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聖道有裂驚眾生。

    咔嚓……咔嚓……咔嚓……

    天空那純白洪流,如同被巨拳擊破中心的冰層一樣,形成密密麻麻的蛛網式裂痕。

    冰裂聲接連不斷,最後竟然猶如爆豆一般密集。

    那聲音對普通人沒有太大的影響,但在儒家讀書人聽來,猶如耳邊擂鼓,腹中敲鐘,身心受到巨大的衝擊。

    陸續有儒家讀書人因為無法承受這種衝擊而昏迷。

    方運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書政治學,經過多日的醞釀,他甚至沒有像以前那樣進行反覆檢驗,在寫完最後一個字后,毫不猶豫地點上最後一個句號。

    白話文版《政治學》,全部完成。

    方運周身,才氣如火,轟然上沖,形成橙色光火之柱,直上天宇,餘波漫卷,遍及整座聖元大陸。

    一筆封天闕!

    突然,高空發出轟地一聲巨響,猶如天地崩塌,萬界俱滅。

    就見數不清的純白碎片離開聖道洪流本體,向下方墜落,如雪如霜,連綿不斷。

    以方運外放的才氣為核心,大量的純白碎片被吸引到一起,緩緩融為一體,形成一條細小的聖道洪流。

    新的聖道洪流,一邊吸收不斷掉落的聖道碎片,一邊不斷擴大。

    看到這一幕,眾多保守的儒家老讀書人氣得幾乎發瘋。

    竟然有人當眾掠奪儒家聖道!

    這已經超出聖道之爭的範疇,而是真正的聖道生滅,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論榜之上,數不清的讀書人詢問發生了什麼事。

    沒有一個人能給出確切的答案。

    但是,很多在景國京城的人猜測,此事可能與方運有關,因為,那才氣光火之柱的源頭便是左相閣。

    許多人相信了這個猜測,因為很多人有相同的理由,現如今,天底下除了方運,連眾聖也未必能做出這種驚世之舉。

    比方運大膽的沒方運有能力,比方運有能力的眾聖,膽子絕對沒這麼大!

    於是,雜家讀書人立刻開始在論榜上四處抹黑攻擊方運。

    聖院之中,亂作一團。

    各殿院的讀書人原本站在倒峰山邊看熱鬧,誰也沒想到,景國京城的熱鬧有點大,心中驚駭,有點不敢看。

    儒家聖道碎裂,而且看樣子正在被吞噬,這簡直像是在顛覆人族!

    東聖閣里,鐘聲連響。

    聖院之中所有大學士與大儒,全都快步趕向東聖閣的大殿。

    很快,大量的大儒與大學士聚集在東聖閣的大殿中,所有人坐在椅子上,不知如何是好。

    有幾個人坐不住,因為太想觀看遠處發生什麼,於是暗中使用官印分神,從高空觀察景國京城。

    還有一些官員暗中觀察,發現除了宗甘雨,竟無一個雜家大儒或大學士,便意識到他們都在操控那傳國玉璽。

    東聖閣閣老、宗家家主宗甘雨坐在首座,掃視眾人,目光中隱含著壓抑的憤怒與驚懼。

    「諸位,老夫已經得到消息,方運不知用什麼手段,掠奪儒家聖道,接下來,恐怕要掠奪其他聖道,絕不能讓他得逞!老夫懷疑,他在葬聖谷被邪魔附體,甚至已經背叛人族。因此,老夫要頒布東聖令,請諸位一起前往京城,剿滅方賊!」

    何瓊海道:「如若方運在破壞人族,老夫第一個殺他!不過,老夫有兩點要說。第一,諸位都知道,當年是王驚龍王聖親自接引方運回聖元大陸,又在聖院居住數日,若被附體,絕無可能隱瞞。第二,他若背叛人族,聖廟必然會察覺,現在聖廟不動,眾聖意志不醒,那便意味著他並非逆種。至於第三……儒家也不是第一次經歷這種事。」

    何瓊海的話一時間讓其餘人無法插話。

    因為何瓊海說出了事實。

    實際上,人族最先封聖的是周文王,但卻未立聖道。

    儒家聖道是人族所立第一聖道,最早由孔聖創建,包羅萬象。

    之後,無論是墨家、法家、雜家還是任何一家聖道,只要形成聖道洪流,必然會從儒家聖道中或多或少撕扯一部分。

    但是,每一次儒家聖道損失部分洪流之後,都會更加凝練,從某方面來說,變得更加強大。

    當年孔聖可以阻止,但卻任由各家如此,所以才形成聖不阻道的規矩。

    宗甘雨怒道:「此言真是荒謬!當年各家撕扯儒家聖道,是因為有先賢鑄就聖道根基,或者是晉陞半聖,與聖道相呼應,學習吸收儒家聖道,並幫助祛除儒家聖道中的雜質,形成新的聖道雛形。方運區區四境大儒,何德何能創建新的聖道雛形?」

    高默隨即道:「方虛聖既然能引動法家聖道,牽引聖道法典,完全可以說,有德有能創建新的聖道雛形。」

    眾多法家讀書人面帶微笑,在場的法家人,從方運那裡得了太多的好處,已經完全把方運當作自己人。

    宗甘雨冷聲問:「那老夫就問一句,若方運此次並非凝聚聖道雛形,而是在破壞人族聖道,我們沒能提前阻止,這個罪責,誰擔?」

    「我!」高默昂頭回應。

    「我!」又有法家大學士隨之響應。

    「我……」

    一個又一個法家讀書人附和,毫不畏懼宗甘雨的身份。

    「我!」禮殿閣老薑河川,成為儒家第一個開口的人。

    眾多儒家弟子用複雜的眼光看著姜河川,還有少數儒家弟子眼中迸出憎惡的目光。

    方運掠奪儒家聖道是既成的事實,至少在短時期內,儒家聖道會削弱,儒家弟子的力量也會受到極大的影響。

    而且,此次掠奪儒家聖道的規模遠超史上任何一次,極可能對儒家讀書人造成難以挽回的損失。

    眾多的「我」聲陸續響起,宗甘雨氣得牙關緊咬。

    「夠了,老夫召集各位,是因為人族一心、聖院一體!既然諸位不支持,那東聖閣便獨自下達東聖令!」

    高默等法家大儒勃然色變,反而起身,怒道:「爾敢!」

    東聖令是人族對內的最高命令之一,不要說一個大儒,就算是一個龐大的豪門,東聖令一下,也會立刻灰飛煙滅。

    方運雖然是虛聖,但宗甘雨若引發東聖令的力量,即便殺不死方運,也能重創方運,打斷聖道掠奪。

    「此事,已無迴旋的餘地!」宗甘雨說完,抬起手。

    「封院!」高默怒喝一聲。

    .

    上一章改了章節名,不然發不出去。另外,上一章的某些內容,源自國內合法出版物,只是稍有改動,絕對沒有任何違法之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