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京城上空,隱然有無形之力涌動,如海中暗流,不可見,不可知,不可測。

    三句震撼人心甚至震驚人族的文字,敲擊著每個人的文宮。

    大多數人目瞪口呆,無法理解,也無法想象,竟然會有人說出這種大逆不道的話。

    但是,少數人的反應呈兩極分化。

    一部分人露出明顯的抵觸情緒,認為方運這是在嘩眾取寵。

    另一部分人則面露激動之色,無比認可方運的這三句話。

    這就是典型的大儒為眾聖經典的內容進行註解。

    不過,這裡是聖道文會,不是普通文會,所以在文會過程中不會引發任何異象,只有等文會結束后,才會根據文會的內容形成聖道力量與異象。

    每一次聖道文會,都會凝聚成一件奇特的聖物。

    震驚之後,眾人思索這三句話後面深刻的意義。

    三句話的字面上的意義並不難。

    天變不足畏,字面的意思就是自然災害或者說天道不足以讓人族畏懼,引申來說,人可以改天換地,這可以當作正常的豪言壯志,並不算驚人之語。

    祖宗不足法,則比前一句更加極端,人族祖先的規矩、習俗、法律等等一切,不能讓人族完全遵從仿效,換言之,現在的人族完全可以改變祖先制定的規矩。

    這個不足以並非是完全否定,而是不能完全的意思,祖先好的東西要學,不好的東西要改變,這才是這句話的原意。

    人言不足恤,別人的非議和反對,不足以讓自己擔憂,這是針對革新變法者而言。若是仔細思索,這第三句話實際上在說,很多人其實是錯的,他們並不清楚什麼是對錯,不應該讓他們的言論影響自己。

    天變不足畏,是勇者無懼,改天換地,是針對人所處的環境。

    祖宗不足法,是衝破束縛,一往無前,是針對傳承與守舊。

    人言不足恤,是堅定本心,絕不動搖,是針對現如今,同時還有一種對敵人和反對者的輕蔑。

    早就進入會場的人還好一些,那些在方運立下三不足大言的時候進場的一些人,嚇得呆立原地,雙股戰戰,不明白方運為什麼要說出如此豪言壯語,被這強大的氣勢所震懾。

    待所有人理解了這三句話,方運再度開口。

    「雖然這三句話足以說明一切,但是為了防止別有用心之輩借題發揮,我要著重說一下,這裡的『不足』,並非是「完全不」,不是在否定天地、先祖和他人,而是想說,如果認定自己正確,自己所做之事對人族意義重大,能夠振興人族,那麼,應當以無懼天地、先祖與眾人大氣概,去完成自己認為正確之事。」

    「這是法家韓聖教給我們的,也可以說,在韓聖眼裡,哪怕是自己的聖道,都可能隨著時代的變遷而改變,被後人超越。如果哪一天,人族沒有人想要超越先賢,那便意味著,人族即將走向滅亡!」

    「既然法家韓聖允許我們推翻他的話,允許我們推翻包括法家在內所有眾聖的話,那麼,此次法家聖道文會,人人皆可批聖。」

    「因為,這是眾聖給予我們的權利!」

    眾多法家讀書人為之色變,沒想到,方運竟然想要發表顛覆性的言論。

    那些文位不算高的頑固法家讀書人如坐針氈,希望方運閉嘴。

    但是,在場的所有法家大儒都面露期盼之色。

    即便與自身聖道有悖,即便自己無法理解甚至遭到方運的聖道鎮壓,若能親眼見到、親耳聽到新的聖道,也不枉此生。

    朝聞道,夕死可矣。

    方運道:「回到之前我的提問,誰能制定法律,法律為誰制定?先聖商鞅商聖的《商君書》之中,有一句話,回答了第一個問題:權制獨斷於君則威,這句話是說,天子國君自己掌握大權,掌握法律,則國君才能讓國民敬畏,才能掌控這個國家。所以,在古老的法家學說中,法律當由國君制定。」

    「但是,在這一句話之前,還有一句話,那便是『不以私害法則治』,這句話也很簡單,不能因為個人的私利或私慾而影響到一國之法,也就是說,如果公正公平,國家便會安定。那麼,對比韓聖的話,我們會發現,在現如今的眾聖眼裡,先聖的聖道都並不完全正確,那麼,人族歷代國君,有多少達到先聖先賢的治國水平?十分之一?還是百分之一?」

    「我們不談那些少數精明強幹的國君,只談普通的國君,他們是怎麼得到權位的?國君只是幸運地繼承權位,而我們讀書人官員,是一步一步向上,對基層到上層了如指掌,所以哪怕是歷代權相獨斷乾綱,也會做出許多正確的事。甚至於我們回顧歷史,人族國家的變法革新,由官員發起的數量遠遠多於由國君發起的,而且越是接近現代,越是如此。」

    「不算開國前期的君王,大多數國君生活在什麼環境中?他們從小生活在衣食無憂的皇宮大內,很少外出,即便有美其名曰微服私訪,實際也只是遊玩,只有民間戲曲中,才存在為了國家而微服私訪的國君。」

    「讓一個可能連優秀讀書人都不如的國君來決定法律,這是藐視天下讀書人,還是在否定歷代先賢的智慧?這種國君,一旦權制獨斷,必然以私害法,而且必然會導致全國以私害法!所以,為了輔佐國君,為了國家安定,為了百姓安康,法律不應由國君制定,當由代表人族最先進的集體掌握!讀書人!」

    方運沒有繼續說話,而是靜靜望著眾人。

    會場中,立刻湧現雜亂的聲音。

    有的嘆息,有的冷哼,有的低聲議論。

    方運的這話,太大膽了,完全超出了現在人族所能接受的程度。

    方系眾人所在的貴賓席,韓守律扶著額頭,低聲抱怨道:「我早就知道方運會在此次文會上說一些驚人之言,沒想到,一開頭就扔大規模戰詩,轟得我找不到北。」

    李繁銘幸災樂禍道:「沒辦法啊,誰叫法家越來越重要,方運既然要革新,肯定先拿法家開刀。不過,你偷著樂吧,我有種不好……不對,是很好的預感,雜家會比法家更倒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