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孔家有許多規矩。

    孔聖不怒,孔門不開,便是孔家的底線。

    孔門,是孔子聖居的正門,自孔聖葬禮結束后,再也沒打開。

    孔聖雖隕,意志長存。

    當時的孔家家主立下這條鐵律,表示只要孔聖意志不下令,或者孔家沒有面臨滅族之危,孔家絕不會幹涉人族內部事務。

    孔家一直堅守這條族規,讓人族各勢力減少了對孔家的忌憚,避免孔家成為眾矢之的。

    眾聖故居眾多,但只有特別的故居才可以成為聖居。孔子聖居便在孔府之內,也是孔聖封聖后居住時最久的場所,那裡面隨便一件文房四寶,都蘊含莫大的威能。

    傳言在孔聖葬禮時,孔家將眾多寶物送入孔子聖居之中,至今沒有動用那些寶物。

    經歷了這麼多年,孔子聖居已經成為孔家最具威懾的力量,因為誰都不清楚一旦孔門打開,等於孔家釋放出何等怪獸。

    孔家家主雙目猶如一片晴空,靜靜地望著禮殿眾閣老。

    歷代孔家家主雖然沒有半聖的境界,但卻擁有半聖的力量,只是這麼平靜地看著,也彷彿能看穿所有人的內心。

    每個禮殿閣老突然心生慚愧與退縮。

    出於自保,雲駱本能地施禮道:「既然孔家不出世,那我等不再叨擾。」

    隨後,雲駱帶領禮殿閣老離開孔家。

    在走出孔家大門的一瞬間,他們的內心恢復平靜,很快反應過來。

    「壞了!」雲駱忍不住低呼。

    其餘大儒也站在門口,相視無言。

    實際上,孔家家主睜開眼睛,外放聖威,是一種考驗,考驗禮殿閣老此行到底是大公無私,還是有私心。

    禮殿沒有一個大儒能承受,也就意味著,孔家家主已經明白,禮殿閣老此行主要是為了保護禮殿,其次才是維護儒家聖道,至於最終孔家和方運對立的後果如何,他們根本不考慮。

    此行,眾人私心過重。

    雲駱長嘆一聲,道:「難道我們就如此任由方運擺布?」

    「他現在與各殿院聯手,先借法家之手,強壓禮殿,又借政道之力,壓制雜家,在他聖道未穩之前出手,或許還有機會,一旦明天《政治學》遍及全人族,大量讀書人改投政道,政道一旦穩定,我等……怕是再也無力回天。」

    「我們不能像雜家那般隨便進行聖道鎮封,禮殿,終究是儒家的一員,而不能代表全儒家。孔家不開口,天下儒家讀書人聯手,都影響不了方運。」

    「明天一過,我們禮殿恐怕就需要為方運進行新的冊封。」

    「政道之主,我們不得不封。」

    巫九道:「既然我等敵不過方運,又難以壓制,不如通力合作吧。法家與方運合作的結果,諸位也看到了。此次景國遭遇聖道鎮壓,法家沒有全力出手,只是單保方運,定然會引發方運不滿。我們不像雜家,並沒有對方運造成真正的傷害,再加上姜河川就在禮殿,讓他牽線,我們再稍稍表達歉意,方運定然不會為難禮殿。」

    「為難禮殿?他縱然封聖,也做不到!」雲駱冷聲道。

    巫九苦笑道:「是我口誤。我的意思是,我們當與方運合作,開拓儒家禮之聖道。我總感覺,方運在聖道文會說的那個『理』,似乎是儒家的力量,與法家關係不大。那個『理』並不完全,但此次他成為聖道之主,怕是會逐漸領悟。你們不覺得,那個『理』,或許與我禮殿有所增益嗎?」

    「那倒未必。」雲駱的聲音明顯降低。

    巫九道:「不如這樣,我們先回禮殿,到禮殿之後,我們幾人進行票決,是繼續針對方運,還是先緩和關係,至於將來的關係和合作,我們先不去決定,如何?」

    眾大儒點點頭。

    景國,京城,內閣。

    內閣所有官員,已經將左相閣的主閣擠得水泄不通,各部的官吏也找各種借口來這裡。

    左相閣門外,是五品以下的官員。

    左相閣的院子里,站立著四品和五品的高官,而一品到三品的大員都在房屋內。

    左相閣內部的官員忙得滿頭大汗,不斷招待來訪的官員。

    這些來訪的官員無比熱情,個個興高采烈,哪怕是平時極為沉默的高齡官員,此刻也興緻盎然,講述各種官場趣事。

    雖然《政治學》已經出現在人族最權威的文榜的大儒甲榜之上,但真正能看到全文的只有少數人,在場的大多數人都看不到全文。

    那些能看到的人,也都沒有公開全文。

    不過,還是有部分《政治學》的內容出現在論榜之上,引發了人族全民討論。

    尤其是政治學開篇的第一章論政治的內容,徹底顛覆了人族對政治的認識,支持者有,反對者有,和稀泥者有,暗中使壞的人也不缺。

    不過,對於景國官員來說那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方運這個人。

    景國,終於出現一位聖道之主!

    從現在開始,所有景國人對方運的態度都會改變。

    因為,單單自立聖道這一項功績,就足以讓方運封聖。

    如果說之前方運封聖的可能最多七八成,那麼,現在只要方運不死,必然封聖。

    這些官員到此,更多的還是心生感激之情,因為方運挽救了景國。

    也挽救了他們以後的人生。

    天空的聖道洪流投下的影像已經消散,上方再無他物。

    但是,每個人都覺得景國的上空格外清澈。

    現在,哪怕是宗聖親手施展聖道鎮封,景國也不會害怕,因為,景國有了自己的聖道,人族有了政道。

    無論是從聖道氣勢還是已經透露的《政治學》內容來看,新的政道在各方面都碾壓雜家聖道。

    許多官員在談論雜家聖道,都唏噓不已,實際上,從很早之前,有志之士就認定雜家若不進行徹底革新,根本走不遠,因為所謂「兼儒墨、合名法」這種法家核心思想,本質上就有大問題,且不說這種目標太大,單說在適應人族發展這方面,雜家就已經遠遠落後。

    現如今,人族各家都在細化力量,尤其是工家、兵家、農家、法家和醫家等,偏偏雜家貪大求全。

    雖然雜家這些年一直在甩包袱,一直主攻官道,可惜問題在聖道根基,若沒有魄力顛覆雜家聖道根基,不可能有突破性的發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