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曹德安的話讓在場的所有官員充滿期待。

    按照規矩,任何人立道后或著成與經典相提並論的書籍,都會廣招讀書人,講解聖道或書籍。

    《政治學》不久之後,必然會被尊為經典,更何況又有政道新立。

    方運沉思數息,道:「我現在並沒有考慮這個問題,目前百廢待興,不適合召開政道文會,當然,時機成熟后,我自然會去做。」

    曹德安等眾官顯得有些失望,因為他們已經從法家的聖道文會中得到了不小的好處,若能參與政道文會,必然會有大收穫,境界絕對會在短時間內提升。

    「那您最近有何打算?」曹德安道。

    方運正色道:「我立政道時,獲得聖道啟示,人族本源有缺。因此,本聖將會馬上在景國推行全民五年制義務教育,同時,會向聖院進言,要求在全人族推廣義務教育!」

    「義務教育?」

    眾人不太理解。

    方運道:「所謂義務教育,就是由國家出錢,讓每一個適齡兒童進行為期五年的教育,這是每個國民應當承擔的義務。並且,將義務教育寫入法律之中,並要專門制定一部教育法。」

    「可是……這對景國的財政負擔很大。」曹德安身為執掌戶部的右相,立刻估算出那需要龐大的花費。

    方運道:「第一批支出,可以從慶國的賠款中劃撥。之後,由內閣牽頭,將現如今的景國國家商行進行革新,建立一個景國商行部,負責管理國屬商行、工坊、土地等等一系列的經營,以後的義務教育支出,先由這些國屬商行墊付,再之後,教育支出將成為國家正式支出。」

    曹德安立刻點頭,隨後笑呵呵道:「若是您親自主持商行部,那我景國財政收入將會大幅度增加。當然,以後還請您在血芒界說幾句話,給咱們景國商行一點優惠。」

    「嗯。」方運輕輕點了一下頭,在不損害血芒界利益的前提下,自然會盡量幫助景國。

    曹德安道:「這五年義務教育,推行起來恐怕不易,不過既然要推行,就趁熱打鐵,趁聖道新立,您威望最高的時候,強行推行,會順利許多。一旦推行,全景國就沒有不識字的男丁了,從各方面看都是大好事。」

    在場的官員輕輕點頭,人族一直都在考慮全民教育,但因為種種條件有限,這種全民教育很不現實。

    實際上,各國在文院和教育上的支出本來就是一個巨大的數字。

    方運卻道:「是所有人。」

    眾人愣了一下,短時間內竟然沒反應過來,沒能明白方運說「所有人」的意思。

    但很快,輔相楊旭文驚道:「您的意思是,女子也要參與五年義務教育?」

    「當然。」方運正色道。

    「這……」

    在場每一個官員都無法接受。

    曹德安輕咳一聲,道:「方虛聖,其實明理之人都清楚,在不久的將來,女子也有可能成為讀書人,但是,現如今的條件不允許。您允許女子一起讀書,這步子,邁得有些大。」

    「步子再大,也扯不到蛋。」方運道。

    眾人尷尬地笑著,不知如何回應。

    「很多機會,不是等來的,也不是發現的,是我們自己創造出來的!既然曹相說我可攜立政道之力,過期不用便會作廢,今天就用掉吧!」

    方運微微抬高下巴,掃視在場的所有官員。

    每個官員都從方運身上感受到強大的壓迫力,他們甚至有種錯覺,方運所做出的所有決定,都是正確,都是對國家有益,都不會出任何問題。

    「那我等自當全力以赴,完成此道政令!」曹德安果斷回答。

    其餘人也紛紛支持,表示一定會做成。

    過了數息,眾人的回過神,心中掀起滔天巨浪。

    方運此身上,隱隱有聖威。

    眾人這才發現,剛才之所以屈服,並不是因為方運說的有道理,也不是想巴結方運,更不是真心相助,完全是被方運身上的聖威所影響。

    眾官心中無比驚駭,就算是雜家執道者,也絕無這等威能,可見政道與朝廷何等契合,可見政道何等強大。

    之前雜家官員也能間接影響政事,但面對同文位的各家讀書人,作用微乎其微,可方運這政道聖威一出,各家讀書人皆無力對抗。

    這是一個壞消息,這意味著,從此朝堂之上,再無一人能對抗方運。

    也是一個好消息,這意味著,政道無比強大!

    曹德安心念一動,道:「方虛聖,您若有時間,可去聖院領一道聖諭,保護低文位讀書人轉換各家而不受懲罰。實際上,進士以下,讀書人還說不上參與聖道,轉換各家的代價極低,但是,沒有總比有好。」

    方運輕輕點頭,道:「曹相是老成之言。本相這就想辦法去東聖閣討一張聖諭。」

    「啊?去東聖閣?」

    東聖閣已經成為雜家大本營。

    方運抬頭看了一眼天空,道:「半年的時間,他們換也得換,不換也得換。」

    許多官員不理解,但在場的大儒卻立刻明白,方運的意思是說,用政道半年不繼續吸收雜家聖道的力量來換取這張聖諭。

    曹德安點頭道:「這個方法好。雜家現在聖道遭受重創,最需要做的就是穩住,而不是變強。您若保證政道半年內不吸收雜家聖道的力量,東聖閣必然會答應。除非……他們想兩敗俱傷,但實際既傷不了您,也傷不到政道。」

    楊旭文輕咳一聲,道:「那些之前逃離景國的官員或雜家讀書人,如何處置?」

    方運淡然道:「每個人有自己的選擇,我並不怪他們,他們沒有錯。不過,我們景國不需要他們!我要讓所有人知道一件事,任何人都可以在景國困苦時期離開,但是,想要在景國富強后攫取利益,不好意思,他們不配!我們只將好處分給那些與景國同甘共苦之人!從今天開始,景國人優先!」

    一些老臣心中無比感慨,但還有一些官員臉上閃過不情願的表情。

    實際上,他們早就應該這麼做,但以前沒有那種實力,時間久了,哪怕景國在方運的帶領下蒸蒸日上,所有的官僚也依舊被強大的慣性影響,精神思想還停留在舊時代,膝蓋還是軟的。

    在他們看來,爭權奪利都來不及,哪有時間考慮讓國人站起來,國人繼續跪著不給他們添麻煩比什麼都好,如果國人真正站起來,必然會威脅到他們。

    所以,很多時候,不是官僚沒想到,不是他們無能,而是他們為了自身利益,故意不去做。

    畢竟,最優秀的人才都在朝廷之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