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早飯結束,經過短暫的休息,聖道文會繼續召開。

    對於有著才氣的讀書人來說,連續多日參與文會完全可以撐得住。

    這第二天的聖道文會,也完全由大儒講話。

    直到第三天,大儒們才開始陸續回答其他讀書人提出的問題。

    和普通文會不同,這種聖道文會允許其他讀書人進行反駁,不過,一般至少要翰林才會提出反對意見。

    所以,第三天與第四天的氣氛非常熱鬧,人族的讀書人往往因為一個問題爭執數個小時,以致於無法達成一致,只能暫且放棄討論。

    第四天的晚上,聖道文會暫停,讓所有讀書人在天地貝中的臨時住所休息一晚。

    第五天,聖道文會繼續。不過,從今天開始,不再專門討論自然法,今天的議題是憲法。

    不僅聖道文會的會場無比熱鬧,論榜上也成了戰場,數不清的人針對聖道文會的主題進行討論。

    憲法整整討論了兩天,又開始討論其他法律。

    隨著探討的加深,再加上方運故意引導,法家在法律的許多方面進行了改變。

    法家的聖道文會開了整整十天。

    到了第十一天的凌晨,文會已經討論完所有的重要問題。

    許多低文位的讀書人臉上浮現疲憊之色,但是,高文位的讀書人不僅沒有疲憊,反而精神奕奕,各有所得。

    臨近尾聲,高默走到高台的桌案之後,緩緩掃視全場。

    「此次會議即將結束,經過在座讀書人多日的努力,法家收穫頗豐,至於具體效果如何,要等宣布文會結束后才有定論。至於『完美法』是否要確立,則需要相當長的時間,但是,得益於方虛聖偉大的智慧,我們法家已經有了新的方向。我堅信,此次聖道文會,會成為法家崛起的根本!無論未來法家有多高的成就,都無法繞過今日的文會,無法繞過方虛聖!所以,從今以後,人族所有法家學院,皆尊方運為法家夫子。」

    在場的工殿閣老形色各異,其中幾個閣老甚至如同老小孩一樣,向高默等法家閣老投以鄙夷的目光。

    同時,工殿閣老們有些小小的鬱悶。

    因為,是工殿最先決定與方運聯手建造專科學院,但卻是醫殿搶先宣布。

    也是工殿最先決定在工家學院中尊方運為工家夫子,可法家再一次搶了工家的風頭。

    眾讀書人聽后無比震驚,都沒想到法家居然這樣做。

    連方運都露出詫異之色。

    夫子雖然原本的含義很多,但現在一般都指孔子,偶爾也可以指在某一領域或某一家中地位最高的人。

    法家並沒有確定法家夫子,因為李悝、商鞅、韓非等法家眾聖無一人能橫壓一世,法家的世家也無法達成一致。

    方運之前遊說聖院各殿之時,只想當工家和醫家的夫子,但也跟刑殿閣老提了一句,當時刑殿閣老並沒有同意,也就作罷。

    方運沒想到,在這個時候,法家竟然搶先宣布自己成為法家學院的法家夫子。

    在專科學院,必須建立聖廟,但和普通聖廟不同,這種聖廟只會供奉孔子與某一家的眾聖。

    原本法家學院會建一座兩間的聖廟,分別供奉孔子與其他法家半聖,但現在,聖廟必然要擴建一間,用以供奉方運。

    而且,方運居中!

    因為,在法家的地方,法家夫子第一,出了法家學院,才是孔子第一。

    議論聲有,但反對聲卻沒有。

    因為眾人非常清楚,若論功績和對法家的幫助,單單方運這些年的法家革新外加一個憲法,就能與任何法家半聖相提並論。更不用說,還有一個可能大放異彩的完美法以及理。

    每個法家人都很清楚,若是完美法得到確定,法家有了新的聖道方向,那方運雕像必然會被法家送入刑殿,與眾聖同列。

    實際上,也有一些頑固的法家想要反駁方運,但是,方運一開始就拿出韓非子的名言,並註解為三不足。

    天變不足畏!

    祖宗不足法!

    人言不足恤!

    只要不能推翻這三句話,不能推翻韓非子,他們都沒有足夠的理由反駁。

    法家人可不是胡攪蠻纏的雜家,若沒有必勝的把握,不會出面抗爭,更何況,現在法家大儒都支持方運,沒有誰會蠢到在這種時候與法家眾大儒為敵。

    只有方運的理論出現問題后,他們才會出手。

    高默繼續道:「我知道,你們之中有人不服氣。實際上,早在方虛聖擔任寧安縣縣令進行律法革新和試點的時候,我們刑殿閣老比誰都不服氣。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屁孩,寫點詩詞就算了,安敢大言不慚制定律法?所以,當時我們之所以沒有反對方運,一是惜才,二是給虛聖一個面子。」

    說到這裡,高默扭頭去看方運的反應,引來眾人的笑聲。

    方運白了高默一眼,展露出年輕人的心態,同樣引來眾人會心一笑。

    高默回過頭,笑道:「結果諸位也看到了,他在寧安的種種成果,不僅震驚我們法家大儒,也把其餘各家大儒驚得啞口無言,心悅誠服。到現在我們也有許多大儒不認同方運的許多革新,我今天可以說出來,我的一個弟子,就是因為無法理解並且反對方運對法家的革新,身為堂堂翰林卻文膽開裂,至今在家養老,無望聖道。」

    會場一片寂靜,沒想到背後竟然還有這個故事。

    方運也是第一次聽說。

    高默朗聲道:「但是,我高默,從來未曾阻撓過方運!我們找不到進步的方向,我們可以落後,我們可以畏懼,我們甚至可以追求安逸,但是,我們不能阻撓正在進步的人,不能阻撓為人族尋找方向的人!」

    眾人都明白,高默這話其實在劍指雜家。

    「與方運為敵者,法家視其以敵!」

    高默大聲說完,他身後所有的法家大儒齊齊站起,方運也隨之起立。

    高台之下,法家大學士們陸續站起,接著是翰林,再接著是進士……

    法家讀書人,猶如浪潮一般,陸續起身。

    他們是法家人。

    他們是方運敵人的敵人!

    其餘各家讀書人看著法家人,肅然起敬。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