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麼,一個大地主呢?哪怕他不主動去做壞人,但他的力量很大,必然會不經意間做壞事,比如兼并土地的時候迫害農人,對自家的下人動用私刑,或者囤積居奇、哄抬物價、擾亂市場。這種人,會做什麼?必然會想方設法讓法律方便自己兼并土地,想方設法減輕對死刑的懲罰,想方設法減輕哄抬物價擾亂市場的懲罰上限。所以,大家就不難理解我前面說的,當官員從國君手中獲得權力后,會想方設法避免自身被判死刑,必然會制定強盜法律。」

    方運微笑道:「好,正義法律與強盜法律,已經說完。你們大概會覺得強盜族群的後代都是壞的,但就如同我們道德水平高的華夏人中會出現敗類逆種一樣,他們的族群中,也會出現深刻認識到自身問題的人,他們會努力變好,避免自己成為像他們祖先那種人。畢竟,人是進步的。但是,他們之中,有相當多的人,不僅沒有克制自己,反而做出比他們祖先更殘暴的強盜罪行!而且,強盜族群,先天敵視善良族群,是因為什麼?」

    「因為,他們是用罪惡的手段佔據了國土,建立了族群與國家,他們無法接受一個不是用這種手段建立國家的族群。就好比,一個好人如果置身於一群窮凶極惡的歹徒中,必然會被敵視欺壓,甚至會被殺死。」

    「他們知道自己建立國家的手段不光彩,所以,必然在心中樹立各種假想敵,他們嘴上說的冠冕堂皇,遇到弱小的異族,會表現出友善的樣子,但是,若遇到強大的異族,發現對方能威脅自己,必然會激發體內的強盜本能,會想方設法排斥甚至攻擊,。」

    「也許有人會說,我在否定那些強盜族群,不,我只是在敘述一個事實。而且,強盜族群在很多方面更具備優勢。他們沒有道德上的束縛,所以他們可以用盡各種卑劣無恥的手段增強自身,和道德相比,他們更看重利益。」

    「反觀我們善良族群,很多時候更看重道德而忽視利益,當利益一點一點損失,時間久了,積累多了,很可能葬送整個族群。所以,我們應該有限度地學習強盜族群的生存本能。」

    「我們不去學他們搶劫掠奪,但可以學習他們維護自身利益,讓族群利益與道德更加平衡,而不是過於看重道德。我們不去學他們極度排斥能威脅他們的敵人,但是,我們也要學習他們不要過度相信異族甚至崇拜異族。我們不能學習他們將兇手與受害者置於同等的地位,但要保證善良的國民更加平等。」

    後面的幾段話更像是老生常談,或者說是過度,許多人有種感覺,方運還有更重要的話沒說。

    方運停頓片刻,身體稍稍前傾,神色堅毅。

    「有了之前我所說的基礎,我們才可以繼續探討我心中所想。」

    「我強烈反對由國君制定法律,我也不認為人族的道德標準能決定一切法律,我同樣不認為法家人所建立的法律一定是正確的,因為,我們人族根本無法制定出完美的法律。我們只能想象,存在一種完美的法律,我們人族要做的,就是制定無限接近這種完美法律的法律。」

    「完美法律既然無法由人族制定,必然先於人族誕生,我們可以稱其為自然法,既可以說是自然而然誕生的法,也可以說是天道的一部分。所以,我們會發現,在律法的執行上,法家遠遠高於儒家,但對法律根源的理解,儒家是高於法家的,畢竟,儒家是承認天道的存在,古代法家人將法徹底交給天子,這是在降低法的層次。」

    在聽到方運說儒家高於法家后,許多法家人面露怒容,甚至出現憤恨之色。

    但是,聽方運說完后,高文位的法家人不僅怒意全消,反而露出驚喜之色。

    因為,法家自始至終存在一個極大的弊病,那便是當年法家人依附皇權而生,所以後來只能為鞏固皇權而續,甚至於,當年法家聖道往往會摻雜權術,像極了現如今的雜家,直到近些年才慢慢純化。

    根基立意不高,這使得法家聖道始終無法出現真正的大突破。

    法家一直在為擺脫皇權而苦惱,直到出現了方運,出現了憲法。

    方運提出自然法的概念,提出向天道靠攏的意圖,讓法家完全突破了原來的束縛,凌駕於皇權之上,達到了更高的境界。

    儒家之所以強大,是因為儒家將自身依託在至高的天道之上,儒家一開始的基礎是禮,而禮便是祭天,而儒家人一開始便主持祭祀,是天與君、天與國、天與其他人的樞紐,是唯一能直接溝通天道的一家。

    反觀其他百家的存在,僅僅寄托在普通聖道之上,即便有天道的概念,也不像儒家那般徹底。

    在場的高文位儒家人開始緊張起來,因為他們壟斷了人族與天道之間的溝通,若是方運建立起的自然法真能獲得天道的承認,儒家的壟斷地位必然會被打破。

    這已經不是普通的聖道之爭,而是聖道本源之爭,是真正的不死不休。

    孔子曾誅少正卯,也必然會誅分化儒家聖道本源的方運!

    方運卻好似沒有看到儒家讀書人的面色,道:「法家終究是法家,儒家終究是儒家,或者說,百家共尊儒家,共尊天道,但卻不能獨佔天道,所以,自然法,不可能是天道。」

    眾多儒家讀書人暗暗鬆了口氣,心道幸虧這是聖道文會,所有力量都會在最後形成,若是普通文會,方運說出這種話,不知道會出多大的亂子,恐怕會逼得半聖出手。

    高台之上,方運俯視全場,微微一笑,道:「我曾冥思苦想,精研眾聖經典,從中拈出一個字,這個字或許有更廣大的含義,但目前為止,卻適合讓自然法寄託其上。」

    會場中所有讀書人本能地深吸一口氣,然後屏息斂聲,瞪大眼睛望著方運。

    「其名曰『理』,當為萬法之始!」

    高空之上,似有雷聲忽現,但有旋即消失,仿若只是錯覺。

    陳家梅園。

    一位老人身穿洗得發白的藍色長衫,如同整裝待發的將軍,正欲向外行走,但停在門口,仰望天空。

    「後生可畏啊!」

    老人說完,竟轉身回到屋裡,脫下長衫,換上便服,坐在躺椅上,閉目養神。

    慶國,舊桃居。

    兩個一模一樣的人正在對弈。

    兩人各執一棋,停在半空,僵持不動。

    狼蠻族。

    一頭碩大無朋的巨狼如山峰在卧,抬頭望天,眼中的懼色一閃而逝,隨後露出殘忍的神色。

    「待大聖們回歸,便是人族滅亡之時!」

    .

    .

    順便說一下,自然法的概念性質一直不能算統一,有很多流派和說法,而聖元大陸顯然不適合推廣實證主義,或者說實證主義和自然法一樣都存在缺陷,所以建立有聖元大陸特色的自然法體系是最好的道路。至於理,會慢慢展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