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看著雜家的聖道被生生撕裂,人族沸騰了。

    聖道撕裂,那是只存在於傳說中的事情,自漢朝以後,再也沒有發生過。

    眾人親眼看著天空之上的劇變,無不驚懼,但同時還有一絲興奮。

    大多數人只是把這件事當成了談資,最多是害怕人族內鬥。

    但是,讀書人們卻從其中嗅到了不同尋常的意味。

    雜家鎮封景國,絕對不會輕易結束。

    因為,方運之前的變法也好,革新也罷,都太過激進,在涉及工家或農家的方面只是超越時代半步,但涉及法家以及朝政的改革,卻看似犯下冒進的錯誤。

    此次雜家出手,人族各地的讀書人並不意外,因為方運可以觸犯百姓的利益,可以觸犯普通家族的利益,甚至可以觸犯一些官僚的利益,但是,方運不能觸犯百家眾聖的利益。

    任何一家的聖道,都是核心利益。

    聖道之爭,不死不休。

    所以,眾人都認為方運會遭受極為沉重的挫敗,因為法家不可能為了方運與雜家全面開戰。

    但是,他們沒有想到,方運竟然幫助法家撕裂并吞噬雜家的聖道。

    在《憲法》出現以前,各國其實有許多潛在的規則或者近乎不成文的憲法,所有官員各行其是,都默默遵守這些規矩。

    而掌握這些桌面下規矩的,不是儒家,不是法家,而是雜家。

    儒家治國講究的是堂堂正正,法家則是明確為律法,唯獨雜家,是眾人皆知的陰謀家。

    但是,《憲法》的出現,將桌面之下的規矩揪出來,放到陽光底下,明確成文,形成最高法律,那麼其中一部分力量,自然而然歸為法家聖道。

    法家在此次的《憲法》確立中,獲得難以想象的龐大利益。

    看上去,法家只是奪走了雜家百分之一的聖道,但實際上,隨著持續的此消彼長,雜家聖道會不斷流失,而法家會不斷吸收。

    僅僅是這些聖道力量,對法家來說並非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方運通過《憲法》為法家指明了一條康庄大道,因為憲法內的一些內容細節,在討論中方運說過的許多話,都是前所未有,都是劃時代的智慧。

    法家看重方運,從來不是單純是為了增強聖道,真正想要的,便是從方運身上找到法家未來的道路。

    長遠的方向,比眼前的利益重要百倍。

    任何一個沒有方向的集體,都像是無頭的蒼蠅,即便再龐大或富足,最終會被找到正確方向的族群消滅。

    雜家摸著石頭過河。

    法家摸著方運過河。

    許多人之前認為方運會被雜家制裁,會被景國的皇室聯合官僚掣肘,會因為太激進而舉步維艱,但是,現在他們知道自己之前錯了。

    為了維護法家自身,法家將不惜一切保護方運。

    方運掌握法家的方向,即掌握法家的未來。

    在眾人沉浸在聖道之爭形成的異象的時候,刑殿對外發布公告。

    今日,所有刑殿大儒以及九成刑殿人員,將前往景國京城,展開學習方運立憲活動,並號召高文位的法家讀書人一併前往。在學習立憲活動之後,法家將在景國京城召開一場聖道文會,廣邀所有法家讀書人。

    人族各地的法家讀書人瘋狂了!

    聖道文會,是人族最頂級的文會!

    實際上,真正的聖道文會,只有半聖才能召開,只有大儒才能旁聽,其他人別說參與,離得太近都可能會被聖道的力量誅滅。

    像這種廣邀一家所有讀書人的聖道文會,在歷史上也有過,每一次,都意味著某家聖道進行巨大的飛躍。

    這種聖道文會,名為交流,實則為提升全體法家人的力量!

    每一個參加聖道文會的法家人,在未來晉陞文位的機會大大提高,包括那些垂老看似晉陞無望之人。

    於是,人族各地所有的法家讀書人,無論是一代大儒還是童生,都立刻決定前往景國京城!

    許多還未考中童生但已經確定走法家之路的人,也沒有絲毫猶豫,也開始前往景國京城。

    就在刑殿發布公告之後,論榜上有人發布小道消息,說雜家眾多閣老直奔刑殿,與刑殿閣老不知道談了什麼,僅僅一刻鐘,雜家閣老就離開刑殿。

    那人根據雜家閣老離開的樣子判斷出,雜家閣老似乎吃了虧,但並沒有氣急敗壞,似乎達到了基本的目標。

    接著,方運收到一封秘密傳書。

    傳書的內容很簡單,不久的將來,雜家將動用傳國玉璽對付景國。

    方運拿著官印,眉頭緊蹙。

    呂不韋封聖后,命李斯以和氏璧製作傳國玉璽,上書「受命於天,既受永昌」作為始皇帝大印,也是人族歷史上最有名的玉璽。

    但是,在秦朝被滅后,傳國玉璽便成為一個謎,經常有人說自己得到。

    方運卻知道,秦之後其餘人得到的傳國玉璽,都是假的。

    真正的傳國玉璽一直被呂不韋控制,用以鎮壓秦國國運,最後吞噬所有國運。

    秦滅之後,呂不韋利用傳國玉璽製作出一件半聖文寶,更名為呂侯印。

    因為呂侯印的來歷不幹凈,所以雜家很少使用,只在難以被外界察覺的情況下使用,所以此事只有人族少數高層和眾聖世家才知道。

    現在,雜家竟然敢堂而皇之動用呂侯印。

    秦始皇乃是人族萬古第一始皇帝,更是人族第一個真正一統聖元大陸的皇帝,之前各朝代雖然都有天子,但並未沒有讓聖元大陸真正大一統。

    所以,僅僅是呂侯印蘊含的國運,就遠超現在的景國。

    更何況,呂侯印還被一尊半聖親自煉製過。

    實際上,方運本身並不怕呂侯印,再強,也只是半聖寶物而已,方運自己也不缺。

    但是,寶物的使用者在很多時候比寶物更加重要。

    這一次,必然是雜家眾多大儒與大學士聯手施為。

    僅僅是這樣,方運也不會太在意,真正在意的是,雜家必然會調動雜家聖道。

    方運剛剛撕裂雜家聖道,雜家聖道已經視他為敵,一旦雜家大儒們聯手通過雜家聖道催動呂侯印,要下殺手,不要說方運,就算是一尊新晉半聖也無法抵擋。

    方運想了想,傳書給刑殿閣老高默。

    高默讓他稍等,午後所有刑殿閣老會抵達京城,與他密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