向外面散逸出少許混沌河水,湧入那條混沌小河。

    那條從主體離開的混沌小河,猶如一條長龍一樣,急速向聖道枷鎖與聖道法典所在的地方飛去。

    在到達聖道枷鎖與聖道法典的一剎那,上空形成龐大的吸力,伴隨著吸力的是一個直徑幾十萬里的黑色漩渦,那混沌小河如乳燕歸巢一般,鑽進黑色漩渦之中。

    代表法家力量的聖道法典與聖道枷鎖的氣息突然猛地暴漲,以至於籠罩聖元大陸高空的黑色濃雲竟然被吹散。

    慶國,長峰府外的軍營之中。

    整整十萬大軍正在集結。

    人族的十萬大軍,一般由一位大學士領軍,但在這支大軍之中,竟然有十位大學士、五十位翰林以及八百餘進士坐鎮,實力幾乎達到兩界山精銳大軍的標準。

    若非人族之間輕易不動用大儒內戰,這裡至少會多兩位大儒。

    「大都督,我們還要等多久?」

    「入夜後,我們便在兵法的加持下,直奔象州的丁縣,然後奪下泰閤府!」

    話音未落,眾官望向天空。

    聖道撕裂!

    下一剎那,大都督席實便明白前因後果,怒吼道:「大膽賊子,圖謀雜家,當誅九族!」

    其餘將領才明白過來,雜家聖道不知被誰撕裂一部分,而後被法家奪走!

    「大都督,我們明日是否要進攻象州……」一個將軍戰戰兢兢問。

    席實沉默數息,隨後臉上露出殘忍的笑容。

    「佔領丁縣后,三個時辰不封刀!」

    眾將俱驚,這意味著,在佔領丁縣的六個小時內,所有人可以對丁縣人做任何時期,燒殺搶掠,沒有任何限制。

    這往往是妖蠻對人族用的殘酷手段。

    景國,通往京城的大運河上。

    一艘艘客船在江面上航行,而其中最大的一艘船上,竟然掛著一面大旗。

    上書「柳」字。

    柳山站在船頭,眺望遠方。

    突然,柳山抬頭望向天空。

    看著聖道撕裂,柳山死死咬著牙,嘴角竟流出血跡。

    他身後的雜家眾人呆若木雞。

    「柳公,我們還要去京城嗎?」

    「去,不僅要去,還要把一切奪回來!他們,激怒了雜家!」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