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雜家聖道鎮封景國,導致景國雜家聖道消亡並不斷流失。

    現在,人族執掌聖道法典,便等於執掌這一部分的萬界聖道,也相當於以此道鎮封萬界!

    若是任憑這種力量繼續,數百年後,萬界除人族,將不存在任何律法,一切都會變得混亂,一切都會退回古老的原始狀態。

    會場上文位低於大儒的人並不知道太空的事情,也沒心思關注一個個發獃的大儒們,而是討論此次聖道橙泉的失敗。

    「可惜了,若是能吸引到第二件法家聖器,即便不如聖道法冠,也算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這樣也不錯了,至少法家讀書人得到二次橙泉倒灌,也有莫大的好處。」

    「你們去論榜看看,竟然有慶國的宵小嘲笑方運製造了聖道橙泉接引失敗的大笑話。」

    「不要管這種小人,成萬而敗一,他們也會厚顏無恥攻訐。正如高閣老所言,他們就是在阻撓引領人族方向的人。」

    「呵,不止論榜上,會場之內也有人在一副看熱鬧的樣子。」

    「畢竟此次文會除了雜家沒有限制,魚龍混雜,讓他們得意去。」

    就在這時,一個兵家大儒的聲音突然響起。

    「方虛聖真牛嗶啊!」

    滿場沉寂,所有人都望著那位兵家大儒。

    兵家人說話向來直來直去,可堂堂大儒還是很少爆粗口的,看這樣子,還是不小心用了舌綻春雷。

    那些想看方運笑話的人立刻笑起來,接引失敗,還有人誇方運,這明顯像是在嘲諷方運。

    但是,突然有人喊道:「你們看,方虛聖手中怎麼多了一本書。」

    所有人的目光移向方運。

    就見方運左手持一本黑色厚書,外形古樸,彷彿埋藏了萬年的出土文物,氣息晦澀,讓人捉摸不定。

    其他各家的反應還是疑惑,但法家讀書人基本都傻了。

    每個法家讀書人,都能從那本書中感受到浩瀚無盡的法家聖道氣息。

    如說是方運頭頂的聖道法冠的氣息如一輪明月,那那本書籍中的法家氣息簡直如十日橫空。

    法家讀書人甚至會感到眼睛刺痛!

    「那是什麼書?莫非是哪尊半聖的聖道經典原本?」

    「不,我體驗過聖道原本的氣息,即便是《春秋》原本,也不可能如此熾烈!」

    「難道第二次牽引成功,把法家聖道至寶給牽引過來了?」

    「胡言亂語!」

    「胡說八道!」

    在眾人的爭執中,太空的聖道洪流與巨型方運逐漸虛化,最終消失不見。

    原本神念觀天的大儒們紛紛發出嘆息聲,每個人都想永遠看下去。

    方運緩緩睜開眼睛,低下頭,看了看左手上。

    「我如朝日降人間!」

    方運的低聲呢喃,傳遍整座會場。

    沒有人看到,方運的右手一直是握著的。

    那些暗中想要看好戲的人,都感到不對。

    高默深吸一口氣,挺直脊樑,望著會場所有人,驕傲地宣布:「老夫代表刑殿與聖院宣布,此次聖道文會的二次聖道橙泉,成功接引到法家聖道至寶,聖道法典!聖道,降世!」

    全場沸騰!

    法家人最遵守法紀,自律性極強,但這一刻,他們竟然忍不住歡呼,手舞足蹈。

    其餘各家讀書人也本能地站起來。

    整座會場成為歡樂的海洋。

    許多年輕人高聲歡呼起來。

    「方虛聖!」

    「方虛聖!」

    「方虛聖!方虛聖!方虛聖……」

    方運之名,響徹京城。

    景國的官員與方運的支持者們滿面紅光,與有榮焉,因為見證了人族前所未有的奇迹。

    之前還有人因為法家冊封方運為法家夫子而心有不滿,但現在,他們無奈接受,沒有任何理由反對。

    只要方運現在願意改投法家,執掌法家聖道至寶,那麼,必然成為法家聖道之主!

    現在正值第二次兩界山大戰,雖然妖界撤兵,人族有了喘息之機,但人族的整體氛圍還是悲觀,認為人族撐不了多少年,以致於許多人盡情享樂,造成了較為嚴重的後果。

    現在聖道法典降於人族,這幾乎等同於萬界垂青、天道眷顧,堪稱對人族最大的激勵。

    禮殿的讀書人們相互看了看,心裡不是滋味。

    禮殿本身就有點壓不住刑殿法家的趨勢,現在法家竟然獲得了聖道法典,那麼雙方力量已經徹底逆轉。

    這聖道法典不是普通的寶物。

    即便是半聖,牽引聖道偉力也受到限制,不可能無休無止,但法家半聖若手持聖道法典,可調動的聖道偉力將是之前的幾十上百倍,而且無論是總量還是性質,都不可同日而語。

    法家半聖若持有聖道法典,將會擁有亞聖的實力!

    更何況,人族還未有聖道至寶化器,誰也不知道有什麼別的大威能。

    慶國,慶君御書房。

    「混帳東西!」

    慶君不斷從桌案上抓著東西砸向門口的太監,把他們砸跑后,一俯身,把桌子上所有的文房四寶全都掃到地上,噼里啪啦亂響。

    書房兩側坐著的慶國大臣見怪不怪,連眼睛都不眨一下,在慶君看不到的角度,有人甚至露出嘲諷的笑意。

    慶君氣喘吁吁扶著桌案,猶如孤狼一般掃視慶國最重要的大臣們,兇狠地道:「現在怎麼辦?有了聖道法典,法家更加會死保方運,甚至可能會影響我們吞併景國!萬一方運動用聖道法典,反手鎮封慶國,我們當如何?」

    「陛下稍安勿躁,掌握聖道法典是一回事,降下聖道鎮封又是另一回事。聖道法典代表法家聖道,不是他方運一人之物。以方運目前的實力,若是妄圖對我慶國降下聖道鎮封,必然會壽命大損,畢竟,法家其他大儒可不會幫著他發瘋。微臣認為,一切按計劃行事。一旦法家人離開景國,便出兵象州!」

    「法家保的是方運,又不是景國,陛下無須憂心。法家初得寶物,已經成為人族焦點,他們不僅不會對抗雜家,反而會韜光養晦,只待聖道有所突破,才會展示力量。到那時,景國已滅。」

    慶君在書房裡來回踱步,最後道:「不惜一切代價,派遣神武軍與龍虎軍匯合,一併進攻象州!另外,調集全國進士極其以上讀書人,許以重酬,委以高官,聯合兩軍,一定要拿下象州!」

    「陛下,慶國兩大強軍若是都派出去,再加上那些讀書人,稍有折損,便會動搖國本啊。」

    「到了這種時候,就要比誰心狠手辣!堅決不能再讓方運成長下去,他一旦封聖,我慶國永不安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