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您是否有對抗之策?」太后看著方運。

    所有高官也都盯著方運。

    「並無。」方運答道。

    殿中彷彿有寒風吹過,吹進每個人的心中。

    太后緩緩道:「哀家早就得知,柳山已經乘船北上,明日便抵達京城。」

    「他畢竟是人族大學士,想來京城遊覽並無不妥。」方運淡然道。

    太后看了方運一眼,只好直說道:「若是待雜家全力施為,鎮封景國,他振臂一呼,您又當如何?」

    「打斷他的胳膊。」方運道。

    眾官哭笑不得,卻依舊板著臉。

    太后怒道:「哀家沒與你說笑!若是他站在金鑾殿外,告訴哀家和百官,只要彈劾你,讓他重臨左相之位,雜家便可放棄鎮封景國,我們如何選擇?」

    「不用選擇,他走不到金鑾殿。」方運淡然回答。

    所有人都感覺方運的唇齒間,閃著劍光。

    眾人立刻意識到,方運可是人族的一尊殺神。

    葬聖谷關閉如此久,一些有關方運的消息也開始流傳,不僅是人族,各界、龍族和妖蠻那裡也都有一些傳言。

    在傳言中,方運憑藉一尊大聖負岳遺骸,無所不能,追著葬聖谷眾聖滿地跑,殺死無數的凶靈和妖蠻。

    張破岳突然重重一嘆。

    太後文道:「張愛卿,你有話要說?」

    「有。」

    「請直言。」太后頗有興趣,期待張破岳能說出對抗雜家的手段。

    「我在想,我用盡手段都殺不死柳山,但在方運看來,柳山只是隨手可以殺死的人。他是執道者又怎麼樣,方運一定有辦法。所以,我有點嫉妒方運。」

    太后白了一眼張破岳,道:「那張愛卿如何對付雜家?」

    張破岳一攤手,道:「我一個小小的大學士,能有什麼辦法?到時候景國國滅,方運跑到聖院躲著,我也跑。爭取加入武國或啟國,想辦法對慶國宣戰,殺一點是一點。」

    太后露出一副不應該問的表情,隨後看向曹德安,道:「曹相,您老成持重,有何看法?」

    曹德安輕輕搖頭,道:「除了張破岳,您問任何在座之人,都只能得到相同的答覆。我們,已經將全部的希望寄托在方虛聖身上。」

    太后忍不住問:「那陳家……不會相助嗎?」

    眾官面色怪異。

    曹德安猶豫數息,才道:「我們都希望他不要出手。」

    太后愣了一下,立刻明白。

    陳觀海若出手,宗莫居必然會阻止。

    以陳觀海的脾氣,寧可舍卻此身,也不會低頭。

    那麼,要麼其餘眾聖出手攔截,要麼其中一位失敗。

    陳觀海失敗的可能性更大。

    無論怎樣,都救不得景國。

    「那……方虛聖,您能從血芒界請來那尊負岳半聖嗎?」太後期待地看著方運。

    方運搖搖頭,道:「我從葬聖谷給他帶了重要之物,他此刻正在吸收力量,在血芒界沉眠。」

    「那龍族呢?」

    「龍族和法家一樣,不可能干預人族內爭,只是會助我。」

    「那古妖呢?」

    方運沒有回答。

    太后也沒有再問。

    方運道:「雜家通過法家,向我透露雜家的底線。」

    「什麼底線?」

    眾人目光灼灼,緊盯方運。

    「雜家允許我帶著景國人遷徙到血芒界,若是我能封聖,雜家也不會阻撓我們重建景國。」

    「欺人太甚!」太后猛地一拍桌子。

    輔相楊旭文道:「方虛聖,現在雜家狗急跳牆,遠遠超出大家之前的預料,老夫也聽到一些消息,情況不容樂觀。不過,老夫在這裡要您一句話,若是景國國滅,您是否願意帶著皇室以及一些景國子民前往血芒界,在血芒界重續景國?」

    桌子下面,太后雙手緊緊揪著衣裙。

    方運鄭重點點頭,道:「諸位放心,一旦不敵雜家,我會將皇室遷移到血芒界,並仿照京城新建一城,將其贈與皇室,保景國不滅。」

    太后眼中泛著淚花,感動道:「多謝方虛聖。」

    「這都是微臣應該做的。」方運的語氣里充滿了唏噓。

    眾官覺察到方運的語氣,目光暗淡,如果不出意外,景國皇室必然會遷移到血芒界。

    張破岳道:「血芒界人丁稀薄,我看,不如您乾脆號召景國子民,全部遷入血芒界。可能消耗的力量會多一些,但對陳聖來說,不過是舉手之勞。到時候,不僅僅人,連工坊、機關和種種財富也一起搬入血芒界。在血芒界,您想怎麼革新就怎麼革新,誰都管不了您。」

    「這是絕戶計啊。」曹德安道。

    眾官也隨之點頭,若將大批景國百姓遷入血芒界。臨走前再進行破壞,最後到慶國手裡的只是爛攤子,也算是出一口惡氣。

    「絕不能讓慶國多得一粒米!」太后的聲音里充滿了恨意。

    楊旭文道:「如此一來,是否可以下達一些政令,為進入血芒界做準備?」

    無人回答。

    太后卻道:「勞煩諸位愛卿在不驚動百姓的前提下,為撤離做準備。」

    曹德安點點頭,道:「老夫主管戶部,此事便由老夫主導吧。前幾日不會走漏風聲,待法家離開,怕是紙里包不住火,各地官員必然會猜到。」

    「到了那時,也顧不得許多,猜到便猜到吧!」

    眾人似乎已經就此事達成一致,又談了一刻鐘,便各自散去。

    慶國,豐州。

    「大都督,我們明日還要進攻丁縣嗎?」

    「此刻不宜輕舉妄動,當等待君上聖旨。」

    長江源頭的昆崙山。

    南海、西海和北海龍族正在討論。

    「哼,雜家竟如此不堪,被一本破書阻撓了。」

    「那不是書,是律法。」

    「不說廢話,我們應該如何?」

    「只能再等等,見機行事。」

    景國,京江大運河。

    前不久,水殿在景國挖掘一條連通京城與長江的大運河,成為景國僅次於長江的主幹水道。

    一艘飄揚著「柳」字旗的船上,一眾讀書人站在柳山身後,而柳山站在船頭。

    「柳公,我們應如何應對?」

    「減慢航行,在路過的碼頭延長休息時間,算好時間,在法家聖道文會結束后,再入京城!」

    計梧大聲道:「柳公的旗幟,必將再次在京城升起!」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