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文宮蟠龍一張口,將彩色鮫珠吸入文宮之中,落在自我雕像前方,懸浮在半空。

    彩色鮫珠之中,緩緩凝聚成一個與鮫后一模一樣的半透明鮫人,陷入長眠。

    方運神念離開文宮,看向帝輦內的鮫后。

    鮫后的嘴角有淺淺的鮮血流淌,但雙眼直勾勾盯著方運。

    她面色不斷變幻,三息之後,目光變得無比熾烈,足以煮沸整座鮫人海。

    方運立刻意識到,龍族的記載沒有錯,同心秘術發動失敗,鮫后遭到反噬,似乎徹底臣服自己。

    其他鮫人也看不清裡面鮫后如何,更不知道兩人間發生了什麼。

    方運淡然道:「請鮫后訓示。」

    眾多水族鬆了口氣,這意味著同心秘術完成。

    但是,方運說完,卻聽到鮫后的嬌聲傳音:「妾心屬郎君,望君不負卿。親身已知郎君確是龍族特使,便陪郎君演完這場戲。」

    隨後,帝輦傳出鮫后略顯冰冷的聲音:「說吧,你一個人族,為何能成為文星龍爵。」

    「我為龍族立下大功,所以獲封文星龍爵。」

    那鮫湖卻質問道:「胡說,文星龍爵只有龍庭才能冊封,龍庭已滅,你怎敢自稱文星龍爵?」

    方運卻沒有回答鮫湖,只是看著鮫后。

    「回答他。」鮫后道。

    「我曾入葬聖谷,進入龍族血墓陵園聖陵,得聖陵意志委任。別的可作假,我身上的龍威做不得假。」

    方運說完,外放出龐大的龍威,這是文星龍爵、二龍印璽、龍聖星位和文宮蟠龍等等力量聯合形成的威壓。

    在場的每一個水族都能從中感受到那純正的龍威,幾乎所有水族信了方運的身份。

    但在外放龍威的時候,方運暗中傳音給鮫后:「把我們都迎入宮殿之中,然後隔絕內外。」

    鮫后仗著帝輦隔絕外人探查,毫不掩飾地向方運拋了一個媚眼兒,然後嬌聲傳音道:「一切都聽郎君的。」

    鮫后立刻命令道:「既然暫時問清,不可久留在外,所有人跟我進入宮殿之中,詳談諸事,快!」

    鮫后以不容置疑的態度發令,無人反對,快速進入宮殿之中。

    只是,那鮫湖多看了章琅等水妖幾眼,章琅卻一直老老實實跟隨方運。

    方運看了一眼宮殿,裡面亭台樓閣應有盡有,雖小卻是完整的宮殿,只是有些古舊。

    進門便是主殿,非常寬敞,數萬水族在其中都不顯擁擠。

    宮殿關閉,鮫后伸手觸摸龍椅上的一顆夜明珠,宮殿內立刻充滿強大的力量,隔絕內外。

    所有鮫人都意識到內部封閉,許多人面色變幻。

    鮫湖問道:「陛下為何封閉宮殿?我等再也無法收到外界的傳訊。」

    鮫后卻不說話,只是盯著方運,雙目飽含深情,臉上笑盈盈,頗有些痴迷。

    方運掃視所有水族,冷聲道:「本爵駕臨此地,便要力挽狂瀾,救鮫人族於水火。不過,本爵通情達理,雖有龍族身份,但對鮫人族來說終究是外人,所以,還請鮫后賜個一官半職。」

    鮫后甜甜一笑,道:「文星龍爵陛下與我同心,本應冊封鮫帝,但怎奈相識太短。這樣吧,暫時任命文星龍爵陛下為鮫人族監察使,輔佐本宮處理一切事務,見監察使如見本宮,有先斬後奏之權。即刻生效。」

    「陛下……」

    眾多水妖齊齊驚呼,難以置信地看著鮫后,都不明白為什麼會對方運委以如此重任,而且語氣如此親昵。

    鮫人族還留有遠古龍族的一些習慣,比如監察使是極高的地位,放在人族相當於監國,多年不設,誰也想不到鮫後會讓剛見面不到一個時辰的人擔任如此要職。

    方運知道鮫后被同心秘術影響,也不怪她,朗聲道:「既然本爵身為鮫人族監察使,便可立即行使職權。為保鮫人族,本爵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揪出叛逆,清理門戶!」

    那鮫湖卻冷笑道:「文星龍爵好大的官威!鮫后封你為監察使,我們卻不服氣!你是龍族,我們是鮫人族,在你沒有立下大功之前,我們絕不會相信你!」

    許多鮫人點頭,難以接受方運直接成為高官。

    「我何須你的相信?」

    方運說完,道:「章琅,說吧,是誰命令你來劫殺我?」

    一眾水妖大驚,這才仔細打量章琅章琊等人,沒想到這對平時中立的大妖王,竟然暗中投靠海崖聯盟。

    章琅輕咳一聲,道:「陛下,小的能不說嗎?小的棄暗投明,可不想出賣舊友啊。」

    「心繫舊友,那便是對本龍爵有二心!」方運道。

    章琅猶豫數息,無奈道:「回稟陛下,就是鮫湖傳訊於我,命令我們來劫殺龍宮援兵。」

    鮫湖大怒道:「你胡說!好你個文星龍爵,先用手段騙取鮫后信任,又利用卑賤醜陋的章魚一族誣陷本王,看來你想引發我鮫人族內訌,讓我們自相殘殺。」

    章琅頓時怒了,罵道:「你才卑賤醜陋!我這裡還保留你的傳訊海豚!」

    說完,章琅一張嘴,一個小小的水滴海豚出現,傳出鮫湖的聲音。

    「章琅聽令,馬上前往藍藻林,半路劫殺龍宮援兵,不得有誤!殺了龍宮援兵,我讓雷先生賜你重寶。」

    大殿中的水妖無不駭然望向鮫湖。

    鮫湖只是面色微變,道:「這傳訊海豚可以作假!文星龍爵,看來你一心要誣陷我,可惜我不是叛徒,你也沒有證據。如果你能拿出證據,我馬上認罪!」

    章琅愣住,自己與鮫湖聯繫很少,只保留這一個傳訊海豚,除此之外沒有任何證據。

    眾多鮫人半信半疑看著鮫湖,看著方運。

    方運手持二龍印璽,看著高大的鮫湖,臉上浮現難以捉摸的笑意。

    「證據?我方運的話,就是證據!眾水族聽令,鮫人族大妖王鮫湖勾結海崖聯盟,背叛水族,出賣文星龍爵兼大監察院特使,罪大惡極,血脈!剝奪!」

    聽到最後四個字,所有水族鱗片炸起,面露驚怖之色,彷彿看到一頭遠古極凶要吞噬天地。

    鮫后也嚇得從龍椅上飄起,但她不是害怕,而是盯著方運一眨不眨,滿面春意,被方運的氣勢征服。

    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中,五境大妖王鮫湖的上半身開始慢慢變形,由人身變成魚身。

    接著,周身的鱗片光澤暗淡。

    數息之後,堂堂的五境大妖王,竟然退化成一條大鯉魚!

    每個水族都能從這條大鯉魚的眼中看到無法掩飾的驚恐,以及哀求。

    這大鯉魚,趴在宮殿地面,不斷向方運磕頭,砰砰作響,如入油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