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楊出濤冷笑道:「下官奉勸席大學士,現在的景國,已經不是當年的景國,你們若一意孤行,必將萬劫不復!我勸諸位懸崖勒馬,否則方虛聖出手,爾等都是土雞瓦狗,不堪一擊!」

    「哈哈哈哈……他現在是泥大儒過河自身難保,談什麼出手!」

    席實說完,抬頭望向景國京城的方向,然後一邊看著遠方一邊道:「本將軍給你一刻鐘的時間考慮,一刻鐘后,你便會看到京城天變,到時候你若依舊冥頑不靈,就別怪本將軍心狠手辣!」

    與此同時,長江源頭,西方的昆崙山中。

    眾多龍族興奮地吼叫著,外放出一道道澎湃的龍力,落入長江之中。

    就見長江突然好像被橫切一刀,形成一個斷面,斷面上游的水依舊流淌,但接觸斷面后,便消失不見,不知流向何處。

    斷面下游不再有上游的水補充,露出乾枯的江底,乾枯之處不斷擴大。

    蛟聖宮坐鎮於長江與東海的交界處,隨著長江斷流,蛟聖宮的氣息在不斷下降。

    景國,京城外的京江大碼頭。

    以柳山為首的眾多雜家讀書人,坐上馬車,向京城進發,很快抵達京城南門,下了馬車。

    此刻未到凌晨四點,京城大門緊閉,城門外候著一些準備進城買菜的農人,望著柳山等人不知所措。

    柳山抬起頭,望著南城門,淡然一笑。

    「老夫本以為成就大儒方有機會回返,但方運卻給了老夫一個天大的機會。若見到方運,老夫定當重謝。老夫最滿意的是,方運承認老夫在朝廷的為政之道,並沒有趕走左相閣所有舊部,如此心胸,不愧是虛聖。待老夫重掌左相閣,也絕不會趕走當年的舊部,必當一一重用!」

    計梧笑道:「恩師您當真是宰相肚裡能撐船,那些人若是知道,定然很感激涕零,死心塌地跟著您。」

    關澈跟著吹捧道:「柳公,我不建議您見方運,萬一把方運嚇出好歹,聖院一定找您麻煩。」

    眾人大笑。

    附近的農人聽到這些人肆無忌彈的談話,隱約猜出柳山的身份。

    有人偷偷地啐了一口,其餘人也慢慢遠離,大都露出厭惡之色。

    計梧問:「恩師,雜家聖威,何時降臨?」

    柳山抬頭望天,沒有立刻回答,過了好一會兒,才用帶著一絲驕傲與喜悅的情緒道:「來了!」

    眾人抬頭望天。

    就見天空之上,出現一道漆黑的裂縫,橫貫三萬里,不斷擴大!

    裂縫周邊,狂風捲動,雷霆閃爍,宛若天魔降世。

    當裂縫的寬度超過千里后,一座巨大的印璽從裂縫中降下,緩緩下落。

    那玉璽比整座京城都大,玉璽上部是九頭惟妙惟肖的神龍雕像,神龍周身光芒閃爍,彷彿活物一般,隨時可能飛撲而下。

    玉璽下面,有斑斑紅印,並有刻字。

    受命於天,既受永昌!

    澎湃的雜家聖威籠罩傳國玉璽,宛如一尊遠古凶獸,傲立世間,睥睨天下。

    除卻柳山,在場所有雜家讀書人驚喜萬分。

    「……這……這不是傳說中的傳國玉璽嗎?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怎麼會變成雜家聖物?」

    「雜家果然有隱藏的力量,區區景國,不堪一擊!」

    「傳國玉璽,大秦國運,景國與方運又算得了什麼?」

    「怪不得柳公從來不擔心方運,如此一來,勝負已分!」

    「哈哈,今日之後,雜家必將位列儒家之後的百家之首,即便是法家,也難以抗衡!」

    碩大無朋的傳國玉璽,徐徐下壓。

    景國國運凝聚的社稷之劍,拚命阻擋,但卻遠遠不是對手,迅速下降。

    就在此時,一道清光自左相閣衝天而起,化為一頭法獸獬豸,迎頭撞向傳國玉璽。

    柳山面色一沉,而計梧驚道:「就是那頭法獸,害死了我們諸多同袍!」

    「不要緊,傳國玉璽自有針對之策。」關澈道。

    那傳國玉璽之上的九頭神龍突然活了起來,化為九頭有血有肉的玉龍,騰空而起,離開玉璽,飛撲向法獸。

    法獸通體漆黑,狀如麒麟,頭生獨角,哪怕以一敵多,也毫不畏懼。

    九頭神龍則如君如聖,攜帶莫大的天威,整體力量遠在法獸之上。

    僅僅十幾息后,法獸便落在下風,被動防守,面臨九頭神龍狂風暴雨般的攻擊。

    柳山等雜家讀書人面色稍霽,不再擔心,並紛紛稱讚法家強悍。

    眼看法獸就要落敗,京城左相閣處再度有清光升騰。

    就見一本古樸的黑色巨書飛起,懸停在法獸背後,與法獸的氣息融為一體。

    剎那之後,法獸仰天大吼,萬界莫名的力量破空而至,融入法獸身體之中。

    法獸的身體不斷膨脹,最後體長百里,不斷與九頭神龍爭鬥。

    那九頭神龍雖強,但卻奈何不了獲得聖道法典加持的法獸,雙方一時陷入僵局。

    非讀書人完全看不到這場戰鬥,但是,哪怕是蟲豸也能感受到天空有可怕的力量激蕩。

    京城之中,無論是豬狗還是雞鴨,此刻全都趴在地上瑟瑟發抖,更有許多被生生嚇死。

    數不清沉睡的人從夢中驚醒,心神不寧,卻找不出原因。

    所有的嬰兒也都突然醒來,他們嚇得失禁,卻不敢哭泣。

    大量的讀書人走出房間,驚駭欲絕。

    忙碌的內閣,突然變得平靜,所有官員都放下手中事務,走到外面看著天空。

    驚心動魄的聖道之戰,在京城上空拉開序幕。

    遠在象州的丁縣,雙方的讀書人也全都望著京城上空。

    未等九龍與法獸分出勝負,席實舌綻春雷道:「楊縣令,時間到了。你們,降是不降!」

    楊出濤挺直脊樑,朗聲道:「楊某奉勸諸位慶國讀書人一句,多行不義必自斃,現在你們離開,還有迴旋的餘地,一旦你們在第二次兩界山大戰中進攻景國,開啟內鬥,那我們只能認定,諸位勾結妖蠻,悖逆人族!」

    「哈哈哈……死到臨頭還嘴硬,既然如此,那便休怪席某。投石車,點火,拋射!」

    就見三十具巨大的投石車上的黑火石球燃燒起來,接著一聲聲機關巨響,三十顆巨大的火焰黑球騰空飛起,從高空落向丁縣的城牆。

    城牆上所有人大驚失色,急忙躲避逃跑。

    唯有少數人一動不動。

    一道寒光自城牆上飛起,在半空極速飛行,偶爾發出刺目的閃光,每閃爍一次,便斬落一顆火焰黑球,不過數息間,便擊潰所有火焰黑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