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海風激蕩,海浪拍打著碼頭,發出嘩嘩的聲音。

    在海疆城眾多讀書人的迎接下,方運最先踏上港口,隨後拉著帝輦的海馬徐徐變換形態,化為與普通馬匹相似的外形,拉著帝輦登陸。

    井立仁仔細看了一眼方運身上的大儒紫袍,又下意識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紫袍,微笑道:「敢問文星龍爵尊姓大名。」

    「你們不認識我?」方運脫口而出,詫異地看著海崖古地的讀書人,畢竟雷廷榆已經在這裡停留數年,雖說後來聖院沒有雷家進入海崖古地的記錄,但這裡的消息也不至於如此閉塞。

    方運之所以決定速戰速決,就是先入為主認為他們認識自己,若是拖下去,對自己不利。

    附近的讀書人皆露出尷尬之色。

    井立仁急忙圓場道:「您在聖元大陸自然是鼎鼎大名,但我海崖古地與外界斷絕許久,永久通道還未正式打通,所以對近幾年開始揚名的讀書人並不了解。」

    方運掃視眾讀書人,問:「雷廷榆呢?」

    眾人一聽方運竟然直呼雷廷榆的名字,第一個感覺是,這個人來頭比雷廷榆更大,只有少數人懷疑兩人不合。

    「廷榆先生凌晨便離開,不知多久才會回返。」井立仁依舊面帶微笑。

    方運點點頭,微笑道:「我叫計知白。」

    一些聽過方運真名的水族疑惑不解,但無人開口說話。

    少數鮫人能猜到,方運不清楚這海崖聯盟的具體態度,所以先用假名試探一下。

    海崖聯盟的眾人竭力回想,都沒聽說過這個名字,畢竟海崖古地上一次開放的時候,計知白還只是舉人。

    井立仁感嘆道:「雖說大儒駐顏有術,但計先生哪怕吃了神葯,也應當極為年輕,絕不會超過四十歲,怕是只有衣知世先生可以與您相提並論。」

    「我成大儒時的年齡,比他成大儒的年紀小一些。」方運微笑著說,雖然實際小十幾歲。

    在場所有讀書人肅然起敬,全都起了攀附的心思。

    哪怕海崖古地與聖元大陸隔絕,許多聽到衣知世事迹的人都心生仰慕,現在這個「計知白」成大儒的年紀比衣知世都小,完全可以說未來的半聖。

    「在下佩服!」井立仁由衷地稱讚。

    「計先生真乃當時英豪!」

    「如此俊傑,人族楷模啊!」

    眾人紛紛稱讚。

    一幫水族有些傻眼,本來是興師問罪,結果原本喊打喊殺的海崖聯盟怎麼突然這麼好說話了?這還能不能報仇雪恨了?

    方運只是笑著與眾人客套,最後道:「我曾在葬聖谷遇到過井立霄井先生,雖然相識時間很短,卻也相談甚歡,我此來海崖古地,最先想與立霄先生敘舊,不知立霄先生何在?」

    鮫后卻是暗笑,因為之前方運早就問過井立霄是否回返,她回答說井立霄已經死在葬聖谷,沒有回海崖古地。

    眾人頓時露出哀色,井立仁長嘆一聲,道:「三哥此去葬聖谷,至今未返,怕是凶多吉少。」

    方運愣了一下,隨後嘆息道:「立霄先生吉人自有天相,必然能安然回返。」

    眾人知道方運這是安慰之言,更覺心暖。

    眾人對方運的態度更加恭敬,因為能進入葬聖谷本就不是一般人,若能活著回來,隨便帶回點人族需要的神物都會成為人族功臣,地位飆升。

    井立仁收斂哀色,神態隱隱有些自得,如此大人物既然跟井立霄交好,井聖世家必然水漲船高。

    「我們已經在井家大宅準備好酒席,知白先生可否賞光?」井立仁問。

    在場的讀書人神色微變,因為之前是準備在海疆城的文院設宴,比較正式,但井立仁卻改口井家設宴,那顯然是要拉攏這個「計知白」。

    方運卻正色道:「來到此地,自然要先去參拜聖廟,尤其要祭拜井聖,待祭拜結束,再去井家不遲。」

    井立仁等井家人聽著非常受用,立刻表示支持。

    隨後,方運只帶領一百餘水族,在海崖聯盟讀書人的陪伴下,抵達海疆城文院外,水族留在外面,方運自己與其他讀書人進入文院。

    文院大門正對面本應該是空曠大廣場,再裡面則是聖廟,但是,那大廣場上竟然被樹木包圍,看不透裡面有什麼,眾人只能從側面繞路前往聖廟。

    方運雖然不問,井立仁卻笑道:「想必計先生來海崖古地前,已經知道文曲星碎片之事,甚至猜到在哪裡。不錯,這座廣場改建樹林中,就是文曲星碎片。不知先生對文曲星碎片有何看法?」

    「人人慾得。」方運道。

    「知白先生快人快語!」

    眾多讀書人跟著笑起來,方運說的是大實話。

    「不知知白先生如何解決兩族糾紛?」井立仁詢問。

    其餘人緊緊盯著方運。

    方運微笑道:「這些小事,祭拜眾聖完畢再談。」

    所有人如釋重負,這意味著,這個「計知白」明顯把自己當人族多過文星龍爵,並不太在意鮫人族。

    井立仁滿面笑容,態度越發熱絡。

    繞過樹林,眾人很快來到聖廟正門。

    聖元大陸聖廟分一座主殿兩座偏殿,這裡也一樣,但是這裡聖廟的主殿只供奉井聖聖像,人族眾聖的雕像或聖牌只位於偏殿。

    方運在看清后,眉頭微微一皺眉,站在原地不動。

    其餘人也不說話,靜靜等待。

    每一個聖元大陸人抵達這裡,都會有相似的反應,那雷廷榆也不例外。

    方運道:「於情於理,吾當先拜眾聖。」

    「先生是聖元大陸人,理當如此。」井立仁一句話緩解了現場的氣氛。

    方運先到偏殿參拜眾聖。

    和大多數聖廟一樣,這裡除了有孔聖和亞聖的雕像,其餘都是聖牌,正面只是書寫其名。

    看著這些聖牌,方運的臉上閃過一抹異色。

    隨後,方運按照正常禮節參拜眾聖,之後,再去正殿,參拜井聖的聖像。

    海崖聯盟眾人站在外面,看著方運恭恭敬敬參拜,徹底放下心,這意味著,哪怕這個「計知白」有通天之能,也不可能禍亂海崖古地。畢竟,他已經參拜了井聖,確定自己的身份,否則,井家便可以利用聖廟或井聖意志將其鎮壓。
最近更新小說