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隨後,高默雙手攤開,清光漫灑,神光升騰,浮現一卷半透明的竹簡。

    竹簡枯黃,上有黑字,格外老舊,卻散發著浩大的氣息。

    整座會場都被《商君書》投影的力量籠罩。

    突然,一個進士發出凄厲的尖叫,然後拚命向外奔跑。

    剎那間,一套血色枷鎖自天而降,落在那人的身上,將其牢牢困在原地。隨後,刑殿的人前去,將那人押走。

    法家眾人像看戲一般看著那人,面無表情。

    但是,其他各家讀書人則心有餘悸。

    所有人都知道,那人一定是妖界姦細,而且接近逆種。

    強如聖廟,在無人主持的情況下,也只能分辨一個人是否徹底逆種,無法分辨一個人是否悖逆人族勾結妖蠻。

    但是,法家聖道經典明察秋毫,不會被任何人欺騙。

    高默一鬆手,《商君書》的投影飛到高空懸浮,散發著淡淡的清光,氣息變得不再那麼浩大,變得溫和,讓人心安。

    有法家半聖商鞅的聖道之書在,此次文會便不會再發生任何意外。

    高默掃視前方數百萬人,道:「諸位已經知曉,此次聖道文會之所以得以召開,皆因方虛聖立《憲法》,讓我法家聖道蓬勃發展。聖道在擴充增強,但是,我們法家讀書人的成長卻遠遠不如聖道,那是因為我們對法家聖道的理解已經落後。此次聖道文會,便是集人族法家之力,共同探討法家聖道。」

    稍作停頓,高默繼續道:「此次聖道文會,將由景國憲法的創立者,方運方虛聖揭開序幕。下面有請方虛聖。」

    在眾人的期待中,方運緩緩走到高台的中間位置,立於一張桌案之後,猶如教書的老師。

    方運掃視數百萬讀書人,黑壓壓一片,無數雙眼睛猶如滿天繁星。

    方運微微一笑,指了指上空,舌綻春雷道:「非常感謝大家能在雜家鎮封之下趕赴景國,讓我明白一件事,一切不正義的敵人,都是紙老虎。想起那個被《商君書》發現的人族叛徒,我突然明白為什麼這裡一個雜家讀書人都沒有。」

    眾人大笑,都沒想到方運在法家聖道文會上先嘲諷雜家。

    方運繼續道:「本來法家的聖道文會,我是不情願參加的,畢竟像我這種重禮的儒家弟子,是被法家排斥的。但是,法家竟然苦口婆心邀請我,我不禁深思,連法家都不排斥我,那排斥我的人,是不是比法家還法家?」

    眾人再度大笑,一些法家人笑得直打跌,沒想到方運先嘲諷雜家是紙老虎甚至暗諷雜家的舉動等於幫助妖蠻,后又嘲諷禮殿識人不明,寧可把自己人逼到對手那裡也不知道好好對待。

    在場有一些禮殿大儒,都面帶微笑,頗有風度,沒有絲毫的氣惱,至於心裡想什麼,無人知曉。

    方運隨後裝作四處張望,問:「敢問慶君陛下來了嗎?」

    許多人大聲說沒來。

    方運失望地嘆了一口氣,道:「可惜,我們還特意為他準備了景國的晚膳。」

    眾人再度放聲大笑,慶君吞下魚妖腳趾后被論榜上的讀書人瘋狂嘲笑,慶君的晚膳成了笑談,各地紛紛出現以慶君的晚膳為名的菜,包括醬豬蹄、臭鱖魚等等。

    在場有許多慶國讀書人,有的是跟著大笑,有人的笑容非常禮貌,不過,沒人跑出來罵方運,因為都清楚這是活躍氣氛,人族文會開始很常見,只是敢像方運這樣一個人連懟雜家、禮殿和國君的,前所未有。

    方運見氣氛活躍得差不多了,便收斂笑容,道:「閑話說完,咱們談正事。」

    在場的眾人也陸續收斂笑容,屏氣斂息,整個會場立刻變得異常安靜。

    「我並非主修法家,只是輔修,所以我往往從非法家的角度去看待法家。關於法律的起源,至今沒能達成統一,我也不敢說蓋棺定論,我只是說說我個人的看法。」

    法家讀書人還好一些,那些非法家的讀書人則充滿好奇,因為他們很少聽人聊法律的起源。

    方運道:「看過我的一些文章的,都知道,我習慣把人族的發展粗粗地分為兩段,前一段,是原始時期,后一段,是國家時期。我們現在可以清晰地確定,在最初的國家成立之前,是沒有法律的概念,法律是在國家成立后,由當權者制定的條文,其最初的目的,是維護當權者的統治。」

    聽方運說到這裡,許多法家人神色有細微的變化,畢竟這種說法有些醜化法家,但卻是事實。

    「但是,法律是在國家出現后憑空產生的嗎?有人認為法律應該與之前的一切無關,但大多數人還是認為,原始社會有一些事物是法律的根源。拿韓非子韓聖舉例,他認為,在原始時期,人少,但得到的食物衣物多,都能吃到食物,穿到皮衣,每個人的財富實際是有富餘的。到了國家時期,人口暴增,需要的食物和衣服等物品多了,許多人缺衣少食,於是這些人就要爭鬥,而為了避免這些人爭鬥,才有了法律。」

    「實際上,由於尋古學的發展,我們對原始時期越來越了解,除了極少數佔據優越自然環境的族群,那時候人族的食物衣物等物品並算不上富足。當然,我們領會韓聖的意圖即可,沒必要較真。」

    「還有人認為,法律是遠古的隱世聖人創造,也有人認為,法律是人類自然發展的產物,或者認為,法律源自原始人族的契約。我們若是仔細研究原始社會,便會發現,其實那時候的人族已經按照一定的規矩來做事,比如,強壯的青年人參與捕獵,吃到的肉會多一些,而老幼婦孺吃到的肉會少一些,相對於多吃肉,那麼少吃肉其實算是一種變相的懲罰。但是,我們不成稱其為法律,只能稱其為原始的規矩。」

    「如果我們將各種原始的規矩都羅列出來,我們就會發現,這些原始的規矩,跟法律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這是誰也無法否定的事實。」

    大多數人聽的津津有味,當方運在用通俗的語言講述法家的起源,但是,法家讀書人卻嗅到不同尋常的氣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