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頭頂聖道法冠,手持聖道法典,將已經結束的聖道文會的氣氛推到了最高峰。

    也正是在這個時候,一聲清脆的響聲傳遍京城。

    所有人望著聲音的來源,那是一位口中不斷湧出鮮血的法家老進士。

    文膽粉碎。

    「老朽無能,再也不能跟隨法家的腳步,願,族運昌隆!」

    老進士面帶微笑,閉上眼睛,一低頭,與世長辭。

    其餘法家讀書人也支持不住。

    之前沒有站起來的法家讀書人的文膽,一個接一個或開裂,或徹底粉碎。

    開裂者只是昏迷,至少還能保住性命,但文膽粉碎之後,保住性命的可能微乎其微。

    這些坐著的法家人,也未曾獲得聖道橙泉的倒灌。

    足足有五百餘文膽碎裂的聲音響起。

    這個數量,是人族歷史上文膽碎裂最多的一次文會。

    所有文膽碎裂的法家讀書人早就做好心理準備,每個人在昏迷或臨死前,都沒有絲毫的醜態。

    每一個人都帶著尊嚴離去。

    隨著最後一個法家讀書人的文膽碎裂聲結束,會場中突然響起一聲慘叫。

    眾人循聲望去,就見一個非法家的景國進士痛苦地叫起來,隨後,他的頭顱炸裂,伴隨著一聲清澈的文膽崩潰之聲。

    眾人愕然,無法理解。

    隨後,一個又一個非法家讀書人起身,向外逃跑。

    這些人陸續出現異狀,最慘的文膽潰散,最好的也是文膽蒙塵。

    這些人,總數超過一千。

    待一切靜下來,高默冷笑道:「不知所謂的蠢貨,身在升聖道文會,卻想暗害聖道法典的執掌者,逝去的法家讀書人豈會放過你們?法家文膽,可辯善惡!」

    眾人這才明白,那些人想害方運本來沒什麼,但偏偏來到聖道文會,在兩件寶物的影響下,所有碎裂的法家文膽同仇敵愾,進而攻擊那些人的文膽。

    「漏網之魚,一網打盡!」張破岳冷笑著看著那一個個逃跑的身影。

    景國讀書人再精明,也不可能一一找出內奸,畢竟有些內奸是世代潛伏,根本沒有絲毫的紕漏。

    但是,法家聖道至公至正,那些人在會場外,法家聖道不會理會,但在這裡面妄圖得到好處,還要害法家聖道的暫時執掌者,法家聖道絕不可能容忍。

    順便,解決了各國的敵人。

    貶低的死人讓會場氣氛變得非常差,以致於眾人不得不快步離開,由景國軍方負責清理昏迷或死去之人。

    過了許久,會場才平靜下來,而論榜之上卻熱火朝天

    論榜之上,目前只有兩類文章。

    一類是興高采烈討論此次聖道文會,各地的讀書人都不吝讚譽之詞,哪怕是非法家之人,也在感謝方運讓人族獲得如此強大的力量。

    第二類文章,全是後悔的內容。

    那些沒有去景國京城的法家讀書人,還有離得太遠來不及去的,都在論榜上之上哭天搶地,恨不得插上翅膀趕赴景國京城,哪怕在散會前看一眼也好。

    即便不是法家讀書人,也有人懊惱不已,因為只要身在聖道橙泉範圍,都能得到聖道的洗禮,雖然遠遠比不上法家讀書人,但很可能是很多人一生唯一的機會。

    那些在會場的非法家讀書人也在論榜承認,經歷了此次聖道文會後,感覺自己在各方面有了細微的提升。

    這次抵達文會的讀書人中,景國近水樓台先得月,人數最多,收益也最大。

    其餘讀書人離了會場,最後只剩法家大儒與方運坐在高台之上。

    所有人都沉默起來。

    過了許久,高默一咬牙,道:「方虛聖,您若能改投法家,我可以保證,刑殿和法家將保景國不滅!而且,這兩件聖道寶物,也都由您執掌。我們,可以尊您為法家之主!」

    方運笑了笑,並不作答。

    其餘法家大儒眼中流露出失望之色。

    他們的意圖太過明顯,想讓方運引領法家,為法家開拓聖道,把方運培養成法家聖人,讓法家最終凌駕於百家之上。

    但是,中途換聖道,且不說會遭遇儒家聖道的排斥,單單面臨的文位下降,都是巨大的損失。

    沒有人改投聖道而不付出代價。

    更何況,目前為止,法家聖道依舊不夠完善,方運若改投法家,未來的成就必然受到限制。

    韓育隴咬了咬牙,道:「我們法家眾聖世家,有辦法讓您以極小的代價改投聖道,比如,僅僅是從大儒四境降到三境,最多休養三年,您便一切如初。而且,我們保證,您可以在二十年內封聖,甚至,法家各大勢力願意齊心協力,扶助您登亞聖之位。」

    「僅僅是亞聖之位嗎?」方運淡然發問,好像堂堂亞聖唾手可得一般。

    韓育隴沒有回答,因為,即便不加入法家,方運也有可能晉陞亞聖。

    在場的每個大儒都清楚方運真正的目標是什麼。

    法家給不了。

    在場的大儒也給不了。

    那已經不是他們有資格染指的事情,甚至於連張口承諾都是一種褻瀆。

    「您應該清楚,您堅持走儒家之道,成聖的可能性非常大,但若登臨巔峰,可能性微乎其微。到了那種層次,已經不是您一個人的事,您需要藉助龐大的外力。」

    「我做好我一個人的事,同時爭取一切能爭取的外力,成敗無悔。」方運道。

    高默長長一嘆,道:「您真的不考慮加入法家嗎?現在法家或許達不到您的期望,但將來,法家必然能登臨巔峰。正如眾聖曾透露隻言片語,過去的萬族爭鋒,不過是乞丐搶食般的混戰,未來,萬界必將走向秩序,而人族,必當執掌秩序之萬界。」

    「我知道,但我沒有那麼多時間。」方運道。

    眾人沉默許久無話,高默道:「既然您心意已決,我們也不能強求您。這兩件聖道寶物雖然因您而降,但法家至少佔據一半的功勞,這兩件寶物的歸宿,應該是刑殿。不過,我們法家不是雜家,但凡您有所需,可隨時調用這兩件寶物。在我們心中,這兩件寶物是法家與您共有。」

    許多大儒跟著輕輕點頭。

    方運點了一下頭,道:「這兩件東西即便放在我手裡,我也發揮不了最大的作用。更何況,我已經獲得了最大的好處,從現在開始,我等於身兼法家讀書人,可以使用一切法家的手段,這對我幫助極大。我先回趟血芒界,然後再京城逗留一陣,過幾日,我帶著兩件寶物前去聖院,並順便去一趟『天獄』,去那裡修習法家力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