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腳踏平步青雲,懸停半空,環顧四周。

    小流星在以方運為中心緩緩飛行,尾部灑落銀光,銀光經久不散,讓方運周身被星光包圍,頗為神異。

    周圍是一望無際的大海,除了那座荒蕪的小島,並無特別之處。

    方運感應到左臂微熱,掀開袖子一看,那血魚圖案微微發光。

    隨後,那血魚圖案輕輕蠕動,最後跳出方運的手臂,一甩尾巴,進入海中,向一個方向急速游去。

    方運的手臂上,只留下一個極淺的血魚印痕。

    方運發現,自己離那條血魚越來越遠,卻仍能清晰地感應到血魚的具體位置。

    方運點點頭,腳踏平步青雲,跟著血魚飛行。

    那血魚進入水中后,以超乎尋常的速度遊動,很快超過百鳴之速,並越來越快。

    不多時,方運便發現那血魚停了下來,似乎在海底深處。

    方運繼續以一鳴的速度飛行,保持一心二用狀態,一邊警戒,一邊利用神念在奇書天地中翻閱剛剛從龍族那裡拓印的古書。

    方運現在地位提高,能直接查閱東海龍宮的各種秘密石刻,之前沒有時間,所以趁路過龍宮以神念拓印到奇書天地中。

    方運飛行了許久,最終來到血魚停留地的上空,低頭看了看下方幽深的海水,身後浮現武侯車,同時將二龍印璽置放於武侯車上。

    武侯車墜入海中,同時二龍玉璽放出強大的力量,護住武侯車,以極快的速度下沉。

    方運離海底越來越近,很快發現下方是一片海底山脈,山脈之中有許多奇形怪狀的海底植物,與海帶水草有些相似,附近生活著各種各樣的海洋生物。

    隨後,方運根據對血魚的感應,進入一條幽暗的大海溝。

    大海溝長無邊無際,寬百餘丈,深有數里,黑不見底,但在方運眼中,一切清晰可見,猶如白晝。

    方運遠遠地看到,在一條海溝壁的裂縫中,有幾個只在遠古壁畫中見過的鮫人。

    鮫人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魚。

    三個鮫人在腰間穿著金屬裙,裙子下面露出線條優美的魚身,上面遍布銀色的魚鱗,魚身的末尾是寬大的彩色尾鰭。

    這些鮫人的上半身與人族極為相似,只是後背與魚身上生有聯成一體的銀色魚鰭,雙目發亮,下巴稍微削瘦。

    裂縫中的三個鮫人都是男性,加上魚身體長接近八尺,比方運高一個頭。

    三個鮫人手持海螺製成的分水刺,狀如鋼叉,上半身不著寸縷,露出一身白皙又健壯的身軀,肌肉突出,線條分明。

    如果用人類的審美來看,這三個男鮫人有些尖嘴猴腮。

    三個鮫人看到方運,臉上沒有浮現任何喜色,反而充滿警惕。

    方運伸出左臂,露出淺淺的血魚印痕。

    方運本以為三個男鮫人變得放鬆,但是,他們三個的表情竟然絲毫不變,眼中依舊充滿警惕。

    武侯車繼續上前,最後在三個男鮫人兩丈外停下。

    方運冷哼一聲,面無表情,用純正的龍語道:「本爵得到鮫人一族的求救血魚,前來相助,你們就是如此對待援兵?」

    為首的那男鮫人格外高大,答道:「如果是龍族,我們自然以禮相待,但你是人族,在族長認定之前,我們只能把你當敵人。」

    方運沒想到鮫人對自己如此敵視,但轉念一想是雷廷榆做的孽,帶領人族屠戮了大量鮫人,似乎也可以理解鮫人的態度。

    方運冷聲道:「鑒於你們鮫人一族深陷危機,本爵便不與你們計較,但本爵已經表明身份,你們若還是得寸進尺,別怪本爵懲戒爾等!這印璽,你們可認得?」

    方運說著,拿出二龍印璽。

    三頭鮫人仔細一看,面露驚色。

    為首的鮫人道:「在下鮫越,認得這是傳說中的二龍玉璽,但是,人族使用各種手段欺騙,我等不得不防,還望貴賓見諒。只有查清身份后,我們才能以禮相待。畢竟,我們已經為輕信人族付出血的代價。」

    方運面色緩和,道:「我可以容忍你們暫時的不敬,但你們要記住,本爵是來幫助你們的,不是你們的手下,帶我去見你們族長吧,她應該有辦法確認我的身份。」

    鮫越面露難色,道:「在發出求救血魚之時,族長的確在這裡,但為了避免被人族和叛徒發現,族長早就轉移,我們留在此處迎接血魚回報。不過,我已經用傳訊海豚報告族長,不久之後,族長就會答覆。您別誤會,您氣勢不凡,衣著與海崖古地人族明顯不同,有飛往龍宮的血魚圖案,又有傳說中的二龍玉璽,我相信您不會是敵人。若是海崖聯盟有二龍玉璽,早就會提前用出,而不是拖到現在。」

    方運點點頭,道:「我從血魚中已經知道你們的難處,罷了,我暫時在這裡等傳訊。」

    時間慢慢過去,加上之前方運趕路的時間,已經超過一個小時,才見一條透明的小小水滴海豚突然出現在鮫越面前。

    鮫越張口吞下,面露喜色,道:「族長說,讓我們帶您使前去見她。不過您稍等,我要告訴她您的身份。」

    方運道:「我乃文星龍爵,大檢察院特使,兼鎮罪將軍。」

    三個鮫人心道好大的來頭,但他們也不清楚這三個職位到底多大,半信半疑地相互看了看,鮫越使用傳訊海豚。

    待傳訊海豚飛出,鮫越道:「請您跟隨我們前往族長所在之處。」

    方運點點頭,就見三個鮫人在前面領路,方運在後面跟隨。

    三個鮫人一開始速度較慢,回頭看了看,發現方運能跟上,便不斷加快速度。

    最後,三個鮫人全力以赴,速度竟然超過一鳴,在水中游起來發出輕微的轟鳴聲。他們回頭一看,發現方運竟然依舊緊跟在後面。

    最怪異的是,方運周身的水流無比平靜,沒有形成任何氣泡,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好像方運不存在一般,但速度依舊很快。

    三個鮫人的態度慢慢變化,御水的水平,能體現出一個水族的力量強弱。

    這下,三個鮫人對方運的身份信了大半,若沒有強大的水族地位,即便是人族最強的大儒,在水中也絕無可能如此輕鬆。

    三個鮫人也是催動秘法才能在水中游得如此快,堅持不了多久。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