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景國萬民狂歡的時候,天空的聖道洪流在不斷發生變化。

    儒家聖道徹底剝離聖道,無論是氣勢還是總量,都遠不如之前,但是,儒家洪流卻越發純白,不僅沒有像雜家聖道那樣出現散逸的痕迹,反而更加凝聚。

    各國讀書人甚至各界眾聖都在百思不得其解。

    在儒家聖道遭到重創的時候,妖界眾聖紛紛狂呼。

    畢竟,妖界眾聖被孔子以一己之力鎮壓,這些年一直都有心理陰影,一旦儒家聖道出現大問題,就意味著孔子本身的聖道是錯誤的。

    但是,儒家聖道只是在「量」或者說「境界」上是有所降低,但在「質」上卻更勝一籌,這讓妖界眾聖難以容忍。

    人族同樣也理解不了。

    孔府之中,孔家讀書人群情激奮,紛紛要求對方運發難,甚至馬上就會達成一致,但是,現在的變化始料未及,讓孔家無法出手。

    當年,無論是雜家還是墨家,都出現過危機,雜家和墨家做出近乎一致的選擇,削其旁枝,強其主幹。

    後來雜家主攻政事,而墨家主攻工技,而後者的成績更大,把墨家聖道擴充為工家聖道,至今屹立不倒,甚至越發強大。

    有珠玉在前,這讓孔家讀書人懷疑,這次儒家聖道剝離政道,極可能不是件壞事,或者說,不至於讓儒家與方運全面對立的大壞事。

    最關鍵的一點是,儒家聖道本身有用莫大的力量,而歷代儒家眾聖意志還在,若是方運真的做出毀滅儒家聖道的事,絕對會遭遇全方面的攻擊。

    但現在,儒家聖道沒有反制方運,歷代眾聖甚至孔聖意志都沒有出手,那就說明,要麼認為方運是對的,要麼認為,方運可能是對的,總之,無法確定方運的行為徹底錯誤。

    於是,孔家人自己也為難了。

    孔府大殿之中,所有孔家的翰林、大學士和大儒,都由一開始的激憤,變得猶豫不決。

    位於主位上的孔家家主,坐在太師椅上,微微低著頭,眯著眼,似乎在睡覺。

    眾孔家讀書人見怪不怪,早就接受孔家家主不臨大事不決斷的孔家習俗。

    畢竟,孔家歷代家主,都相當於一尊半聖。

    就在此時,眾多禮殿閣老突然抵達孔家,只有姜河川沒有前來。

    禮殿閣老進入孔府大殿。

    孔家大殿,數千孔家人分列兩處,幾位禮殿閣老站在中間。

    上座中的孔家家主,依舊低頭垂眉,似是小睡。

    雲駱輕輕一嘆,聲傳全殿,彷彿一根鼓錘,敲擊在每個人的心裡。

    孔家大多數人都與雲駱不熟,但內心卻都被那一嘆打動,變得理解雲駱隕落的無奈,理解禮殿的無奈。

    眾人都感受到,這位曾經力挺方運的禮殿大儒,終究要與方運分道揚鑣。

    「孔家,是禮殿的娘家。」雲駱緩緩道。

    眾多孔家讀書人輕輕點頭,當年禮殿的成立,就是得到孔家與儒家大力支持。

    禮殿,也沒有辜負人族的期望,在人族戰亂不斷的時期,維護人族秩序,避免了人族因內亂而實力大損。

    雲駱繼續道:「老夫等人來此,是代表禮殿與聖院,請求孔家出手,奪回儒家聖道,定人倫、固綱常、決正邪。」

    孔家無一人答話,許多人看向孔家家主。

    結果許多人差點翻白眼,孔家家主竟然發出輕微的鼾聲。

    很顯然,至少目前為止,孔家家主還沒有做出決斷。

    雲駱見眾人沒有反應,深吸一口氣,道:「在下有一事不明,儒道乃是孔子所立,今日如此被侵佔剝奪,孔家諸位難道就沒有一絲痛心?難道任由老祖宗的東西,被人生生奪走甚至變味?」

    離孔家家主最近的一位老者,輕嘆一聲。

    那老者周身鬆弛的皮膚垂下,毛髮掉光,牙齒脫落,整個臉像是被揉成一團的面球,只能從縫隙中分辨器官。

    所有人立刻收斂呼吸。

    這位孔靈泰,便是孔家著名的壽星老,一直停留在文宗境界,但卻突破了大儒一百二十歲的大限,沒有使用任何延壽神物,壽命已經達到一百四十二歲。

    「禮殿心憂之事,我孔家亦為之擔憂,只是,老祖宗曾親眼看到諸家分食儒家聖道而不加以阻止,我們後輩,更是不便干涉。」老壽星的聲音極其虛弱,有氣無力,裡面充滿無盡的愁苦,將雲駱對孔家人造成的影響一掃而空。

    雲駱微微施禮,道:「老壽星,您說的話有道理,但,今時不同往日。當年孔聖鎮壓諸界,天下莫敢不從,而現如今,妖界大舉入侵,更有大聖即將回歸,咱們儒家,經不起這等大難。」

    孔靈泰用虛弱的聲音繼續道:「當年,曾有人問述聖公,若是諸家最終將儒家聖道分食殆盡,孔家當如何?述聖公隨口回答,或許,儒家便是人族的食糧。」

    述聖公,便是子思子。

    雲駱沉默片刻,道:「老夫敬重述聖公之言,不吝犧牲,不懼奉獻。只不過,當年的儒家聖道初立,或許主要哺育各家,但現如今聖道穩固,儒家聖道已經是擎天之柱。若儒家聖道崩滅,人族必將被滅族!敢問,誰人能承擔如此重責?」

    「老朽回答不出,恐怕只有孔家列位先聖才能回答。」孔靈泰徐徐向後仰,背靠大椅,呼吸變弱。

    眾人看得出來,孔靈泰明顯不願站出來反對方運,但是,又沒有阻止。

    曾於方運一同躍龍門的孔英年道:「敢問雲閣老,若是孔家出手,鎮封方運,人族聖道動蕩,最終被妖界趁虛而入,這個責任,誰能承擔?」

    「老夫願以死謝罪!」雲駱上面半步。

    「老夫亦願受罰!」

    其餘禮殿閣老紛紛上前。

    孔英年卻毫不掩飾譏笑之色,道:「你們,賠不起!把禮殿上上下所有人加一起,都比不過一個方運!」

    幾位禮殿閣老面有怒色,卻無力反駁。

    這時,一個孔家大儒道:「英年,話不能這麼說。儒家聖道與雜家聖道遭受嚴重打擊是事實,方運風頭太盛,需要壓一壓!」

    許多孔家人微微頷首,支持孔斯源的話。

    「方運做錯了什麼?是為人族開聖道錯了,還是為法家指路錯了?是作傳世戰詩太多了,還是殺妖蠻太多了?師出無名,在下絕不贊同。」孔英年據理力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