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景國的大朝會之頻繁,已經人盡皆知,論榜上不時有人嘲笑。

    甚至還有人說,景國官員不是在開大朝會,就是在去大朝會的路上。

    不過,一切都已經過去。

    至少在短時期內,已經沒有敵人能讓景國頻繁召開大朝會。

    眾人本以為方運會花較多的時間談及此次與雜家之爭,但是,方運只是簡單地說了幾句。

    「我們發展的步伐,在前些天受到阻撓,但已經成為我們的助力。過去的勝利,從我們獲得之後,其價值會不斷降低。所以,我們要做的,便是繼續為下一次勝利做準備。我會在今天提出一些革新計劃,過了今天,我將暫停對景國的革新,轉而全力鞏固曾經的革新。景國,需要沉澱下來。」

    隨後,方運提出以義務教育為首的一些革新計劃。

    和之前的大朝會不同,這次無論方運說什麼,都沒有任何人反對,哪怕是骨頭最硬的御史們。

    雖然方運沒有刻意宣揚勝利,但是,每個人都意識到,這才是勝利者的姿態。

    現在的景國朝野,有著高度的凝聚力。

    方運一切的革新,都將被所有官吏默默推行。

    所有利益受損的勢力,所有想要反對的人,此刻全都保持沉默,只能無條件配合革新、配合鞏固革新。

    在景國召開大朝會的時候,人族各地的《政治學》開始在文院銷售。

    每一次人族公開發售某部聖道經典的第一版,都會引發搶購熱潮,因為第一版的聖道經典有著極高的收藏價值。

    但是,人族已經很久沒有出現新的聖道。

    甚至可以說,人族所有的聖道,都是春秋戰國時期形成。

    政道,是秦之後,人族第一個新聖道。

    所以,《政治學》的價值,必將十倍於任何普通的聖道典籍。

    十國各地的文院書鋪門口,從昨夜開始,就有數不清的人在排隊,甚至於,一些大城市的人連夜趕往人口稀少的縣城,只為能第一時間買到新書。

    其中,以象州、江州、密州和孔城等四個地方排隊的人最多。

    尤其是寧安縣,從昨夜開始,每一家每一戶都至少派出一個人開始排隊,甚至有許多整家整戶排隊,最誇張的是一族甚至整村人集體排隊。

    這就導致,人族各地差役已經不夠用,甚至官兵也不夠用,因為他們也要排隊買書!

    最後各地官府發現沒有足夠的人維持秩序必然會發生騷亂,不得不要求所有差役和官兵放棄買書,參與維持秩序,而此次維持秩序將獲得報酬,那便是文言和白話文《政治學》各一本。

    於是,人力不足的問題迎刃而解。

    清晨,《政治學》正式發售。

    十國各地文院前的人瘋狂了,個個紅著眼,恨不得第一時間搶到,但有大量差役官兵維持秩序,所有人只能按照先前的順序排隊。

    今天各地都會限購,一人只能買兩版各一本。

    每一個先買到書的人,都興奮地大叫,宣洩內心的得意和滿足。

    那些非讀書人買了之後,基本有兩個反應。

    一種人是直接塞進衣服里藏好,像護著嬰兒一樣,抬腿便跑,生怕被搶。

    另一種人則得意地高舉兩本書,尋找出價最高者,要高價賣出。

    有些讀書人的反應和第一種人一樣,保護好書後,直接遠離文院。

    還有許多讀書人買到書後,立刻擠出人群,隨便找一個地方細細閱讀。

    於是,各地文院前出現相似的場景,書鋪門口人山人海無比喧嘩,但在人群不遠處,一個又一個讀書人捧著《政治學》如痴如醉地閱讀。

    有人蹲著看,有人站著看,有人靠著牆壁看,有人乾脆坐在地上看,這些人中,有童生秀才,有舉人進士,甚至不乏翰林或大學士,沒有一個顧及形象!

    《政治學》的第一章內容堪稱石破天驚,擁有前所未有的顛覆性,震撼了每一個閱讀的讀書人,有人眉頭緊鎖,有人反覆念叨,有人拍案叫絕,有人連連高呼。

    各地文院前只剩下瘋子,一群瘋子在搶書,一群瘋子在讀書。

    一開始,只是有文位的讀書人不顧一切看書,很快,所有識字的人都開始看。

    因為,文言版雖然晦澀難懂,但白話文版卻簡單易懂,如同有先生在親自教授。

    人們越是閱讀《政治學》,對政道越是了解,政道越發穩定,也越發強大。

    金鑾殿上的方運,一邊參與大朝會,一邊觀察政道。

    政道在快速增強,也變得無比穩固。

    方運甚至有種感覺,哪怕政道剛剛創立兩天,其穩固程度也超過原本的雜家聖道。

    在上午,政道洪流只是穩步成長,但是從下午開始,政道的力量呈爆發性增強。

    因為,大量的讀書人改換聖道,投身於政道之中!

    尤其是一些低文位的讀書人,轉換聖道的代價極小,修為相當於退步一年,但是,若能政道有成,只需要數個月甚至十幾天就能彌補回來,以後的成長不可限量。

    這些人中,以景國童生和秀才居多,其中,曾經通過吏員考試的景國讀書人中,所有人都改為主修或輔修政道,而主修政道的人,達到恐怖的八成之多!

    哪怕是慶國,也無法在任何群體中找出八成主修雜家的讀書人。

    所有參與吏員考試之人,無論通過沒有通過,都渴望出人頭地,渴望官居高位,他們之中的大部分,甚至已經不再有追尋聖道的夢想,只想追尋錢權。

    選擇政道,能最大化幫助他們完成自己的目標。

    他們清楚,每個頭腦清醒的讀書人都清楚。

    這也是為什麼禮殿不要面子請孔家出手,也是為什麼孔家不出手后禮殿決定妥協。

    至於雜家,現在自身難保,根本無力對抗政道。

    從下午開始,論榜完全變成了政道榜,所有的話題都圍繞著政道或《政治學》展開。

    在這之前,無論方運取得何等功績,必然會有人強行指責,有些言論甚至極為惡毒,但是,今天沒有一個人惡毒指責,最多是批評政治學的內容,就算提及方運,也沒有人過重的話。

    因為,方運是政道之主。

    此刻的方運,已經完全超越衣知世,是毋庸置疑的眾聖之下第一人。

    是萬界眾聖之下的第一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