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

    鯨焚皇突然發狂大叫。

    所有水族看向鯨焚皇,驚駭地看到,鯨焚皇的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變小,周身的妖氣雪遇驕陽一般快速消融。

    短短几息的時間,鯨焚皇那長達百丈的身體,竟然只剩下二十多丈!

    它明明是皇者,但現在的氣息竟然連大妖王都不是,直降到妖王層次!

    隨後,敵對水妖發現,周圍所有的鯨族身體都跟漏了氣的球一樣,迅速縮小。

    和鯨焚皇比,他們更慘。

    因為,那些鯨妖,全部變成普通的鯨類。

    就見兩百萬多水妖大軍之中,出現藍鯨、長鬚鯨、座頭鯨、虎鯨、抹香鯨等等,最讓水妖難以接受的,許多鯨妖退化為海豚!

    百萬妖中,眾鯨泣鳴。

    所有的鯨魚發出凄厲的慘叫,它們全都清晰地感應到,自己的力量在流失,自己的頭腦在變蠢,用不了幾天,自己就真的變成普通鯨,而不是有一定智慧的鯨妖。

    方運身後的水族大軍之中,也有一些鯨族,它們嚇得潛入水中,生怕自己也退化成鯨魚。

    章琅看到這一幕,又怕又喜,先是看了方運一眼,然後趾高氣揚道:「看到了沒有,這就是跟文星龍爵作對的下場!我之前說什麼來著?你們馬上就要變成死蝦死魚!」

    鮫後用充滿喜悅的聲音道:「現在誰還對文星龍爵陛下有異議?」

    已經跌落成妖王的鯨焚皇完全失去了方才的威風,帶著哭腔道:「小妖有眼無珠,不識龍聖駕臨,不知白龍魚服,罪該萬死。還望陛下看在同為水族的份上,饒小妖一條命,小妖定當做海牛海馬,生生世世服侍陛下!」

    章琅嘿嘿一笑,心道這鯨焚皇的確不傻,和自己一樣看出來這文星龍爵是龍聖假扮,心中更加確定,這文星龍爵縱然不是龍聖本體,也是龍聖分身。

    鯨焚皇的話把所有水族都嚇到了,原來這個人族竟然是龍聖啊!

    就見遠處數以千萬計的水妖瘋狂湧向方運的大軍,一邊遊動一邊大聲參拜。

    方運對面兩百餘萬水妖更是嚇得肝膽沮喪,浮在水面不斷磕頭,整片海面都在翻騰,白花花的水浪四濺。

    「遲了!」

    方運將二龍印璽輕輕一拋,金光衝天,浩蕩龍威鎮壓千里,無數水族敬畏膜拜。

    噗……

    一聲爛肉落地聲響起,鯨焚皇的整個身軀被碾成肉醬,迸濺四方,散落海中。

    方運身後的一些鮫人越發心驚,都暗道這文星龍爵真是果斷,但同時為鯨焚皇惋惜,若是早早投靠方運,身為皇者,必然會受到極大的優待,但血脈被剝奪,成了妖王,顯然殺死用以震懾水族更有價值。

    章琅見機大聲喊道:「還愣著幹什麼?想死嗎?還不馬上宣誓效忠文星龍爵陛下?」

    敵對的兩百餘萬水妖如夢方醒,紛紛發毒誓,效忠方運。

    海疆城中,海崖聯盟所剩的三位大儒與十多位大學士齊聚一堂,手持官印,借用聖廟的力量遠望大海,將那裡發生的一切盡收眼底。

    「這個文星龍爵,難道真是龍聖分身?」大儒井立仁道。

    「不可能,聖元大陸不可能讓龍族身穿大儒袍,此人必定是人族大儒,只不過獲得龍族冊封而已。」

    「那他身上的龍威與龍力作何解釋?」

    「或許是源自寶物,畢竟葬聖谷剛剛關閉,人族大儒從中獲寶實屬正常。」

    「我們已經多年無法與聖院溝通,聖院也一直防備海崖古地,哪怕是雷家也只得進來兩人而已。這些年,人族出現一位驚世大儒也不足為奇。」

    「我們上一次與聖院連通,沒超過十年,當時的所有大學士、大儒我們都有所記錄,難道區區十年,竟然有翰林成為四境大儒且成文星龍爵?我是不相信。就算是廷榆先生極恨的那個天才進士方運,現在也不可能有如此境界。」

    「他或許本就不是聖元大陸人,而是其他古地之人。」

    「那就錯不了,聖元大陸不可能出現如此人物。可惜,此人不是我海崖古地之人啊。」

    井立仁突然一笑,「既然確定他是大儒,那便好辦。」

    眾人一愣,隨後都笑起來。

    「井先生果然智慧過人。若他是龍族,和咱們沒沾親帶故,行事又如此霸道,為了拖到眾人回返,咱們少不得受氣。但是,若是人族,縱然是孔家子弟,到了海疆城也得看咱們的臉色行事!他那龍族印璽再厲害,也管不到咱們人族!」

    「當年聖院來人何等囂張,還不是灰溜溜離開,最後派了個老油條與咱們周旋。這裡,是海崖古地,不是聖元大陸!」

    所有人露出自豪的神色。

    井立仁道:「不過,此人如此不凡,背後勢力不小,海崖古地與聖院即將徹底連通,樹此大敵實為不智。我們可以答應他的一些條件,並主動示好,送他一些海崖古地的神物特產,比如給他參悟萬世沙的名額,甚至,可以讓他單獨在文曲星碎片前體悟十天!如此一來,不信他不動心!」

    「哈哈,井老果然厲害,哪怕是孔家大儒,一生也難有獨自體悟文曲星碎片的機會,這個誘餌一拋,他豈能不上鉤。說不定,他會立刻變成海崖聯盟之人,反手賣掉鮫人族。」

    「哈哈哈……」

    眾人大笑,胸有成竹。

    遠方的方運懲戒完鯨族后,率領千萬水族繼續趕赴海疆城。

    沒多久,便抵達海疆城外最大的港口。

    整個港口的船隻都停靠在碼頭,所有的船家、工人、漁夫等等都已經撤離,但比平日多了許多讀書人。

    整座海疆城的所有高官與高文位讀書人盡聚於此。

    井立仁站在首位,望著武侯車上的方運,一拱手,微笑著舌綻春雷:「井聖世家井立仁,率海崖聯盟眾人,恭迎文星龍爵陛下大駕,並祝兩族和睦共處,永世為友。」

    許多水妖都懂得人言,聽到前來迎接的竟然是井聖世家的大人物,更加敬畏方運。

    章琅卻感到頭疼,它本以為海崖聯盟會拒敵於外,它早就準備破口大罵,沒想到對方竟然這麼做,立刻意識到對方厲害,給足方運面子,消弭對立。

    方運輕輕點了一下頭,道:「兩族原本和平共處,但有人挑起禍端,本龍爵此來,便是解決禍根,讓兩族恢復和平!」

    井立仁等人一愣,但覺得方運說的是場面話,於是繼續笑臉相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