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許多人反覆琢磨強盜法律的叫法,而方運繼續講話。

    「所以,判斷一條法律是正義法律還是強盜法律很簡單,如果一條法律傾向於保護受害者和可能受害的國民,那必然是正義法律,如果一條法律傾向於保護兇手,那麼一定是強盜法律。」

    「我用一個例子說明,為什麼有些法律是強盜法律而不是正義法律。」

    「如果有人進行詐騙,比如,他說自己要做一筆大生意,讓親戚朋友借給他錢,事後加倍還給親友。但實際上,他把那些錢據為己有,大手大腳花掉了,然後騙親友說做生意賠了。」

    「我們都知道,對於詐騙犯,之前各國的判罰是上不封頂,有死罪的。但是,現在有一些國家,認為所有的詐騙罪行都不應該判死刑,因為沒有直接殺人。可是,詐騙犯的事情並沒有結束,被騙的人沒錢了,甚至還有人是向別人借了錢給詐騙犯,這些人難以像往常一樣活下去。於是,其中一些人自殺,甚至一家人都服砒霜自殺,死了數十人。」

    「用一些國家現如今的法律判,這個詐騙犯最多流放二十年,但實際上,這個罪犯對社會造成的危害遠遠大於普通的死刑犯,他們間接殺了太多人。任何一個有正義的族群,都會認為這種人該死。但是,如果一個國家認為這種罪犯無論間接害死多少人都罪不至死,就意味著,這個國家的法律沒有最大限度保護受害者,也放棄了最大限度保護以後可能被害的國民,是在保護兇手,是強盜法律。」

    「那麼,什麼是最大限度保護國民?很簡單,消除危害國民的直接因素,即兇手的存在。所以,死刑的存在,就是最大限度保護善良的國民。」

    「一些法家人最喜歡說,一個人罪犯一旦意識到自己犯了死罪,便會自暴自棄、變本加厲,反正都是一死。這個邏輯如果成立,那麼,必然會出現另一種罪犯,本來會因為死刑而不去犯罪,但既然發現沒了死刑,無論犯多重的罪都死不了,所以乾脆肆意妄為、變本加厲。」

    「實際上,真正兇殘的罪犯,他們不懼怕任何威脅,無論有沒有死刑,都會去犯滔天大罪。而不是那麼兇殘的罪犯,往往因為怕死,所以放棄犯罪。那麼,是兇殘罪犯自暴自棄加大破壞殺的人多,還是畏懼死刑而減少破壞沒有殺的人多?我們沒有確切的數據,我不知道結果,我不能像某些法家人張口胡來,說死刑不僅不能震懾罪犯反而會讓他們變本加厲。」

    「有大量的證據證明,一個地區廢除死刑后,惡性犯罪行為會急劇增加,以致於有些地區廢除死刑后不得不恢復死刑。而且,在富裕程度相近的不同地區,有死刑的地區,其惡性犯罪率往往低於沒有死刑的地區。當然,也有少數地區的統計有不同的結果,但只能淪為個例,沒有任何意義。」

    「還有人認為每個人的人命都是平等的,兇手殺了人是不對,我們沒有權力去剝奪兇手的人命,我們如果做了,也等於是兇手。這個觀點乍一聽很有道理。」

    「我們要明白,一個人,不只有一條命,他還有很多的存在,他的感情,他的牽挂,他的經歷,他的能力,他的貢獻等等,在他身上,還有別人對他的寄託,他承載了父母的愛,承載了親戚的感情,承載了丈夫或妻子或兒女的感情,承載了朋友的友情,更承載了國家和族群的使命。一個人,是無限的集合體。」

    「那麼,兇手殺了被害者,不僅抹殺了被害者個人的存在,還抹殺了他的親朋好友寄托在他身上的感情,親朋好友有沒有權力懲罰他?我認為有。兇手抹殺了國家和族群的一分子,代表國家的力量有沒有權力懲罰他?我也認為有。」

    「還有人說,因為會產生冤案,死刑會出現枉殺好人。那麼,如果沒有死刑,就沒有冤案了嗎?按照這個邏輯,既然可能存在冤案,乾脆放棄司法,不抓所有罪犯就能保證不會出現冤案。這是典型的因噎廢食,連孩童都會懂的道理。我們知道自己吃飯可能會被噎死,所以我們要做的是避免噎死,而不是避免吃飯!」

    「各種說法都有,但都無法規避一個問題,法律的執行者能盡最大努力保證死刑犯的確該死,但是,那些反對死刑的人,拿什麼來保證不會有更多的無辜者被殺死?他們做不到,他們只會在那裡夸夸其談,因為死的不是他們自己。」

    「少數法家人想廢除死刑,還有另一個目的。和之前我說過的強盜族群所用的手段一樣,那就是,法家人為了掌握更大的權力,必須要制定一個新的法家標準,而且只有法家人才能理解、解釋和運用這種標準,只有這樣,法家人才能獨掌法律。試想,若人人都能影響法律,都能運用法律,法家人的地位會怎麼樣?所以,法家人要壟斷與法律有關的一切,否定原有的道德標準,重建有利於自己的法律標準,是他們必須要做的。」

    「這也就說明了為什麼法家人放著人族普遍適用的道德標準不去使用,反而創造或借用各種新理論和新標準,然後根據新標準制定法律。在景國,不允許有這種事發生!」

    方運用冰冷的目光掃視會場。

    許多法家人心虛,因為方運說的沒錯,法家人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不斷影響法律,其實是另一種形式的強盜族群。

    方運道:「那麼,善良族群會不會出現強盜法律?我的回答是會出現。有些人會奇怪,不是說善良族群的後代沒有強盜的血脈嗎?是,有些人沒有強盜血脈,但是,有些人和強盜族群一樣,內心清楚地認識到,自己遠比普通國民更容易犯罪,這和強盜後代的本能非常一致。」

    「我們舉個例子,一個只會種地的農人,會認為自己比別人更容易犯罪嗎?不會。因為他的慾望或許很大,但他的力量很小,他就算想做壞事,也是做不到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