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既然是完美的,那必然永恆長存,是反毀滅的,必然能阻止人族走向毀滅。比如,善,正確,或正義,不會讓我們毀滅,但是,惡不同,惡能毀滅人族。所以,惡法,強盜法律,既然存在毀滅性,便應當改正。」

    「同時,我們也應該明白,錯誤的善,必然錯誤,也能讓人走向毀滅。舉個很簡單的例子,我們不殺牛羊,是不是善?是善,但我們如果不殺妖蠻,是不是也是善?似乎是善。那麼,後果是什麼?就是更多的人族被殺死。所以,如果從更全面的角度看,我們不殺妖蠻,反而是在作惡,等於間接殺死自己同胞,那麼,那種善就是錯誤的善,不應該提倡。」

    「完美的法,不僅有被動的不為惡,也有主動的預防惡甚至解決惡,否則,便不夠完美。」

    「好,今天便講到這裡,現在有請其他法家大儒。」

    方運說著,坐回座位。

    但是,台上的法家大儒們差點翻白眼。

    方運若僅僅是講一些普通的,甚至在拋出完美法之前停下,這些大儒都可以按照已經打好的腹稿講,或是講自己的新研究成果,或是講自己的獨特見解。

    但是現在,誰的成果比憲法加完美法大?誰的見解比完美法和理獨特?

    最關鍵的是,方運的道德標準、惡法、強盜法律、完美法已經講得相當明白,而這些大儒要講的內容,必然有一些與方運的話衝突。

    如果現在再按照原來的腹稿講,肯定會鬧笑話。

    所以,所有法家大儒干坐在那裡,大眼瞪小眼,沒有一人主動站出講話。

    台下的人很快意識到法家大儒們的窘境,想笑卻又同情他們,不禁想起論榜上一句引發讀書人共鳴的話。

    「與方運生在同一個時代,何其幸哉!又何其不幸!」

    台下的人很幸運,而台上的法家大儒們很不幸。

    高默看一眾大儒都不願意出頭,無奈站起來,帶著一抹淺淺的愁容,道:「諸位也看到了,有人懷疑方運是雜家派來的姦細,不是沒有道理的!明明是法家的聖道文會,生生被他搞成方運的聖道文會!所以,我們這些大儒都不說話,是在想著怎麼趕他走。」

    眾人笑起來。

    高默扭頭看了一眼方運,又快速轉回頭,認真道:「趕是趕不走了,所以,高某建議,我們便確立今日聖道文會的第一個主議題,那就是『完美法』。現在,我給大家一個小時自由討論的時間,一個小時一過,我們再正式探討完美法。」

    高默說著,側身看向台上的其他法家大儒,繼續舌綻春雷卻裝作小心翼翼的模樣壓低聲音問:「一個小時夠不夠?」

    眾人哄堂大笑,為了化解之前尷尬的氣氛,堂堂刑殿閣老真是拼了。

    小小的插曲很快過去,有了足夠的時間,眾多讀書人開始用神念快速交流。

    一個小時已過,已經重新打好腹稿的法家大儒們陸續走到書案前,開始闡述自己對完美法的理解。

    和方運主要側重方向性和全面性不同,這些法家大儒則更深入地探討一個點,將一個很普通的法律問題徹底說透。

    這種事看起來很尋常,但是,當法家能吃透所有的點,那麼,完美法的最後體系就會逐漸成形。

    在大儒們講話的過程中,許多人會在紙上寫上自己認為特別重要的問題,陸續遞到台上。

    有的問題標明提問人,有的則是向所有大儒請教。

    在場的大儒們得到紙條后,都會看一遍,然後挑出自己認為值得說的,一邊聽講話的大儒說,一邊思索如何更好地回答提問。

    不同的法家大儒講話的時間不同,以至於還剩一半法家大儒沒講的時候,便已經到了第二天清晨七點。

    而後,景國的官員宣布,在會場兩側各有一個食堂,若是想吃飯,可以去食堂解決,並且說食堂是自助形式,由方運發明,其中有許多新式蔬菜和水果,請各地讀書人品嘗。

    民以食為天,從孔子開始都講祭祀的食物要食不厭精膾不厭細,所以讀書人中吃貨眾多。

    於是,大量的讀書人好奇地前往兩側的食堂。

    很快,他們看到壯觀的一幕,一張張大桌子上,放著一排又一排大盆,每個大盆之下,都有熱水保持溫度,而且每個大盆之中都只有一道菜,但是,全食堂的菜品種類超過三十種。

    有意思的是,其中過半的蔬菜都不曾在聖元大陸普及,因此每種菜前都有標牌,註明菜的名稱,甚至還有醫家人給出的藥性。

    和平時吃飯的用具不同,這裡的吃飯用具是獨特的餐盤,每個人都可以自選。

    實際上,自助餐這種形式古已有之,古時集體狩獵后,就有類似的飲食方式。

    但是,人族在文會上用這種方式進行用餐,卻是第一次。

    眾人立刻意識到,這種方式特別適用於多人用餐,雖然味道差了一些,但勝在方便。

    於是,讀書人們興緻勃勃嘗試這種新型用餐方式。

    讀書人永遠了解新事物,所以除了一些比較拘束的讀書人,大多數讀書人都去品嘗沒吃過的蔬菜。

    而且,讓這些讀書人意外的是,這裡除了飯菜,還有自助的瓜果,甚至允許他們帶沒有異味的瓜果回會場吃。

    這裡的所有瓜果,皆未曾在聖元大陸普遍種植。

    各種新式的蔬菜和瓜果,在數百萬讀書人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

    景國的農家讀書人一直在暗中觀察,越發佩服方運。

    吃飽喝足后,讀書人們回到會場,有的直接坐著睡覺,還有讀書人繼續討論文會的內容。

    但是,有相當一部分讀書人在討論食物!

    同時安排數百萬人的飯菜非常困難,眾人本以為飯菜會是那種特別簡單的食物,諸如烙餅或饅頭,配上人族常吃的鹹菜風乾肉之類的軍用食物。

    但這次文會的用餐方式不僅新奇,食物也無比豐富,超出眾人的想象。

    於是,正如方運和景國官員所料,各國讀書人尤其是農家讀書人和官員,開始找景國讀書人詢問這些蔬菜和瓜果的種種情況,比如產量,比如種植條件等等。

    一筆筆蔬菜瓜果種子的大訂單,因為一次用餐而完成。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