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刑殿閣老們沒想到方運還不死心,高默頓時泄了氣,道:「方虛聖,雜家調動力量催動呂侯印,短則兩三天,長則十數日,希望您在之前想清楚。」

    「如果我想清楚了,不僅把吏員考試拱手奉上,順便將憲法引入雜家,那怎麼辦?」方運面帶極淡的嘲諷之色,看著對面的刑殿閣老們。

    刑殿閣老頓時頭大如斗。

    「咳咳,話不能這麼說,憲法明顯是與法家有關,與雜家關係不大。」

    「與雜家關係不大,但與那位關係不小。」

    方運指的便是宗聖。

    幾個閣老面色微變。

    現在許多讀書人都已經知道,宗聖一直圖謀壯大雜家,甚至一直在有意吞併縱橫家,若是方運真的將憲法相關獻於宗聖,宗聖不介意在法家聖道上啃一口。

    畢竟,宗聖很需要一切力量用以增強自身。

    對於其他各家來說,胡亂吸收聖道可能會引發危機,但雜家本來就提出「兼儒墨、合名法」的口號,凡是人族聖道,雜家都有辦法據為己有。

    高默想了想,道:「此事,咱們暫且放下,我們已經與雜家商定,在法家聖道文會完成之前,雜家不得動手。所以,未來幾天可能要麻煩您,向我們法家讀書人講解與《憲法》有關的一切。」

    方運道:「我已經將憲法無償送與你們法家,若要讓我額外講解,沒問題,拿出相應的報酬即可。雜家要得,我方運要不得?」

    「好說好說,您需要多少報酬?」高默滿口答應道。

    「保景國十年。」

    「做不到。」高默一口回絕。

    「五年。」方運道。

    「莫說五年,一個月都做不到。老夫之前已經交了底,保您,義不容辭,保景國,有心無力。」高默認真解釋。

    「那聖道文會之後,你們法家人就拍拍屁股走人?」方運問。

    高默道:「老夫還會留在這裡,避免雜家出爾反爾,對您不利。」

    「看來你們也沒多信任雜家。」

    高默意味深長道:「對雜家,多防備一些沒有壞處。」

    方運沉思片刻,道:「讓我講授《憲法》沒問題,甚至出席聖道文會,闡述一些我對法家未來的想法,也沒問題。但是,我要一枚免罪符。」

    高默愕然,一眾閣老也有些奇怪。

    以方運對法家的貢獻,以方運虛聖的地位,真做了什麼,法家也只能想方設法袒護,按理說方運沒必要要免罪符。

    免罪符是刑殿和法家在很多年前製作的信物,那時候人族內鬥嚴重,聖道動蕩,為了庇護少數人,也為了達成某種利益交換,刑殿與法家才製作了免罪符。

    刑殿製作的免罪符一共也不到二十枚,西漢之後就沒有再送出過,現在很少人知道這種信物。

    這種信物本身沒有多大的力量,但卻有著極為強大的作用。

    刑殿與法家可以審判人族的所有人,有時候,刑殿法家的人會寬恕免除一些人的罪行,但法家聖道有可能不會寬恕,會不斷針對。

    這免罪符是法家半聖製作,一旦使用,不僅會消弭一切罪行,無論是法家與刑殿都不會追究,也會消除法家聖道對其人的針對,是一種真正能洗脫一切罪名的信物。

    高默想了想,道:「刑殿還有三枚未用過的免罪符,您若是真決定以此物為報酬,我們明天就可送到您手上。」

    「只要免罪符一到手,我便為你們講解《憲法》。」方運道。

    「好!」

    方運正要起身,高默輕咳一聲,露出非常彆扭的表情,道:「方虛聖,您和雜家之事,難道不能再想想嗎?只要您答應放棄景國,待您封聖后,我們雜家必然會全力幫您重建。」

    「讓我離開景國,可以,等他們砸斷我的脊樑再說!」方運說完,走出會議室。

    「唉……」

    高默長長一嘆。

    方運與刑殿閣老的談話內容,並沒有對外界形成任何改變。

    所有的法家讀書人在拚命向景國京城趕來,而所有的景國人也歡欣鼓舞,認為景國有救了,法家會全力幫助景國。

    景國處處充滿歌頌方運的歡聲笑語。

    在所有人看來,景國的危機終於解除了。

    但是,方運剛走出會議室大門,就收到皇宮的傳書。

    太后召開內閣參議會議,只允許內閣各相與內閣參議前往。

    由於景國官署增加,增加了多個部,所以內閣參議的數量也因此增加。

    方運進入皇宮的時候,已經有三十一位內閣參議人在現場,還有七位內閣參議借用聖廟的力量以投影的方式出現。

    方運最後一個進入,掃視殿中之人,微微點頭,其餘人也沒有行大禮,都是點頭致意。

    太后坐在正中的主位,待方運落座后,其餘人紛紛落座。

    坐在這裡的,皆是景國大員。

    太后沉吟數息,道:「方虛聖,此次內閣參議會議,主要是討論雜家與法家之事。哀家很想知道,法家與刑殿,是否準備對景國全力相助?」

    方運神色凝重,思索了數息,才緩緩開口道:「聖道文會之後,法家眾人會離開京城。」

    眾官面色大變,方運雖然沒有直說,但言外之意非常明顯。

    「如此說來,雜家與法家暗中交易之事屬實?」太后問。

    方運輕輕點頭。

    「刑殿諸位閣老,找您有何事,可否透露一二?」

    方運道:「主要是邀請我參加聖道文會,我也答應了,另外……法家願意在危急關頭助我。」

    眾人面色由陰轉晴,太后鬆了一口氣,聲音異常清晰,為了掩飾尷尬,拿起茶杯喝水。

    曹德安卻發現方運面色依舊凝重,眉頭一皺,脫口而出道:「只是助您?」

    眾官與太後面色再度一遍,都聽明白曹德安話里的意思。

    方運長長一嘆,道:「只是助我。」

    啪地一聲,太後手中的茶杯掉落在地。

    殿中恢復了平靜。

    「哀家得到消息,說雜家準備全力出手,可能會動用雜家聖道,此事是否屬實?」太后緊緊盯著方運的雙眼。

    方運自知難以隱瞞,回答道:「的確如此,不久之後,雜家將動用全部力量,鎮封景國,甚至會有其他我不知道的大動作。」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