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顏域空在眾人之中最低調,他先在寧安任職,后回慶國任知府一展所學,再之後辭官,從去年開始梳理自身所學,在經學方面最為紮實。

    方系已經是人族青年一代最強大也最有前途的勢力,有支持方運的讀書人覺得方系之名不雅,於是仿照古時竹林七賢冠以雅號。

    竹林賢者。

    方系中的一些人喜歡這個稱號,所以偶爾在非正式場合也以竹林賢者自居。

    但是,也有人不在乎這個稱呼,因為,他們認為方系最終的成就與名聲,必然超越竹林七賢。

    實際上,不僅方系自己人如此認為,連外界也非常看好方系。

    甚至有人斷言,方系的未來,就是人族的未來。

    在文會之前,方運曾傳書給他們,說一旦解決雜家之事,他便與方系所有人聚一聚。

    方系眾人也都清楚方運很忙,所以一直沒有打擾,

    這是方運從葬聖谷回歸聖元大陸后,方系第一次重聚。

    「守律啊,你不去法家那裡,跑我們這裡做什麼?」李繁銘坐在呼呼大睡的大兔子身上,斜眼看著韓守律。

    韓守律嘿嘿一笑,道:「我坐哪兒都一樣。」

    「唉,你們法家不厚道啊。」李繁銘也已經知道法家和雜家暗中達成交易。

    韓守律乾笑一聲,道:「咱們這次不談這件事,只談竹林賢者聚會,以及這次聖道文會。」

    李繁銘一翻白眼,道:「不解決雜家,咱們哪能有什麼竹林賢者聚會,最多是竹竿廢人聚會。你說是吧,宗午德?」

    宗午德一臉發懵,韓守律則暗道慶幸,沒有被李繁銘繼續追著指責。

    「這事……跟雜家有關,我雖然身在宗家,但卻是儒家弟子,管不到。」宗午德連忙辯解。

    不等李繁銘開口,顏域空便道:「繁銘,天下無不可談之事,有不可說之人。」

    此刻的顏域空,已經完全脫離當年稚嫩的少年人模樣,鼻與唇間,已經有了淡淡的鬍鬚,身形也比之前更加高大。他形貌並不威嚴,和以前一樣,儒雅洒脫,但因為學問日深,又已是翰林,一言一行都頗有氣勢。

    「咳咳,我就是隨便開開玩笑,畢竟好久不見,總得找點話題,反正閑著也是閑著。唉,你們看台上的方運,真的不一樣了。」李繁銘道。

    顏域空抬頭望著眾多紫袍中的方運,雙目格外明亮。

    韓守律道:「當年認識方運的時候,哪會想到他能這等一飛衝天。這才幾年,已經是四境大儒。不出意外,他很快可以晉陞文宗,三五年後,必成文豪。」

    「三五年?就沖他這架勢,最多兩年。」

    「天命鍛十年,我說方運用時三年,已經是高估了。」韓守律道。

    「你們不要忘了他剛從葬聖谷出來,他既然得了那麼多寶物,鍛天命的寶物自然不少,縮短到一兩年再輕鬆不過。」

    「呃,說的也是。」

    「不過,雜家不會讓他順利成文豪的。」

    「文豪雖說只有聖院能冊封,但實際上早就和皇者一樣,成為一種境界,只要達到境界,自然成文豪,雜家管不到。」

    「但是,景國若亡,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眾人沉默。

    這也是眾人一直迴避的話題。

    「我倒覺得沒什麼,雜家對方運影響不會太大。」李繁銘揪了揪大兔子的耳朵。

    韓守律嘆了一口氣,道:「我來說說。第一,沒了景國,方運的許多革新或者說拓展聖道的手段將失去土壤,無法進行最有效的驗證,這是極大的損失,必然會拖慢他的成聖之道。」

    李繁銘不服氣道:「他有血芒界,有十寒古地,怕什麼?」

    「聖元大陸與古地能相同嗎?他在血芒界言出法隨,無論如何革新,所有人都只能聽從。在聖元大陸不一樣,必然會有議論、摩擦、反對等等更多磨難,正是有重重磨難,才能驗證方運的一切是否可行,也能不斷打磨方運的聖道。」

    「還有呢?」

    「第二,便是對他心神的影響。祖國被滅,而且是在自己用盡一切手段之後,經歷了那麼多,最終失敗,你們會如何?」韓守律道。

    李繁銘沒有反駁。

    「第三,大概便是……聖道被奪。」

    所有人神色一變。

    李繁銘無奈附和道:「這才是大事啊。方運一旦被逼回血芒界,那麼雜家和各大勢力便有無數種借口侵佔方運創造的一切。人人都知道那些是方運創造的,他們也無法抹殺方運這個創造者的功勞與名聲,但是,後續的聖道也好,利益也罷,方運都很難分潤到。」

    「我們,是不是應該做點什麼?」賈經安問。

    韓守律苦笑道:「我這些天一直在思考此事,但最終被家主點醒,家主問我,現在方系所有人加一起,比方運一人如何?」

    所有人都知道韓守律的回答必然是不如,也已經知道韓守律的意思。

    若是連方運都無法對抗雜家,最後被迫退入血芒界,方系眾人同樣無能為力。

    顏域空緩緩道:「我們有時間。」

    張知星弔兒郎當道:「還是我有遠見,一直學習方運,現在我自己掌握的工坊規模已經堪比人族二流的大商行。域空說的對,現在咱們只能看著,等我將來成了大儒,掌握張衡世家全部力量……」

    顏域空打斷他的話,道:「意會即可,不得亂說。」

    張知星神色一凜,重重點了一下頭。

    其餘人也連連點頭。

    實際上,已經有許多勢力在打壓方系,但方系並不是方運的下屬,而且與各世家關係密切,又只是年輕人,那些實力不會下狠手。

    若是像張知星這樣四處宣揚,那些方運的敵對勢力必然會像對付方運一樣來對付他們。

    所以,顏域空只是點出方向,並沒有像張知星那樣說出具體手段。

    孔德論道:「方運雖然會被打壓,但不會有生命之憂,這大概是不幸中的萬幸。至少十年之內,我們什麼都做不了,還是看看方運如何化解吧。」

    「聖道文會要正式開始了。」

    眾人停下說話,抬頭望向前方的高台。

    與此同時,原本喧鬧紛亂的大會場的聲音在快速減弱,很快,變得極為安靜,但外面仍然有大批讀書人源源不斷進入。

    主席台上,主持此次聖道文會的法家大儒高默舌綻春雷道:「從現在起,會場仍可自由出入,但後進入之人,只能在後面落座,不可坐到前方影響他人。好,我宣布,法家聖道文會,正式召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